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妆术 第二十一章生死之间堪破魔障

小说:阴阳妆术 作者:孤山引 更新时间:2017-09-11 12:17:09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在很多时候,我都会思考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在时间的广度之下,人的生命其实就是一段记忆,人是载体,记忆承载着一切有关于你的信息。

  我们每个人都逃脱不了记忆的捉弄,记忆是个体与万物擦身而过所遗留的残余,记忆会渐渐褪色,也终究要被时间模糊。

  我身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幕幕不知被谁给蒙上了一层厚重阴影的画面。

  在时间点最为相近的画面里面,我和酆殃站在殡仪馆的停尸间里相对而望。

  “酆哥,我能不能跟你学道。”

  “为什么。”

  “因为不想活的这么窝囊。”

  “回去问问你爷爷吧,其实你们阎家的妆术用好了也很厉害,他要是同意,我就教你。”

  “爷爷他……”

  紧接着,画面一转,那个时候我应该才刚进学校,一个小胖子将一本书砸在了我的头上,周围响起了一片哄笑。

  “乡巴佬,滚回家里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我低着头坐在教室的最角落里一言不发。

  “爷爷,我想回家……”

  时间再次被拉向远方,那次似乎是我刚到江海的时候,白姨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桌上放着很多送给我的礼物,她小心翼翼的坐在我的身旁,而我却像是一直张牙舞爪的猎豹,肆无忌惮的发着脾气。

  “小五,过两天白姨给你找个学校,那里有很多和你年纪一样的人,这样你在这里就不会觉得闷了。”

  “你们别想把我关在这里,我要回去找我的爷爷!”

  在一个火车站里,我趁着靠站的间隙从火车上跑了下来,瘦小身影的汹涌的人群当中显得毫不起眼,我被一个大汉背着的撞了一下,他恶狠狠的盯着我看了一眼,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害怕,但是才往前走了几步,三爷就颤颤巍巍的从后面追了上来。

  “小五,外面的世界很乱,你可不能乱走。”

  “可是我不能把爷爷一个人给扔在家里……”

  终于,记忆又被拉到的一切最开始的地方,我趴在老旧的书桌上面,爷爷端着一个小碗走进了我的房间,对着我说:“小五,把这碗药汤喝了。”

  我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东西,上面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爷爷,我生病了?”

  爷爷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没有,是爷爷病了,怕传染给你,你赶紧把药喝了吧。”

  没有丝毫犹豫,我端起了小碗一饮而尽,然而想象中的苦涩没有到来,我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头:“爷爷,为什么,我的头好疼啊。”

  “小五,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希望这辈子我们都不要有再见的一天。”爷爷佝偻着背站在我的身旁,他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点哭腔。

  所有的回忆全部倒灌进我的脑海,强烈的情绪猛然爆发。

  “啊!!!”

  我发出一声不知是悲伤还是愤懑的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这样对我,他们究竟对我隐瞒了一些什么。

  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去,我要回去找我的爷爷。

  轰!

  下一刻,我感觉整个空间都震动了一下,病房的大门像是被一把重锤狠狠的敲开,司南笑笑站在门口,手掌心里还贴着一张道符。

  “你是谁!”她对着人皮衣化作的护士大声喝道。

  人皮衣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张开五指向着司南笑笑抓去,只见司南笑笑满脸寒霜的向着左前方重重踏出一步,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

  “兵!”

  兵字一出,原本冲向她的人皮衣直接就被震到了房间的尾端,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声响。

  就算我再怎么看不明白,也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字真言。

  人皮衣被司南笑笑这一下打翻在地,似乎已经对她有了惧意。

  她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想要从窗口逃跑,但是指尖刚一触到窗帘,就尖叫了一身向后退去。

  “来了你还想走?”司南笑笑再次用九字真言将人皮衣震到了窗帘上面,我清楚的看见她的身上居然燃起了一阵青烟,背后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烧出一个窟窿,裸露在空气中的后背长满了血泡,紫黑色圆鼓鼓的,像熟透了的山葡萄。

  人皮衣趴在地上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司南笑笑用力将挂在栏杆上的窗帘一拉,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