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还真 第八十五章侠之殇第二更

小说:庸人还真 作者:光暗之心 更新时间:2017-08-31 08:02:17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古来有侠,尚义而轻法,常以武犯禁,为世难容。

  ***

  站在朱山之巅,樊雪和王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樊雪万万想不到,三年前那桩被电视台领导叫停采访的奇案居然就是自己痛失两个孩子、三年来受尽煎熬的根源。

  王强则是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局里的卷宗遮遮掩掩,有很多内容都被删减了,要不是听了许长生的分析,他根本就想不到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的猛鬼,都已经死去了,居然还能影响到活着的人?

  如果只是从卷宗上来看,这个案子虽然奇怪,却还是比较简单的。

  曾经有几个来到朱山野营的年轻人,上山时还好好的,下山后不久就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个个性情大变,都变成了专铲人间不平事的侠客一流;有些还只是出手伤人,其中有一个却是出手狠辣,杀伤人命,最后被警方围剿,逃到这珠山上被乱枪击毙。

  那场围剿‘悍匪’的战役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为什么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普通人会突然间变得十分强大,让围剿他的武~警战士轻重伤十几人?为什么这场‘战役’要花费几个小时?为什么事后每个参与围剿的战士都被上面下了封口令?

  而这个悍匪的履历却清白的令人不解,在做下惊天大案前他竟然只是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

  正是因为有这些疑点存在,王强才会调阅卷宗,试图侦破这个已经结案却没有真正破获的案件。案子虽然表面上看是破了,可是如果不能解释这几个来到朱山野营的学生为什么会变化如此之大,有一个甚至变成了杀人犯,就算可以对公众解释,也无法对这几个学生的家属亲人解释,理论上就还是悬案!

  “可惜、可怜、可悲,却又有些可敬......”

  许长生站立山巅,微微叹息了一声:“那个被击毙的犯罪嫌疑人的档案调来了麽?我要看到他详细的出生年月。”

  “放心,我已经让小刘去调取了,他是从片区就跟着我的老人,信得过。”王强点头道:“许兄弟,你确定樊记者跟这个案子也有关系麽?”

  “她的八字我已经看过了,现在就差当初那个犯罪嫌疑人的八字,如果没有猜错,这两份生辰八字间应该会有着一些关连......”

  王强办事还是非常靠谱儿的,没过多久,当初那个犯罪嫌疑人的生辰八字就已经传了过来。

  许长生接过王强的手机看了看,将其写在了黄符纸上,想了想又问樊雪:“还记得你怀上第一个孩子的时间麽?”

  “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应该是在去过朱山现场的一周后在医院检查出怀孕的。”

  现在说起来樊雪都还有些愤愤不平:“那天我刚要开始采访就被警方拦住,然后接到台领导的电话,让我中止采访,时间应该是......”

  “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时间是2010年10月10日......”王强面色凝重地道。

  “10月10日......你是一周后查出怀孕,时间对上了......”

  许长生点点头,忽然将写了两份生辰八字的黄符纸同时抛上天空,道了声:“疾!”

  两张黄符纸顿时无风自燃,只剩下两行金色字体在空中飞舞,一份正是樊雪的生辰八字、一份则是那个犯罪嫌疑人的生辰八字。

  这两份八字在飞舞了一会儿,相互间越靠越近,最后那份犯罪嫌疑人的八字竟然‘嗖’一声没入樊雪的八字中不见了,犹如乳燕投怀、又似婴入母体。

  王强早就见怪不怪了,别说弄两行金字出来,就是许长生叫来牛头马面他都不会吃惊。可樊雪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许长生的手段,捂着小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看许长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成功的神棍。

  “这是......魔术麽?”

  尽管也见识过许长生的一些神奇手段,樊雪还是下意识地将眼前这募归结为魔术,而且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来自宝岛有着对眯眯眼总爱说‘见证奇迹时刻’的帅气魔术师。

  “你去的不是时候,那个犯罪嫌疑人被击毙时你刚好赶到,恰好你又是个珠胎暗结的女子,而且与他八字相合、生物频率也没有冲突。所以他离魂之后,直接就投入了你的腹中......如果不是后来出了意外,他得以顺利降生的话,现在应该已经会叫你妈妈了......”

  “你说什么?我......我第一个孩子是这个杀人犯?许......许先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投胎转世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呢,我不信。”

  樊雪连连摇头,除非许长生现在就带她到阴曹地府走一圈,亲眼见见阎王爷,顺便采访下孟婆,否则她才不会相信居然会有转世投胎这种事。更加无法接受自己第一个孩子是个杀人犯,这也太瘆人了。

  “这种事发生在你的身上,就注定了你要见到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信也得信。你第一个孩子就是那个杀人犯转世投胎,这是绝对错不了的。

  可当初是什么原因使他突然转变了性情不惜违法犯罪,又是什么原因使他胎死在你的腹中,还有你第二第三个孩子为何会有不幸的遭遇,这才是我要追寻的真相。大楼,你怎么看?现身出来吧,这两个人待会儿要见的鬼祟怕是不少,回头别再给吓着,你先来打个底吧......”

  许长生说着打开了携带的雨伞。

  樊雪和王强一直奇怪他大晴天的带把伞干吗?却又没好意思询问。此刻见他忽然将伞打开,一股黑气在伞下渐渐凝聚成为人形,顿时瞪大了双眼。

  王强还好些,樊雪尖叫一声就要晕过去,被许长生轻轻一指点在额头,才又清醒过来,手指着现身出来的老鬼楼剑东,舌头都大了:“归.....规.....鬼,鬼啊!”

  “别怕,是自己鬼......”

  许长生拍了拍樊雪的肩膀,一道法力暗中送出,让这位大主持心头安定了许多,转头问楼剑东道:“这个是不是你的同类中鬼?你能不能猜出他为什么要借普通人之手,去行所谓的侠义之事,违背天道人法,害死无辜麽?”

  老鬼楼剑东想了想道:“他比我的手段更激烈、也更为偏执,一切都要寻到他才能知道答案。”

  “嗯,如果我没有看错,他应该就藏身在这座阴城之中,大楼,你能打开这阴城之路麽?”

  许长生目视前方一棵已经枯死了多年的老槐树道。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