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慢慢 第0417章亏大发了

小说:仙路慢慢 作者:老梁头 更新时间:2017-10-04 00:57:5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第o417章亏大了

  “就知道老大没这么好心。能让老大这么大放血的,肯定后边有什么更大的好处跟着。否则,怎么可能让老大这么痛快地放血呢”

  老灵化作的老头,在梁远的识海里一个劲儿地竖大拇指,笑得比梁远还猥琐。

  “娘的,老家伙,你给我闭嘴。赶紧给我干活去,还不把这个器灵给我唤醒。”梁远说笑间已经是六枚神元石对着天地鼎扔了过去。

  神元石就是神元石,禁制空间中巨大的空间压力,神元石也是凛然无惧。在梁远真元力的推动之下,六枚神元石眨眼间便飞进了天地鼎敞开的鼎口,而后消失不见。

  老灵只要了五枚,梁远之所以给了六枚,是为了防备万一五枚不够,懒得再往出拿了,反正东西放天地鼎里跟放储物戒指里一样,又丢不了。

  “老大,你就瞧好吧,老灵我一定给老大一个完好无损、更胜从前的顶级神器。也一定把这器灵唤醒。就怕老灵我把人叫醒了,老大却怂了。万一人家这器灵不愿意找老大认主,老大这脸可是丢大了哈哈……”

  老灵是一边和梁远打屁,一边已经在开始着手修复这布条神器,着手唤醒器灵。

  不过,很快,梁远和老灵的打屁便终止了,因为老灵忽然间就不说话了,好像是专心在忙的样子。

  梁远也不去打扰老灵,一边专心修练,一边和下边的全新器灵在聊天。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你说我是你本体的主人,你本体是什么啊?”梁远问下边在太极图上飘来dang去看似很悠闲的器灵。

  这器灵没了之前的记忆,便也就没了之前的那么多烦恼和焦躁,青烟渺渺,无忧无虑,怡然自得。看着现在的器灵,梁远也是小有唏嘘:简单其实真是一种幸福。

  “还真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啊这没有感情,没有爱恨的全新器灵,反倒少了诸多烦恼。这得失之间,又有谁能说得清呢”梁远心中感慨。

  “我?名字……名字……名字,”缥缈青烟的器灵沉yín着,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般。梁远也不急着问,也不急着知道答案。反正就是个打时间,梁远有耐心得很。

  “名字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名字。”思考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这个器灵给了梁远一个绝倒的答案,梁远的神识幻化成的光影小人差点儿一头栽下去。

  “我了个去,娘的,这问题看似简单,这,这,这想解释吧,还真他娘的反倒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他娘的让我怎么跟你解释啊”

  简单之极的一个问题,一时之间,反倒是让梁远无从说起,梁远是彻底领教了简单的威力。这越是看似简单,看似天经地义的问题,想要解释反倒越麻烦。

  要对这个已经抹去了全部记忆,只剩下器灵本能的白板器灵解释清楚名字是什么,还真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

  “我跟你说,这个名字吧,它是一个代号,它是人人都要有的。没有这个,别人没办法称呼你,别人……”

  “人人都要有的么?可是我不是人啊,我是器灵。器灵也需要有名字么?”飘渺的青sè云气纯纯地,弱弱地带着童音问了一句,如同一个四五岁的小nv孩。

  想到刚才那个白胡子老头,再听着这个小nv孩天真无邪的声音,而且,还问了一个如此没有天理、人神共愤地问题,梁远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这他娘的也忒坑爹了。

  “有,怎么没有?器灵也要有名字,知道吧。这名字是什么呢,这么跟你说吧,比如,我的名字就叫‘大叔’。知道了我的名字之后,你每次喊我,就不用叫什么‘本体的主人’这么别扭了,直接叫‘大叔’就行了。你明白了么?”

  梁远充分挥了怪蜀黍本xìng,连唬带méng地忽悠着青木仙境的这个白板器灵。

  “哦,大叔,行,那以后我就叫你大叔。大叔好”

  “嗯,真乖,大叔很高兴,哈哈……”梁远怪蜀黍笑得很得意,笑得很猥琐。

  “那——大叔,你说的,器灵也是要有名字的,那我叫什么名字啊?”

  “你原来没有名字么?”梁远想看看这器灵的记忆是否抹杀干净,还能不能想什么。

  “我原来?我一直不就是这样么?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这里。我是器灵,我要维持青木仙境的运转,我要维持两界平衡,要灭杀修真界和仙界那些过于逆天的存在,别的就没什么了啊?名字,我不记得我有名字啊”

  这青sè的飘渺气团这一次足足静止了四五息的时间,如同在做长考一般,然后才回答梁远。

  “名字是怎么来的?要怎么样才能有名字?大叔你的名字是刚开始就有的么?我想要一个名字,要怎么做才行?”一旦想通了,这器灵的思路也流畅了很多,一口气的问题问了出来。

  “怎么才能有名字啊,这个其实还是tǐng麻烦的。我们的名字都是要通过一个难度很大的考验,才能有资格有名字的。要通过更难的一个考验,才能有资格给别人取名字。好在我就有取名字的资格,看在你在这里这么多年很辛苦的份儿上,我就给你取一个名字吧。你看怎么样?”怪蜀黍很邪恶地youhuo着。

  “好啊好啊,那就就谢谢大叔了。大叔,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好啊?”器灵高兴地大叫起来。

  “你看,你现在飘飘渺渺的一团青sè烟雾,你就叫‘如烟’吧。”

  梁远咬牙憋住想笑的冲动,一本正经地说道。一想到刚才那个一脸褶子、老菊hua一般的老头,居然叫了如烟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梁远就忍不住想笑。

  “好啊,那我以后就叫如烟了。如烟谢谢大叔”器灵如烟甜甜地说道。

  可是梁远所化的光影小人却是摇啊摇的,摇摇yù坠,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小光点往下掉,看来这神识所化的化身居然也会掉jī皮疙瘩。

  “靠……这下麻烦了,天哪,坏了,坏了,这怎么跟老大jiao代啊?老大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梁远正一边修练,一边和懵懂的器灵如烟打屁聊天hún时光,老灵自言自语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我x,你个死老灵,别说你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赶紧说,出什么事了?你要是修不好这个神器,唤不醒器灵,恐怕就不是扒你的皮了,老大我阉了你让你做不成潇洒老头”

  “别啊,老大真那样你还不如杀了老灵我吧”梁远识海中的老灵是声泪俱下啊。

  见老灵一副无赖加滚刀rou情形,梁远反倒是放心了,知道没什么大事。

  “赶紧说吧,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老灵真修不好这件神器了啊?看来没等老大我丢脸,你老灵可是要先丢手艺了啊,哈哈……看你以后还吹不吹嘘是什么炼器宗师了”梁远很是无良地笑道。

  “切,我说老大,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嘛,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老灵我还真就瞧不起你”

  “不是吹,我老灵出马,什么时候失手过?这天底下,就没有我老灵修不好的神器”

  还行,老灵还知道给吹牛加限制,没敢说“没有修不好的东西”这么狂到没边的大话。主要老灵身边就有俩这样的例子——轮回和诛神神剑。至于hún沌珠、五行节点,这几个等级遂高,但不是器,所以谈不上修不修的。

  “修好没问题,唤醒器灵也没问题只是……只是……只是……嘿嘿……那个老大啊……那啥,出了点儿小小差错……”老灵开始还说得理直气壮的,说到后边是越说越心虚,越说底气越不足,一个劲儿地直抹冷汗。

  “靠,昏当不了死,赶紧说,你吭叽就能不说了啊,早晚你不得说么?痛快点儿,快说”梁远也拿老灵没辙。

  “老大英明,老大英明啊老灵我这就说。长话短说吧,很简单,这件神器乎想象地强大,老灵我估计错误,要修复这件神器,比预想的要麻烦很多,消耗的能量也要多很多。一句话,要多消耗神元石大约得……大约得……大约……”

  听着老灵这个口气,梁远的心,刷就是一翻个儿。梁远太了解老灵了。能让这家伙这么鼓足了勇气都不敢说出来的数字,看来这一次自己真的要大放血了。

  “**,这可是神元石啊,老子刚刚攒了点,这怎么又要被惦记上了呢?真是穷命啊刚有点儿好东西,就得用上,就不能让我多搁几天,热乎热乎?”梁远是自说自话,自怨自艾,心拔凉拔凉的。

  “说吧,需要多少?反正老大我也豁出去挨这一刀了。再添二十块,总该够了吧?”梁远是咬着后槽牙,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个数字。这可是有史以来,神元石最大的一次单笔支出。

  “那个……那个……好像还缺点儿。”梁远识海中老灵脑mén子上的汗就没干过,是噼里啪啦往下掉啊。

  “再添二十枚要是再不够,我就阉了你”梁远歇斯底里地吼着,老灵头上滴的是汗,梁远心里滴的可是血啊。

  “那,那,那老大你还是直接杀了老灵算了。老灵我是没指望了……”老灵脑mén子上的汗,之前还是一滴一滴往下滴的,现在,直接变长流水了,变成了一条水线刷刷往下流啊

  “直接说吧,多少?”

  事到如今,知道是不能善了,梁远反倒冷静了。不就是一个数字么,大不了老子我不修了还不行么?有什么啊?

  可是,尽管梁远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当老灵说出一个数字的时候,炼仙大阵下边空间中,梁远神识所化的光影小人,却是一个跟头栽了下来,直tǐngtǐng结结实实地摔在了下边的太极八卦阵上,摔成了一地的光碎。

  之前那么多次被器灵如烟给雷到,这小人数次摇摇yù坠,可是都顽强地坚持了下来,始终坚强地没有坠落。

  这一次,老灵的一句话,却是让这个坚强的小人终于坠落了。

  ps:哎……原动天老大,你这更新票投得啊,这是勾引人哪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