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进行中 第九十九章被人黑了

小说:修仙进行中 作者:暗夜泠风 更新时间:2017-09-01 09:32:10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谢了。”林千蓝忍着没笑出来。不管是外表心智,还是换算成人类的年龄,晏誉就是个小孩子。

  去拿鱼是真,让晏誉看火是托辞,就是找个理由让他参与进来。

  往湖上方一看,腾二哪里是在抓鱼,根本是在玩抓鱼游戏,半天了,还在玩,岸边半条鱼都没。

  腾二也乖觉,看到林千蓝过来,赶紧把小漩涡里的四条鱼卷到林千蓝面前,“老大,看我挑的都是正好一尺长的五彩背鲤。”

  林千蓝夸奖道,“干得不错,记性也不错。”是杨英泽曾说过,五彩背鲤一尺长的味道最鲜美,难得腾二还记着。

  快速收拾好,林千蓝提着鱼回去,腾二又不需要吃东西,接着玩起它的抓鱼游戏。

  晏誉很认真的在看着火,顺便把兔肉翻了个面,做的像模像样的。

  林千蓝过来,把鱼撒上调料,也放到了烤架上,晏誉也没离开。

  做好后,一人一只烤兔,两只烤鱼,饶是饭量大了许多的林千蓝都吃撑着了,晏誉也直揉肚子,嘴上却不说好,“比杨英泽做的差远了,也就勉强能下嘴。”

  之后晏誉也没离开,跟着林千蓝在一起历练,确切地说,是晏誉看着林千蓝历练。

  晏誉不杀妖兽也不采灵草,林千蓝对晏誉进小虚境的目的非常好奇。

  这样过了三天。

  又被一群人面蛛追赶,因为这群人面蛛只有三十多只,林千蓝就没有逃,而是与人面蛛大战了一场。

  也是怪了,明明还有个晏誉在场,可那三十多只人面蛛就冲着她一个人来,林千蓝纳闷地想,难道人面蛛看出晏誉本体是灵参,没她这个肉食好吃?

  晏誉见腾二都没帮忙,也就在一旁观战。

  杀死了二十多只后,林千蓝的灵力告罄,剩下的由腾二出手,结束了战局。

  林千蓝边用灵石补充灵力边抱怨,“不说是繁木崖才是妖虫的聚集地吗,没看到有前辈说伏龙湖附近妖虫多的,怎么我总是遇到这些疯子一样的人面蛛,也是够倒霉的了。”

  晏誉冷不丁的说道,“你衣服上有迷英草的汁液。”

  “迷英草?”林千蓝不记得灵草图谱上有迷英草,但似乎在哪看到过这个名字,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迷英草……”

  晏誉又说,“所以人面蛛才会追着你不放。我原本还以为是你自己故意涂的。”

  吸收完灵力,林千蓝扔掉手里变得暗淡无光的碎裂灵石,猛得想起在哪看到过迷英草了,“迷英草!是那种迷英草!”

  迷英草不是灵草,所以灵草图谱上都没有记载。

  林千蓝还是因为宋世杰养了只金弄灵蝶追踪她的气味,从而翻阅了与妖虫有关的玉简,上面就有迷英草的介绍。

  迷英草本身没什么特别,就是它的汁液散发出来的气味能让虫子们兴奋。

  就有人把迷英草的汁液提炼后,加入其他的一些东西,做成为灵虫提神的“咖啡”,被饲养灵虫的修士买去作为灵虫的奖赏,用来培养灵虫对主人的忠诚度。

  “所以人面蛛和虎刺峰才会一直追着我。”林千蓝的脸色很难看。

  她无意中蹭到迷英草,然后道袍上沾发它的汁液的可能性非常小,宗门内发放的道袍都有自清的作用,怎么可能被连灵草都不是迷英草的汁液随便就沾上?

  不是无意中沾染上的,那就是有人故意洒在她身上的。

  是谁呢?

  晏誉斜眼看着她,“不是你自己涂的?”

  听晏誉的意思是他早就发现了,却没有提醒她,原因是以为她是自己涂的。林千蓝哭笑不得,“谁会往自己身上涂这种东西?我像是那么傻的人吗?没事引妖虫过来追着自己玩?”

  “有的女修就会。迷英草跟夜姑草和檀香混和,能调和成一种散发幽香的药水,叫迷神香,只有男修能闻到香味。”晏誉一脸的不屑,厌恶之意明显。

  原来是修真界的香水呀,林千蓝长见识了。只有男修能闻到,女修还涂,再看晏誉说话时的不屑,那这种香水什么作用不言而喻。

  想想晏誉的师父是巽木真人,他知道有迷神香的存在不足为奇。

  “你的意思是我的衣服上涂了这种药水?”

  晏誉点点头。

  事情明摆着,不是她无意中蹭到的,而是有人故意把含有迷英草汁液的迷神香抹到她衣服上的。

  林千蓝立即往自己身上施了个涤尘术。

  “没用,需要用九芙芝泡的水浸泡才能去除。”晏誉颇有点幸灾的样子,咬着根甜芨草的叶子躺在了地上。。

  林千蓝也是无语了。

  但想想她被传送到伏龙湖还是幸运的,要是她被传送到了繁木崖,那画面她都不敢想像。

  无端地打了个冷战,赶紧脱下了外面的道袍。

  林千蓝把道袍拿在手上闻了闻,没闻出有什么味道。男修才能闻到的味道,修真界神奇的东西真多。

  “腾二,额,算了,你也闻不到。”

  “老大……”腾二很受伤。

  “我没有嫌弃你。”林千蓝安慰道,“迷英草不是灵草,你不知道也正常,我自己都没发现。”

  晏誉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千蓝穿的那件烟萝法衣,嘴里叼着的甜芨草都掉到了衣襟上。

  深有同感的林千蓝,“你也认为太扎眼了是吧?所以我才穿在了宗门道袍里面。”她以为晏誉是看衣服不顺眼。

  谁知晏誉盯看了一会后,表情从吃到迷惑,慢慢地坐了起来,肃着小脸问林千蓝,“你是谁?”

  这话问的奇怪,想着晏誉的孩童般的心智,林千蓝耐心地答了,“我是虚天宗的外门弟子林千蓝。晏誉,你怎么了?”

  晏誉指着烟萝法衣问,“谁给你的?”

  林千蓝更觉晏誉奇怪了,只说,“一个长辈。”

  “是女的。”

  “嗯。”

  “哇~~”晏誉忽然跑过来抱住林千蓝,头埋在她怀里大哭了起来。

  林千蓝被晏誉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

  晏誉扑过来时她本想躲来着,谁知以她的身手竟然没躲过去,而且是被晏誉以压倒性的优势扑住了,她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很是讶异。(未完待续。)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