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 58.第五十八章

小说:嗨,你的锅铲 作者:映漾 更新时间:2022-04-22 02:06:20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在赵医生印象里,  迟稚涵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姿态说过话。

  自信的,  立场分明的。

  就算知道她性格里有坚韧的部分,也经常会因为她的年纪身高和长相,  不自觉的,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

  当初选她,多多少少有她的家庭原因在,正常人家里的独生女,  谁家会放心让她在这里和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关在一起。

  她缺钱,  孤单,  没有这方面的遗传基因,遇到问题心态极好。

  找她,  风险和阻力都最小。

  赵医生心里知道,  他为齐程找了迟稚涵,是蒙住了良心做的事,因为这样,齐家给迟稚涵开的价格高的咋舌。

  和迟稚涵聊方案的时候,  她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被动的,  被他来回忽悠下套,牵引着一步步走到治疗方案的核心。

  他知道迟稚涵心里腹诽过他很多次,但是这丫头心里有一杆秤,  没撼动她心里平衡的事,她经常笑笑就过去了。

  今天,看来是碰触了她的底线了。

  她拒绝把她的感情和治疗牵扯在一起,  说的非常明白。

  巧的是,十一天前,齐程跟他说了一样意思的话,他说不管迟稚涵离开多久,他都不会出现减药反应,这种方案没有必要。

  当时,他只是把齐程的话当成了心理病患者最经常产生的自我认识混乱。

  他并不相信这种一开始以治疗为目的的恋爱,真的能变成齐程说的那个样子,迟稚涵为了治疗,势必会压抑本性,而这样的恋爱,本身就是一种风险。

  所以,他并不看好,连带的,对齐程的好转也抱着悲观的态度。

  可迟稚涵今天的理直气壮打动了他。

  她的个性从不矫情,理直气壮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恋爱很普通,哪怕她谈恋爱的对象,是个一发病就只能脱力躺在床上的男人。

  他为这样的纯粹动容,也羞愧与自己心底的那些阴暗,但是专业上,却始终无法跨过。

  “小迟啊……”赵医生手里拿着老花镜磕磕桌面,语速很慢,“我向来很信任你,这种信任来自于我相信自己的专业,我观察你很久,通过各种检查确定你确实可以加入这个治疗方案。所以哪怕这个过程中你出了很多次错,叮嘱你的事情除了按时让齐程吃药,其他的都没有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做,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迟稚涵摇头。

  身后的齐程担心这样的对话会让迟稚涵不舒服,已经坐起身,防御意味十足。

  “我是医生,又不是站在你们对立面的人,不要都用这种眼神看我。”赵医生哭笑不得,“我由着你的意思来,是因为齐程对你真实反应的接受度更高。”

  “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这涉及到关键治疗点,”赵医生很难得的说的十分诚恳,没有兜圈子也没有制造氛围,“就算我情感上已经被你说服,但是专业上,我不可能同意。”

  迟稚涵皱眉:“你希望我从专业上说服你?”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她懂什么心理学。

  “或者可以替代的方案,证明你刚才说的话,你离开齐程,他会想念,但是能够自我调节负面情绪,像个正常人一样。”

  迟稚涵傻了一下,她还是说不过赵医生,开足了火力也只够撑个开场……

  “我真的不是为难你们,你们两个在一起的过程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还算是半个红娘。”赵医生给迟稚涵沉默的空档,再次开口的时候已经带上了熟悉的赵医生式的设套的味道,“但是齐程现在的现状就是这样,他不想变成正常人,在他看来,现在这个疗效已经是终点。”

  “可社交恐惧症不治疗,齐程的应激反应还在,他仍然出不了门。”

  “你们现在年纪轻,热恋期,觉得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再一个十年之后,齐程仍然是这个样子,你有信心让他的抑郁症不再复发么?”

  “再来一次,你觉得他还能好么?”

  这个套,下的很重。

  迟稚涵哑口无言。

  因为赵医生说的是事实,齐程现在剩下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自己根本没想着完全变好。

  他对正常人这三个字,非常排斥。

  “可分开一个月,也不代表你说的这些情况能解决啊。”迟稚涵的语气已经弱了下来,吸了吸鼻子。

  “最起码,这是无数这样的病例数据累积下来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赵医生又磕了磕老花镜,“不是我不通情理,相比你们两个小年轻之间的感情,我更相信科学,更相信数据。”

  迟稚涵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手却被齐程抓住。

  “赵医生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一夜回到解放前?”齐程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迟稚涵回头,看到齐程也正在看她,眼底,有笑意。

  暖洋洋的笑意。

  “我确实排斥自己最终会变成正常人,因为我觉得我可能没办法再融入社会。”

  “但是我没有拒绝治疗,现在的减药疗程,你说的让迟稚涵在对门录制视频这些方案,我都在接受,从来没有反对。”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样不够?”

  赵医生仍然在磕自己的老花眼镜,没有立刻回答。

  迟稚涵却瞪大双眼,发现齐程问的这些问题,居然也是事实。

  “为什么你会觉得,迟稚涵跟我在一起,就注定只能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关在这里为我做饭?”

  “赵医生,上次的测验,你明知道我体力不济,却没有阻止我提出再次测试的要求,其实是因为,你自己也不相信吧。”

  不相信那些用数据累积出来的表格,所以才会放任他一共测了三次,繁琐的,耗费脑力的。

  ……

  迟稚涵的眼睛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