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道典 第四百六十四章四海归一

小说:阴阳道典 作者:胖亦有道 更新时间:2017-10-20 04:29:22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血雨漫天,傲立血空,李斯年仗剑独立,软剑斜指身侧微微轻颤,端的是霸气威武,可惜被疼的呲牙咧嘴的脸有些破坏他的气场。

  可即便这样,一众围观者仍被震在当场,连对他很熟悉的郝宏伟都有些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藏拙,这么厉害的杀招竟然从来没有显露过。

  “小混球,你他吗好了没?老子命都快搭上了,你要是再不完事儿明年的今天你就给我烧纸吧!”李斯年暗中传音,他是真快撑不住了。

  “快了,再忍忍!”李初一专注一处,半天才传音回应。

  “忍个屁!这他吗又不是憋屎憋尿,你来忍个试试!”

  李斯年破口大骂,可是李初一专心致志根本都不理他,李斯年无奈,只能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威武形象,暗道趁现在气势盛,能镇住对面的老杂碎是一会儿算一会儿。

  可惜他算盘打得响,许群却不接茬。

  看着李斯年,他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你不错!能跟这小鬼做朋友,果然有两把刷子!”

  得到这句夸赞,李斯年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还没等他想好,许群的下一句话却差点把他给逼哭了。

  “为了感谢你给我的惊讶,我下一招决定使出全力。”许群淡淡的道。

  老子不用你谢!

  李斯年心中大骂,嘴上则随着现在的气势傲然一笑,眉头一挑问道:“那下一招我还是接下了,你就收手了呗?”

  猥琐的话语跟傲然的脸色混杂在一起,便是许群也忍不住嘴角一抽有些无奈。

  摇摇头,他轻声笑道:“呵呵,本以为你是故意污言秽语的激怒我,没想到原来你是个真小人!”

  李斯年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嗯嗯,我是真小人,你是真大人,你就说我接下的话你收不收手吧!”

  一脸狞笑的看着李斯年,许群轻声道:“呵呵,咱俩不死不休!”

  吗的!这老犊子!怎么不跟套路走?!有没有点高手的自觉?!

  李斯年心中直翻白眼,他感觉今天自己可能真要交代在这里了。心里琢磨着要不要临死前留点遗言啥的,比如跟李初一说一句“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之类的话,耳边突闻衣衫猎猎之声,郝幼潇清脆的声音远远传来。

  “道友住手,且听我一言!”

  余光一扫,确实郝幼潇带着阿福往这边赶来。之前这丫头坐壁旁观李斯年心中是颇有微词的,此时见两人总算出手,他满肚子的怨言顿时消散一空。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丫头只要能救了老子,以后他就是我姑奶奶!

  心中这般想着,李斯年暗暗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眼前血芒一闪,凝目一望许群早已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赫然出现在他身侧丈许之处。

  “卧槽,你个老王八蛋偷袭!”

  李斯年大骂,赶忙飞身退开。可是许群修为本就远高于他,秘法之下一身实力更是堪比元婴,慢了半拍的李斯年哪里躲得过,匆忙间只能将金刚伏魔环三环一聚往前一挡。铁骨金扇猛然挥过,打在金刚伏魔环上发出刺耳的金鸣声,李斯年被震的双眼发黑耳中嗡鸣一片,整个人给巨大的力道给打的翻飞而出吐血不止。

  停住身形四下一顾,金刚伏魔环已然消失不见,那张伴随了他很久救了他不知多少次的符箓彻底的飞灰湮灭。李斯年心中伤感,可根本来不及心疼,耳边劲风声起,一道血影呼啸而至,却是许群毫不停顿的继续追杀过来。

  吗的,这老鬼铁了心要杀我!

  李斯年心中大恨,他看出许群是铁了心要赶在郝幼潇和阿福来到之前杀了他。

  “道友,我的话你没听到吗?!”

  郝幼潇脸色转冷,她没想到许群竟然悍然动手一点面子不给。

  许群看都不看他,随口冷笑道:“哼哼,丫头,你以为你是谁?郝四爷我可以给他面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郝幼潇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虽然论身份她确实不如本宗嫡出的郝宏伟尊贵,但论修为身手才学智慧她可是丝毫不比任何人差,她的名声可是她自己一手打出来的。若说之前出手是因为郝宏壮的话和郝宏伟的要求,那么此时动手则是因为她动了真怒,她心里闪过千万种方法要将这个羞辱她的许家老鬼整治的生死不能。

  阿福见她脸若寒霜也有些懦弱寒蝉,他知道自己这个姐姐是动了真怒了。别看自己这个姐姐平日里喜笑颜开的很好说话的样子,可是一旦发怒那可是相当可怕的,这点看看自己那可怜的四哥就知道了,大冷天的在雪地里滚了半个月的雪澡,现在一提雪他脸皮子都抽抽。

  家姐受辱他这个当弟弟的自然不能干看着,阿福法力狂催,风驰电掣的冲着许群冲去。可是冲到半道眼神人影一闪,确实许光带着神智还有些模糊的许风赶来拦阻。

  “给我滚开!”

  郝幼潇抢先出手,看似小家碧玉的她其实也是个暴脾气,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呢,许光敢来拦她她自然不会手软。

  一根捣药用的石臼出现在她手中,随着她高举头顶猛然下挥的过程越变越大,从原来的一掌多长直至变成了近人高的一根大石头棒子,带着呼啸的闷音一路砸向了许光。

  “郝家小姐,暂且冷静一下吧!”

  许光毫不惊慌,手中长棍悍然迎上,只是棍棒相交他的脸色陡然一变。

  “好大的怪力!”

  招式急变力道一收,长棍改格为引顺着石棒一侧连续侧击,引着下落的力道一偏将石棒引了开去。

  “再来!”

  郝幼潇一声冷喝,打偏的石臼骤然一停方向一变继续朝着许光追来,看着就知道分量极重的石臼在她手中宛若无物一般说停就停说变就变,便是秘法加身的许光看的也是眉角一跳嘴角一抽。

  这丫头到底是不是个女人!怎么这么大的力量!

  许光有些被惊到了,眼见石臼追来,他赶忙长棍一引,如法炮制的继续旁敲侧击,引偏石臼的轨迹。

  刚才只是微微一触他的长棍就差点脱手,他可不敢再跟那根吓人的石臼正面硬碰,那是自找罪受。

  旁边,许风和阿福也乒乒乓乓的打成一片,阿福修为高出许风几分,但许风秘法加身实力暴增,虽然出了血雾的范围可是暴增的实力还一时未散,神智模糊下他又格外的嗜血和狂躁,悍不畏死的疯狂打法逼的阿福有些束手束脚,一时间竟然隐隐的被压制住了。

  看着眼前的许风,阿福心中凛然,他总算知道许家之人为什么被人称为疯狗了。

  眼见郝幼潇和阿福被阻,郝宏伟大急,李斯年更是无语泪奔。拼尽九牛二虎之力疯狂躲闪,可是身处血雾中的许群一身实力每时每刻都在增长,李斯年身上的宝贝都快用干净了,躲闪的越来越难。

  “还要多久?!”

  李斯年传音大吼,李初一要是再不整完,那他就会被许群给彻底整完了。

  “马上!”

  李初一也很焦急,但是越焦急他越要冷静,此时他的身周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道符给围满了,连他的身形都快看不到了。一张张道符隐隐闪烁着各色光芒,李初一身处其中满头是汗。这要一个不慎出现失误,那可就不是失败了那么简单了,这密密麻麻的道符能把他给当场炸死,烂葫芦都不一定保得住他。

  “吗的,老子最多还有一剑之力!一剑之后你要还不完事儿,明年的今天你就给我烧纸吧!”

  说罢李斯年扔出一面玉盾,玉盾刚刚展开变大就被随之而来的许群给一掌拍碎。借着被玉盾削弱了大半的掌风之力,李斯年顺势飞退,一边退一边紧闭双眼,软剑随意的拖在身边不知在做些什么。

  “闭目等死?很明智!”

  许群冷笑一声,铁骨金扇猛然一合成棍,随后法力一催血气凝来,在铁棍两头凝出两段血色枪头,一杆血光淋淋的两头枪赫然出现。

  持着两头枪,许群身形一动急速冲上。心里恨急了李斯年的他不想用铁扇将其一把拍碎,他要用这两头枪沿着李斯年的脊椎龙骨一穿而过。两头枪上的血气可以保证李斯年一时不得就死,他可以一边折磨这个混蛋一边源源不断的榨取他的鲜血,等折磨够了再将其炼成血丹,永世不得超生。

  臆想着折磨李斯年的快|感,许群嘴角的狞笑有些扭曲。可是就在他冲到李斯年近前时,却见对方突然双眼圆睁,里面的瞳孔一片涣散没有焦距。

  “东海西洋,南河北江,源发虚处,归于吾浜。”

  喃喃之语中,四周凭空出现了数道灵气洪流,涛奔浪涌之势向着李斯年汹涌而来。这些灵气散发着浓重的水气,涌到李斯年身上后一贯而入,就像是涌入了一个无底洞一般消失不见。随着灵气越灌越多,李斯年的气势也极速攀升,片刻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然堪比元婴期了,比之许群虽然还差了少许,但也相差不多。

  “装神弄鬼,杀了你再说!”

  许群心里也有些发毛,老辣的他毫不犹豫的决定趁着李斯年气势未至顶峰先下杀手。李斯年在他眼中太诡异了,他怕对方也有跟他类似的秘法,一个不慎阴沟里翻船可不是他想见到的。

  就在两头枪一端的枪头就要刺入李斯年心脏的时候,后者涣散的瞳孔骤然紧缩成针,一声响亮的清喝响彻云霄。

  “《归一道》归一剑诀——四海归一!”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