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神农 第296章 说完了吗

小说:逍遥小神农 作者:贫僧想吃肉 更新时间:2019-05-16 05:39:29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竹叶青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她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她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就是把媒体公关找过来。

  曝光张科从大中华酒店拍摄下来的内部视频。

  加上她想看看廖凡要怎么处理这种困境,所以就在一边貌似有点事不关己的看着。

  看到最后,她赫然原本紧张无比的局面,眨眼间被廖凡几番行动,全部给化解掉了。

  不仅如此,白启文这个家伙,还被食品安全人员以及警察带走了解事情了。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心中虽说对廖凡很反感,但此时,她不由得不佩服廖凡。

  如果刚才这个事情,让她自己来亲自处理,她一定觉得头疼。

  也一定觉得自己没办法处理成现在的这个结局。

  甚至会让整个局面崩盘,让九龙酒店处于落败的下风。

  “这一切,都是你事先设计好的吧?”

  竹叶青颇为好奇的站在廖凡身边淡淡询问道。

  廖凡耸耸肩,“我可以跟你说实话,这个,一点都不是我事先设计好的。

  今天的这么多事情,除了新闻媒体曝光是我预先知道的外,其余的,我基本上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说真的,我都吓了一身冷汗。”

  廖凡苦涩一笑,兀自暗地里,偷偷擦拭了一下手掌心的汗水。

  他说的没错,说的都是心里话。

  他觉得没必要去跟竹叶青说假话。

  罗事先下毒,他是不知道的。

  白启文今天过来,他也不知道。

  “监控视频真的坏掉了?”竹叶青询问道。

  “嗯,坏掉了,昨天下午坏掉的。”廖凡道。

  “那你怎么会安装针头摄像头?”竹叶青再问。

  “我也不清楚,当时就是感觉事情有点怪异,灵光一现,就让人买了针头摄像机,放在了厨房那边。

  没想到,居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个估计也是白启文和罗没想到的。”

  廖凡觉得针孔摄像机,作用真的很大。

  如果不是这个摄像机临时起意安装,然后拍摄到了罗的一举一动。

  今天九龙酒店名誉一定受损不少,甚至还要被食品安全部门人员给责令停业休整调查。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智慧超群呢,现在一看,是走了狗屎运。”竹叶青双手环抱在胸,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尽是说些风凉话。

  廖凡显得很是尴尬,耸耸肩,灿灿一笑。

  “夸一下我,难道你会死吗?”

  “哼。”竹叶青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嘚瑟什么,廖凡,我告诉你,你搞了白启文,白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接下来,你就等着承受压力和报复吧。”

  竹叶青看起来有些好心提醒道。

  “想报复我?哼,我也不怕,我想他们现在应该焦头烂额,没心情搭理我们吧。”廖凡不以为然。

  害怕?这可不符合他的性格和他做人的原则。

  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

  所以对于竹叶青的提醒,他莞尔一笑。

  ……

  正如廖凡所说。

  白家,此时此刻,的确被搞得有些焦头烂额。

  青阳县,位于城西的一处超级豪华别墅内。

  一个中年人正看着面前的液晶电视。

  液晶电视内,播放的恰好是大中华酒店的丑闻事件。

  在他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美丽妇人。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一边走了过来。

  对着中年人,小声的耳语了一番。

  能清楚的看到,中年人的面色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

  “混蛋,笨蛋一个。”

  中年人面色通红,气的猛然把面前桌子上的杯子,直接给扔在地上。

  杯子落地,砸的稀巴烂。

  “你干什么?发什么神经?”

  美妇人忽然间从沙发上做起来,伸出手指头,对着中年人指责。

  “儿子不是你的啊?说什么混蛋?”

  美妇人气的不行,身体抖动不已。

  中年人看了女人一眼。

  “哼,自古慈母多败儿,文儿都是被你惯的,不然,怎么能成现在这个样子?”

  中年人越想越是气愤。

  女人忽然间哭起来。

  “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们娘俩的错,成了吧,我这辈子跟着你,我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女人哭泣,看起来让人伤神不已。

  中年人见了自家的女人哭泣,心里一时间有点软了。

  他叹息一声,走到女人身边,伸出手放在女人肩膀上,轻轻抚了两下。

  “好了,别哭了,我又没说什么。”

  “你还没说什么?都是你,你非要……”

  女人伸出拳头,不断的捶打中年人。

  丝毫不因为管家在旁边而有所顾忌。

  管家看了两个人一眼,随后自觉的退出了房间。

  “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管家离开之后,女人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中年人。

  “当务之急,也就是迅速把咱们大中华酒店面临的问题,给解决掉,我给秘书打个电话,让他找点公关,好好做些文章。”中年人眉头皱着,这个事情,他觉得颇为棘手。

  “哼。”

  女人有些不乐意,有些不愿意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你的生意重要,我要你现在就把文儿弄出来,你也知道,在人家看守所里面,那些都是什么呢?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肯定会文儿施展拳脚,到时候,文儿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是问。”

  “还有,这个九龙酒店的人,你也要好好惩罚。”

  “放心吧,这个事情我会处理的,我儿子,始终是我儿子,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践踏欺负,我会让人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在搞鬼,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中年人安慰了女人两下后,便是让女人先行退下,自己好生处理一下这个事情。

  “白忠宝,你最好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不然的话,我就不活了。”女人说话间,又是哭起来。

  女人吵架,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是女人的法宝。

  他白忠宝这辈子就怕女人这三点,所以看到自家的女人哭哭啼啼的,他一时间心烦意乱。

  送走女人之后,白忠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的眼睛看着窗外,随即叫喊一声。

  “管家,过来。”

  管家开了门,直接走了过来。

  “帮我调查清楚,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要好好的考察这个事情了,还有酒店的名声,你一定要尽量挽回。”

  白忠宝叹息一声,其实这次事件的严重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大中华酒店一定会承受一次很巨大的打击。

  “申九有这个能力吗?即便是有,我想他也不应该也不会这么做吧?那到底是谁在背后使绊子?”

  白忠宝眉头皱起,有些想不明白。

  他深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随即从一边的桌子下面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盒药,放在嘴巴里面。

  ……

  夜晚,夜色如水。

  天气很凉。

  晚风透过纱窗,猛然一锤,倒是把玻璃的帘子给吹动起来。

  “有人要见你。”竹叶青站在廖凡的办公室门口,神色严肃的看着廖凡。

  廖凡眉头一扬,“谁要见我?”

  “大人物。”竹叶青只是说了三个字。

  不过,从她的那一双晶亮的眼眸之中,廖凡是看到了一抹担忧。

  要知道,竹叶青平日里给他廖凡的印象,可谓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今天她眼眸深处,浮现了这一抹隐忧,那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她如此担忧呢?

  廖凡心中好奇无比,只是还没等他询问竹叶青,从一边就走过来了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申九。

  申九来到之后,径直走到了廖凡身边。

  竹叶青也紧随其后,跟着廖凡等人站在一边。

  至于门口的人,则是成为另外一方。

  来人是一个中年人。

  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中年人约莫四十五六岁,平头,面容上已经有了皱纹。

  丹凤眼,卧蚕眉,鼻梁挺拔,嘴唇宽厚。

  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尤其是这家伙的下巴处,长着一颗红痣。

  耳朵更是肥大,显得很有福气。

  一看这种人便是平日里养尊处优,掌握大权的类型。

  廖凡颇为狐疑,这个人到底是谁?

  而这个人身边站着的一个老头,稍显苍老,约莫五六十岁,头发很短,稍显斑白,身穿一个灰色长衫,就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

  他紧紧地跟随中年人身后。

  给人一种看门管家的气息。

  “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中年人淡淡一笑,看着廖凡。

  廖凡从中年人的眼睛里面,看到一种不怒自威的气魄。

  “你是谁?”

  廖凡很是开门见山,直接询问。

  中年人稍稍一愣,显然没想到廖凡做事情这么干净利索。

  “我是白忠宝。”白忠宝笑了笑道。

  “哦,你跟白启文什么关系?”廖凡再问。

  “我是他父亲。”白忠宝直接道。

  廖凡眉头一挑,看了申九和竹叶青一眼。

  申九淡淡一笑,“廖凡,今天这事情你来做主,我只是应白先生要求,过来当一个电灯泡。”

  申九的话说完,廖凡便是明白了。

  既然申九这么说了,那他就来做这个主了。

  “不知道白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廖凡淡淡一笑,兀自坐在了椅子上。

  至于白忠宝和管家,他并没有赐座。

  而白忠宝似乎也没有打算坐下去的想法。

  “既然廖凡你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多耽搁时间了。

  我今天看了大中华酒店发生的事情,其实,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可有可无,可大可小。

  我承认你的确很厉害,当然,我也觉得,我白启文这儿子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

  但,能不能高抬贵手一下?你也知道,这次事件对大中华酒店影响很大,如果你们这边说一下,这个事情是你们这边人故意做的。

  我可以对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甚至会把青阳县的一半市场份额,让给你们九公馆。”

  白忠宝说完话后,笑眯眯的看着廖凡还有申九。

  “我们老爷已经给了你们最大的好处了,我想你们,也不想咱们之间,发生太多的矛盾,以至于弄到最后,太僵硬了,这对双方都不好,所以还希望你们能多多权衡利弊一下。”

  白忠宝身边的管家,轻声咳嗽了一下,语气不缓不急,说的很是有气势。

  廖凡伸出手,在自己身前的桌子上茶杯,轻轻摸了一下。

  他把茶杯拿起来,放在嘴边吹了一下,小小的吃了一小口。

  随即轻轻一笑,眼神瞥了白忠宝和管家一样。

  “你们说完了吗?”

  “嗯,刚才管家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白忠宝依旧微笑道。

  “既然说完了,那就滚吧。”

  廖凡轻描淡写说了这一句话后,直接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