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客劫 第四百六十五章:隐欲

小说:艳客劫 作者:小鱼大心 更新时间:2017-10-28 17:00:12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司韶心慌慌乱,咣当一声推开了房门。

  胡颜一惊,身子瞬间缩紧,而后突然一僵,身体瞬间绷劲,整个身体都微微弓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喉咙里发出一声暧昧至极地低吟:“呜……”

  司韶直奔床边,伸手去摸胡颜:“你怎么了?”

  白子戚打开司韶的手,道:“别碰她。”

  司韶哪肯听白子戚的话,再次伸出手,急道:“胡颜!”

  胡颜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泛着淡粉色的漂亮光泽。她伸出手,让司韶攥着,稳定下了司韶的情绪后,才缓缓道:“我……我那病症发作了……”

  司韶捏了捏胡颜的手,感觉触手温热,哪里有一点儿僵死血冷之症发作的样子?还是说,白子戚有办法帮她缓解病痛?司韶心中一喜,当即问道:“白子戚,你用了何种方法帮她治疗僵死血冷之症?”

  “……”胡颜扭头看向白子戚,一双寒眸中色彩斑斓,承载着三分羞涩和七分不自然,水润润的别提多好看。

  “……”白子戚垂眸看向胡颜,双颊泛起两朵红晕,却并未闪躲。胡颜那难得的小女儿模样,让白子戚的心都为之颤抖了。

  司韶没得到答案,哪里肯罢休,于是改问胡颜:“刚才那女子已经跑了出去,他到底用什么方法帮你续命?”

  胡颜收回手,不自然地咳了一下,沙哑道:“捂……捂热乎了,而已。”话音一落,她自己也察觉到不对劲儿的地方了。司韶说得没错,她的症状确实缓解了不少,身体不但变得柔软,而且温热,哪里有一丁点病发的症状?

  哎呀我地那个天咧!难道她是因为缺男人才会这样?不会吧?!

  胡颜感觉自己被自己华丽丽地捅了一刀。

  至于痛不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真的,没啥,就是心里难受,太他娘地想哭了!

  不过,这事儿也做不得准,总得下次病发时试试看才好。这么一想,胡颜就觉得脸上烧得慌,偷偷瞥向白子戚,却见白子戚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胡颜的脸瞬间爆红,身体又热了起来,想一把掀了棉被,却想起白子戚的手还在……还在她的衣服里,当即扭了扭腰,示意白子戚把手拿出去。

  胡颜这么一晃,白子戚瞬间回神。虽然他很想将手黏在胡颜的身子上,但却知道做事要循序渐进,然后一蹴而就,方能成就大事。白子戚抽出手,掏出帕子擦了擦水淋淋的手指,然后将帕子收进了袖兜里。

  胡颜一把掀开被子,呼了一口气,嘟囔了一句:“好热。”

  司韶坐到床边,皱眉道:“闷热总比冻死强,接着捂着!”说着,摸过棉被,刚要往胡颜身上围,却又停下动作,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疑惑道,“什么味儿?”

  胡颜真想将司韶一脚踹下床去!

  亏得司韶腹部带伤,否则他还真能嗅着味儿钻进胡颜的裙子里去。

  胡颜推着司韶的脑门,道:“一边去!”

  司韶见胡颜和白子戚都不肯说真话,当即沉下脸,站起身,不悦道:“问你如何缓解病症,你不说。待你病发时,我如何帮你?!当真是不知死活!”

  这种事儿,应该不用那么多人帮忙吧?胡颜暗道。

  白子戚道:“此事就不需你帮衬了。”看向胡颜,意有所指,“子戚一人,足矣。”

  胡颜并非第一次发现,白子戚有种勾魂夺魄的清艳,尤其是在,他垂眸看人的时候,那淡淡的表情下却暗藏着一种非笔墨可以形容的魅惑。一丝丝,不强烈,却在你反应过来时,将你缠成了茧,无处挣脱。

  胡颜虽未破身,但确实属于初尝云雨,哪里禁得住这番勾引,当即就软了双腿,就差扯着白子戚进被窝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胡颜就深感汗颜。她这幅春心萌动的样子,哪里是大祭司应有的样子,简直就跟深闺寂寞浪*没啥区别。不过,想想也是,她这都深闺寂寞多少年了,就算立个贞节牌坊,估计她一个人都够立三座了!

  白子戚的说法令司韶格外不悦,就仿佛胡颜只要有他白子戚,就不再需要任何人似的。若按照先来后到,他白子戚都没资格站在胡颜身边!

  司韶这边正在不愤,封云起又登场了。

  封云起带着他的六骑……嗯,准确地说,是身残志坚的六骑,出现了。

  白子戚听见动静,走出房间,站在门口,看着封云起扬起红色的披风,大步走来。他的身后,跟随着六位受伤不算太重的护卫。当然,这重与不重,都在于一个比较。在司韶刺杀封云起之前,他们的伤算是重的。结果,司韶一出手,他们的伤反倒成为轻伤了。那些伤势重的人,到现在还起不了床呢。

  白子戚见封云起要进屋,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道:“一名重伤之人,带着六名轻伤之人,出现在这里,是要上演身残志坚的把戏?”

  封云起道:“总归不放心一些人的自以为是,生怕阿颜再被下毒残害,这不,就算受伤再重,也要来看看才放心。”

  白子戚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

  封云起直接推开白子戚,走进屋里。

  胡颜一看见封云起,瞬间心虚不已。就好像她在和人偷情,被相公抓到了一样。她这人倒也不白活这么多年,为了不露怯,直接闭上了眼睛,在心里衡量着对策。既然,她要快活,不想如此憋屈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解决掉仇敌,然后丢到身份,与自己喜欢之人双宿双飞。

  那么,问题来了。谁才是她喜欢之人?哪个人可以为了她无怨无悔?她亏欠曲南一一个娘亲,曲南一日后知道真相,恨她不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司韶族人被屠,虽不是她本意,却与她息息相关;白子戚身份不明,她不敢过于信任,唯恐丢心丢身丢命;花青染心性不定,捅起刀子来那是一捅一个准;百里非羽……哎,他能远离她,好好儿活着,就是万幸;至于封云起,终究有一天,会恨她入骨!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