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2547章 蹲坑的心酸(四更)

小说:锦绣农女种田忙 作者:巅峰小雨 更新时间:2021-02-23 21:27:56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那我奶这几天都吃啥来着的?”杨若晴又问。

  赵柳儿仔细回想了一番,道:“跟前段时候一样啊,萝卜,白菜,咸菜,三婶送来的豆腐干。”

  “早上的时候喝稀饭,福儿鸿儿每人添加一个水煮鸡蛋,永智说给爷奶也都各加一只鸡蛋吧,”

  “爷说他不吃那个,让我给奶添一个就行了。”

  “虽说这几天钱被偷了,可永智还是去称了一回肉回来,做了一顿猪肉炖粉条给老人孩子们解馋。”

  听完赵柳儿这番细细的回答,杨若晴诧异的道:“这都是正常的食材啊,有荤有素,有纤维有蛋白也有脂肪,没什么异样的东西啊。”

  赵柳儿虽然听不懂杨若晴口中的那些新鲜名词儿,但她知道杨若晴是肯定了这吃食是没问题的。

  “晴儿,你看这事儿咋整啊?真是把人给急坏了,我这早饭才做了一半呢!”赵柳儿道。

  杨若晴道:“这种情况我也没遇到过,先过来看看吧。”

  两个人朝床角这边走近了几步,刚好孙氏正在那耐心的询问谭氏的情况。

  杨若晴站在一旁听,顺便观察谭氏的表情,不得不在心中生出几分感悟来。

  这人哪,平时再要强,好面子,重仪表。

  都有个前提,那就是吃穿不愁,又或者身体康健,四肢健全。

  真当你被疾病缠身,又或是不能身体力行的时候,你就会很无助,很苍白。

  就拿谭氏来说吧,小老太太平时多好面子啊,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身上的衣物也总是干净整洁,即便眼瞎了,她也照样能把自己打理得半点都不邋遢。

  而此刻,当肚子里憋着那一坨货,身体的机能不能正常循环运转的时候,啥风度都没有了。

  因为受不住频繁往返茅厕的辛苦,也受不住蹲坑的腿酸,

  老太太只能在自己的饮食起居的屋子里放上马桶来就地解决。

  而且,还是当着媳妇,孙女,孙媳妇的面脱下裤子露出白屁股……

  这边,谭氏听完了孙氏的询问,将所有的尴尬和恐惧,全都化为没好气的回答。

  “站不了也坐不下去,总觉得快下来了,就到那**边上了。”

  “可脱下裤子,那门又给堵得死死的,啥都下不来,站起来也直不起腰,只能这样坐马桶坐一天。”谭氏道。

  孙氏道:“这怕是上火,这腊月连续小半个月都没下雨,天干物燥的。”

  赵柳儿道:“我再去给奶做冰糖蹲雪梨下火。”

  杨若晴道:“就算冰糖炖雪梨,那是也改善后面的肠胃消化,见效有点慢。”

  “晴儿,那你觉着这情况,该咋办呢?”孙氏问。

  杨若晴道:“这种情况,有两个法子,一,靠疏通。二,吃药,类似于巴豆那种腹泻的东西。就看奶选哪个了。”

  谭氏毫不犹豫的道:“去弄点巴豆来给我吃吧!”

  杨若晴道:“我是说类似巴豆,却没有一定是巴豆啊。”

  “巴豆那玩意儿,量小了没用,量大了猛,别说是你这小老太太招架不住,就连那肥壮的马吃多了巴豆,都要闹肚子闹到腿软站不起来。”

  “这开药啊,还得去找福伯开才行,咱最好别自个乱动。”她道。

  孙氏听到这些,俯下身跟谭氏那哄劝着:“娘,你听到了吗?要不,咱还是找福伯那开点药吧?”

  谭氏道:“这丢人丢死了,还要丢到外面去嘛!”

  孙氏哭笑不得,眼底却有些心疼。

  “娘是,这不算丢脸,咱人吃五谷杂粮的,这点事儿不算啥哦。”

  “就让晴儿去跟老村医那说下情况,弄点药来吧,成不?”孙氏劝道。

  谭氏还在犹豫。

  杨若晴这时也开了口:“奶你绝对放心,我私下里跟福伯那拿药,不会让别人晓得的。”

  “而且我还会叮嘱福伯不要跟别人提及这事儿,奶你绝对放心,福伯的口风素来是很紧的,他给全村人做大夫,也没见他到处散布病人的情况吧?”

  “拿了对症的药回来,奶你就用不着这样难受了,后面咱再慢慢调节。”

  还是杨若晴的这番话彻底让谭氏放下了顾虑,“好吧,那晴儿你赶紧去吧,拿了药就赶紧回来,我这药难受死了。”

  谭氏道,现在福伯那边,在谭氏眼中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杨若晴点点头,对孙氏和赵柳儿道:“那我这就去一趟福伯那,娘,你和三嫂先陪着我奶,隔一会儿就喂她喝几口水喝。”

  孙氏点头,“诶,好,你快去快回。”

  赵柳儿却喊住了杨若晴:“晴儿啊,那冰糖炖雪梨我还要不要再弄啊?”

  杨若晴看了眼谭氏那憋得红通通的脸色,道:“也弄吧,药是治标不治本的,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得下火。”

  赵柳儿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这就去灶房。”

  留下孙氏陪着谭氏,杨若晴和赵柳儿分头行动。

  灶房里,赵柳儿把冰糖和雪梨放在瓦罐里,架到了边上一个小火炉上面熬着。

  然后自己又去接着准备一家人的饭菜。

  早饭煮到一半赶上谭氏这事儿,除了给两孩子喂了点米汤,其他人都还没吃。

  这会子又到了晌午饭点,赵柳儿打算烧锅饭,随便炒两个菜,给两孩子炖鸡蛋羹。

  刘氏进了灶房。

  “柳儿啊,我刚从前院过来好像听到鸿儿在哭呢!”刘氏道。

  赵柳儿转过身来,“哎呀,怕是跟福儿打架了,我去看下。”

  将锅盖子盖上,赵柳儿转身跑出了灶房去了前院。

  灶房里,刘氏窜到屋门口朝外面瞥了一眼。

  确信暂时无人过来,她又溜回了锅边,从身后掏出一包粉末来,正准备往锅里的米饭里放进去,突然,她用力嗅了嗅鼻子。

  放下了锅盖,循着那香味儿找到了墙角小炉子上架着的那只瓦罐。

  “冰糖炖雪梨?哈哈,八成是给老太太炖的,刚好!”

  刘氏心里兴奋的狂呼着,将手里的粉末一滴不剩的倒进了那瓦罐里。

  然后盖好瓦罐,转身离开之际,顺便从一旁的大碗里拿了两只鸡蛋藏在口兜里。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