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30.第30章 同榻而眠

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作者:花间雪 更新时间:2019-12-03 11:38:14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清风吹过,慕容雪的唇色渐渐泛青,纤细的身体也微微蜷缩,在锦被下轻轻发抖。

  欧阳少宸目光微凝,脱下靴子,掀开薄被,躺在了慕容雪身侧,伸臂将她拥进了怀里,手掌按在她后心上,缓缓输送内力!

  内心灌入后心后,转为阵阵暖意,在筋脉里快速流淌,一点儿一点儿将残余的寒气尽数驱除,慕容雪的唇色渐渐恢复正常,苍白的小脸也浮现了点点血色。

  望着依偎在他怀里,睡的安然恬静的少女,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笑意,眼瞳里也染了清笑,手指轻弹,射出一抹急风,吹灭了灯光,轻拥着怀中人儿,微笑入眠。

  银色月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倾洒在诺大的雕花大床上,为这一对相拥的人儿增添了几分温馨、甜蜜。

  迷迷糊糊中,慕容雪听到了绵长的呼吸声,一双温热有力的手臂覆在她腰间,若有似无的墨竹香萦绕鼻尖,慕容雪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触目所及的是一具白皙胸膛,强有力的心跳声传入耳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头发上,她心中更惊,用力推开欧阳少宸,翻身坐了起来。

  温软的薄被缓缓滑下,露出她只着绯色肚兜的身躯,她又惊又急,抓起锦被裹住了自己,仔细感觉,身体清清爽爽的,腰不酸,背不痛,肌肤也是白白皙皙,细细腻腻的,没什么暧昧痕迹,她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欧阳少宸看着她不断变幻的面色,嘴角弯起一抹浅笑,慢悠悠的坐了起来,墨色眼瞳锐利、清明,不见半分初醒的迷蒙:“你醒了!”

  “这是哪里?”慕容雪裹着薄被挪动几下,和他拉开了距离,狠狠瞪着他:房间的檀木桌椅,摆件、器物,精致却陌生,这不是她在镇国侯府的闺房。

  “逍遥王府……我的房间!”欧阳少宸声音清浅:“昨晚你服用火莲子后,昏睡了过去,送你回镇国侯府,会有损你的闺誉,放你独自一人在客房,我也不放心,就带你来这里休息了。”

  寒毒至阴,火莲子至阳,两者相遇,会产生极大的药效,原主每次服用火莲子后,都会昏昏沉沉的睡着,慕容雪服药后,准备强撑到慕容烨听到动静赶过来,将她带回镇国侯府,可这具身体实在太虚弱,她撑了几分钟,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欧阳少宸见她昏睡,带她来逍遥王府休息没错,可是:“这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张软榻,咱们可以各睡各的,你干嘛偏要和我同睡一张床?”

  两世为人,她还是第一次和男子同睡一张床榻,感觉很别扭。

  欧阳少宸瞟她一眼,悠悠的道:“昨晚你盖着锦被,还冷得瑟瑟发抖,我怕你被冻坏,才和你同睡一床,用内力帮你驱了寒……”

  慕容雪一噎,在原主的记忆里,无论春夏秋冬,她每次毒发醒来后,身上都盖着厚厚的锦被,可见她毒发睡着后都会发冷,需要锦被驱寒,欧阳少宸只给她盖这么薄的一条锦被,她当然会冷的发抖了。

  当然,欧阳少宸不是照顾她的丫鬟,不知道她昏睡后会冷,没给她多盖锦被,也不能怪他……

  望着她郁闷的小脸,欧阳少宸眸底浮现一抹几不可见的浅笑:“你、我同榻而眠,确实损坏了你的闺誉,我可以负责!”

  负……负责?他们只是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晚,又没发生什么事情,负什么责?

  慕容雪不自然的笑笑:“一件小事而已,不必负责了。”

  欧阳少宸眼瞳里的笑意瞬间消散无踪,定定的看着她:“真的不需要我负责?”清越的声音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慕容雪郑重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欧阳少宸救了她一命,她感激他,才不会不识好歹的赖上他!

  欧阳少宸漆黑眼瞳里闪掠一抹暗芒,掀开被子下了床,阔步走向衣柜,边走边解自己的里衣扣子。

  “欧阳少宸,你干什么?”慕容雪惊呼。

  “换衣服!”欧阳少宸头也不回的回答。

  慕容雪皱着眉头道:“你就不会拿着衣服去屏风后面换吗?”

  欧阳少宸瞟她一眼,一字一顿的道:“这是我房间!”他在这里换衣服天经地义。

  慕容雪撇撇嘴,她知道这是他房间,可她不是正坐在他床上吗?她是女子,和他性别不同,他都不知道避一避?

  眼看着欧阳少宸解完衣扣,脱下了里衣,露出线条流畅的完美身形,慕容雪急忙转身面向墙壁:他有当着女子面换衣服的习惯,她没有看男子脱衣服的嗜好,他不避,她避!

  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在身后响起,慕容雪置若罔闻,清冷目光径直望着面前墙壁。

  突然,一只手拍到了她肩膀上,她回头一望,只见欧阳少宸已经穿好了雪色长袍,衣摆上绣着精致的暗花,大气磅礴,袖口上绣着高贵,神秘的云海图,更添几分清华与尊贵,他手中拿着一套浅青色的长裙,递到了慕容雪面前:“送给你!”

  慕容雪的蓝色长裙泡了温泉水,虽然被内力烘干了,却已成了皱巴巴的一团,搭在床尾的锦凳上,不能再穿了,这件长裙对她来说,真是雪中送炭,只是:“你这里怎么会有女子的衣服?”

  听着她疑惑不解的询问,欧阳少宸俊美容颜微微阴沉,抓起她的小手,重重将长裙塞进了她手里,一字一顿的道:“这是刚从衣香阁买回来的新衣。”

  长裙触手清凉,顺顺滑滑的柔若无物,面料极好,慕容雪撇撇嘴,新衣就新衣,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淡淡墨竹香萦绕周身,久久不散,她无奈的抬头看向欧阳少宸:“欧阳世子,我要换衣服了!”

  “我知道!”欧阳少宸点点头。

  知道你还不出去?男女有别,她可不想当着欧阳少宸的面换衣服。

  “你不必这么小心,本世子对又青又涩的小女孩不感兴趣!”

  清越声音传入耳中,慕容雪小脸一黑,抓起身边的软枕,砸向欧阳少宸:“我哪里青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