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第五百八十三章危情三日(完)

小说: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作者:软软的金毛 更新时间:2017-08-13 11:02:01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

  当韩宇轻语出那句似是自言自语的话之后,修车厂这处厂房内的气氛再次陷入了一种难言的静默。

  远处的人群中,裴彬和崔智勋两个人各自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对视一眼,继而又转头望向了前方,眼神中,既有些许的疑惑,也有点说不出的忐忑。

  不过。

  这一切的沉默与猜疑,在金道镇眯起眼与自己身前面无表情的韩宇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就被一阵压抑的笑声给彻底打破了。

  “呵,哈哈……挺有意思的,哈哈哈……”

  金道镇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声音有些低沉,消瘦的脸上那股开怀的神情就像是顽皮的小孩子找到了什么心爱的玩具一样,而在他渐渐从四周回响起来的笑声中,伴随着裴彬等人止不住下沉的心……

  “我知道你在试探我,本来还想装一下的。”

  脖颈间的刀锋倏地又抵入了几分,一点点的鲜血终于是从伤口处缓缓地流了出来,但韩宇却恍若未觉一般,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什么悲喜,只是沉默地偏头看着此时模样中显然有些莫名的激动与兴奋的金道镇。

  “但是,你这个人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比那些警察有意思多了。反正,你们这群蠢货既然都已经这么努力‘配合’我了,这事情跟你们坦白一下也没什么……对,没错,你们说的那个叫什么金志雄的小子确实还在我手上。他刚刚被抓来的那几天确实放在这个地下室里,不过那小子倒是和你一样有点心眼,还没等我们准备转移他就自己趁机逃跑了一次,被我们抓回来了,这个地下室反正都是闲置的,我也懒得让人收拾了。这不,刚好拿来骗骗你们这群家伙。”

  金道镇此时的音量相当的大声,就仿佛是故意将自己的话说给某些人听一样。

  而他的目的确实也达到了。

  当金道镇的话音裹挟着那满满的讥讽与戏谑传入对面一大群人的耳中时,一阵阵的喧哗声便控制不住地响了起来。

  别说是身边那群血气方刚的刑警了,就是裴彬和崔智勋两人已经年至中年,也是不由自主地暗暗攥紧了手掌,举着枪,目光冷冽地注视着前方那两道站在一起或修长或消瘦的身影,心中升腾的怒火在暗自翻涌着。

  对面那群人情绪的变化这边自然也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

  胖男人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些许的僵色,他望了望远处那一个个明晃晃的枪口,不禁就咽了咽口水,回头迟疑地对金道镇小声地说道:“那、那个……道镇啊……我、我们没必要再刺激他们了吧?”

  金道镇闻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稍稍眯起眼睛的神态变化却让胖男人脸颊一抖,僵着脸低下头,不再多说什么。

  而作为目前来说,全场最不安全的一个人,韩宇的反应相较众人而言,却是平静了许多,只是在金道镇亲口承认了那件事情之后,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悄然间握紧了起来……

  不管金道镇是为了什么对韩宇出手的,韩宇他们其实看重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举动究竟是金道镇的临时起意,还是……早有预谋?

  本来一开始情况突发时韩宇还并没有多想什么,顶多就是心中惊愕和愤怒罢了。

  但当几秒之后冷静下来时,韩宇感受着自己脖颈上那一丝丝的痛意,思绪忽然格外清晰了起来,脑海中,突地冒出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眼下的情况无非就两种可能。

  要么金道镇就是早有准备,要么他就是见到势头不对,临时改变了主意。

  如果光从此前的情形来看,后者的可能较高,而且应该在场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可当韩宇注意到那片小小的刀片出现在金道镇的指间时,他就觉得自己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一下另外一种可能性了。

  所谓的什么关押地点的问题其实只是一个不太靠谱的疑点而已,现实的情况有很多,韩宇不至于仅仅因为对方将金志雄藏在一个平常经常有人的厂房中就真的怀疑什么,毕竟这个地下室也算是足够隐蔽了。

  真是让他起疑的地方实际上还在于金道镇本身的行为。

  金道镇的行动太果断了。

  如果是正常人,遇到之前那样的情况,一时半会儿应该都是缓不过神来的,更何况金道镇都已经思考到了“手上的筹码没了该怎么办”的问题上。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基于疑心的没什么根据的猜疑而已。

  不过既然有了疑心,韩宇就不介意将自己的思维继续发散一下。

  如果……如果金道镇真的是早有准备的话,或者该说,金志雄不在这个地下室中的事情金道镇早就知道的话,那么可能的情况也只有两种。

  第一种,金志雄早就跑了,金道镇想借此忽悠一下警方,假意合作,实则是想谋求出路——比如劫持韩宇。

  这种可能乍看之下貌似可能性不低,但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不少的漏洞。

  首先金道镇要是真的想劫持谁的话,老实说,并没有必要把人带到这样一间厂房里面,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活动的空间缩小了,周围比起在外面的时候,警察的数量更是多了不少。

  韩宇觉得自己要是金道镇的话,还是宁愿冒点风险在外面把事情解决的,至少那外面就是大门,再出去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了,只要能带着人质到大街上去,警方需要顾忌民众,可金道镇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其次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地方,那就是……如果金志雄早就已经逃出去了,为什么他不回家?

  仅此一点,就足够否定这种可能了。

  所以,事情要真的是金道镇早有预谋的话,那么就韩宇所想的状况,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金道镇,从始至终就没打算交出金志雄!

  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和警方周旋,又或者还有其他什么图谋。

  总之,要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一个光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很让人头疼的事实。

  ——金志雄还在金道镇手上,并且不知去向。

  老实说,韩宇很不愿意让自己想到这一方面,因为这样一来,暂且不说金志雄到底能不能被营救出来,光是他自己现在的状况就很不好了。

  由于有金志雄的存在,警方是无法对金道镇采取什么强力的举措的,如此一来,有两个人质在手上,自己这一方貌似就只有乖乖低头的份了。

  但是韩宇又不得不考虑到这样的可能性。

  他可不愿意因为自己这一边某些由于不知情而做出的举措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惹到金道镇,要是这样的话,难保此时不知身处何处的金志雄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谁知道这群毒贩到底有没有留什么后手?

  韩宇赌不起。

  所以他刚刚才会选择开口试探,哪怕是金道镇刚开始时都已经否认了,他还是用藏匿地点的问题作为切入口继续探了一下金道镇的口风。

  结果如韩宇所料的,这个年轻而又性格乖戾的消瘦男人虽然有些聪明,却并不是那种耐得住性子的人,果然……他还是承认了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一种情况。

  韩宇并不认为这是金道镇在顺水推舟地糊弄什么,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金志雄要是真的已经跑出去的话,他的消息最迟在十分钟之内就会传到这边来,在此之前裴彬他们是不会放金道镇离开的,要是金道镇在说谎的话,这只会加重他之后与警方谈判的难度而已。

  所以……

  “呼……”

  嘴里轻轻吐出一口气,韩宇抿着嘴唇低眸沉思了一下,忽地就偏偏头向身后的金道镇问道:“我想问一件事,既然志雄确实还在你的手上,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我之前提出的那些条件?”

  金道镇闻言,眉毛顿时微微一挑。

  韩宇在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感觉过于平静了一些,又好像蕴含着什么说不清楚的情绪,似乎完全遗忘了他自己目前的状况了,如同闲聊般开口问了一句。

  只是这样奇怪的念头只在金道镇的脑中流转了一下,旋即他看着面前韩宇眼神中好像确实涌出来的些许淡淡的好奇,不由嘴角一咧,整个人倒是挺有兴致地回答了一下:“因为……你的条件我根本不能接受。”

  “……嗯?”

  “什么狗屁的减刑,我要的,是无罪的自由,监狱?呵,我绝对不会踏进去一步。”

  深邃的眸光似乎一下子有些晃动,韩宇看着金道镇脸上张扬的冷笑,旋即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脸上的神情似是恍然,又似是冰冷,嘴里喃喃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刀片,是从哪来的?我没记错的话,之前你应该是有被搜过身的吧?”

  “这个啊……”

  提起这点,金道镇的脸上还涌出了点自得之色,“我以前跟别人学的,习惯把刀片藏在嘴里,当作保险。刚刚把烟扔地上的时候我就顺手从嘴里拿出来了。”

  “嘴里?吃饭的时候也一样?”

  “那倒不是,藏是藏得住,但不能喝汤。”

  “嗯,我想也是……”

  ……

  眼看着韩宇两人忽然像是朋友一样聊起天来的样子,别说是就站在一旁的胖男人了,就是站在远处没怎么听清楚声音的裴彬等人脸上的神情也不禁微微怪异了起来。

  目光疑惑地瞅了瞅正一脸坦然自若地与那个毒贩聊着天的韩宇,裴彬和崔智勋皱着眉头默默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没猜透韩宇究竟想干什么。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两人心中的这个疑惑,就得到了解释。

  ……

  “我这个人做事向来很公平,我问了你三个问题,你回答了我两个,看样子,那志雄的下落你应该是不会告诉我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两件你应该要知道的事情。”

  金道镇的眉梢微不可察地动了动,一抹冷色悄然间从他消瘦的脸颊上划过。

  他和这个男人谈笑是他心里乐意的,这没什么,但身为人质,这个家伙居然反过来用这样有些居高临下的语气跟他说话,那这可就……

  然而,还没等金道镇琢磨出来该怎么给这个男人一点教训,一道轻缓响起的声音就让他,和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第一件事情,你想要的‘无罪的自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是我有,这件事情也只会是你一个人的妄想而已。既然我提出的条件你不愿意接受,那么咱们就公事公办吧。”

  老实说,在刚听到自己耳边传来的这番话的时候,金道镇的脸上还露出了点难以相信的样子,可片刻之后,但他的目光对上了自己面前那双淡然深邃的黑眸之后,一种勃然的怒气就从他的心底涌了出来。

  可还没等他做点什么,就又有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幽幽地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的动作不自觉一滞。

  “至于第二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你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我们……可并不没有什么意愿‘配合’你的闹剧。”

  “……”

  与旁边胖男人脸上怔愣的表情相互映衬的,金道镇愣愣地看着自己面前这张转过头来注视自己的俊朗面容,随即眉头忍不住就狠狠收紧了起来,龇着牙刚准备说些什么,结果……他就感觉到那道一直安静地被自己束缚在身前的高大身影动了起来!

  一只修长的手掌迅猛地抬起来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居然直接抓得自己的手腕有些生疼!

  金道镇下意识想将自己手中的刀片插进去,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那只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掌就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力道,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似是被什么给重重打击了一下,下一刻,他就只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似乎腾空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了那坚硬冰冷的水泥地上!!

  “……啊——!!”

  在初始整个人懵了一下之后,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烈疼痛就从背脊迅速扩散到了全身,那重重的一摔仿佛将他浑身的骨头都摔断了一样,整个人瘫软在冷冰冰的水泥地上,竟一时动弹不得……

  “下次找人质的时候,我劝你最好看清楚对方的实力再出手。哦,这条建议是附赠的。至于这个过肩摔,是还你的。我说了,我这个人很公平的,我真的……很讨厌别人拿刀对着我。”

  “……”

  金道镇脸颊剧烈抽动着,艰难地抬起头瞪圆了眼睛注视着那道安静站在自己身边的修长身影,因为某些情绪而迅速涨红起来的脸上带着点瘆人的戾气,就像是要将他眼前的这人生吞活剥一样!

  可韩宇显然没有心思去理会这样的目光,在确定金道镇已经短时间内已经没有什么行动力之后,他就转过头,看向了远处那一群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人,有些无奈地说道:“呀,你们不过来抓住他吗?”

  “啊……是、是!”

  “啊是!”

  “……是!”

  被韩宇这么一说,刚刚还一个个微微睁大眼睛、怔愣不已的刑警们总算是回过神来,连忙冲了过来,将地上的金道镇重新制服在了手中。

  “那、那个,韩先生,您的脖子……”

  “没事。”

  从一旁裴彬的手中接过一条毛巾按在自己脖子上被刀片划开的那道伤口上,韩宇也没来得及和裴彬两人多说什么,直接就一手按着脖子,一边走到了旁边某道同样被眼前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来回反转的情况给弄得呆住的肥胖身影面前,嘴中轻声说道:“现在……这位先生,你愿意跟我好好友善地谈判一下吗?”

  “啊……嗯?”

  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神色平静的俊朗男人,胖男人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表情一时有些茫然地看着韩宇。

  “那个先生,和我谈崩了。”

  韩宇稍稍偏头对着被一群刑警夹着从地上抓起来的金道镇扬了扬下巴,旋即就按着脖子上毛巾,回过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胖男人,语气听起来相当诚恳地说道:“所以现在,你愿意跟我谈一下吗?我知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我要找的人你肯定也知道在哪里。我们好好做个交易如何?我的条件就跟之前提出的一样,只要你告诉我志雄在哪,我就可以保证你至少可以比那个先生早个十来年出来。”

  韩宇的话让胖男人的脸色有了些许的变化,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接着就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似乎是认真思考起了韩宇所说的事情。

  “当然,如果你也不愿意的话,我也无所谓,反正应该还有其他人知道,我想,总会有人愿意跟我谈判的。”

  耳边继续传来的这道轻描淡写的声音让胖男人脸上的肥肉一抖,心中最后一根稻草即将被压倒了。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嘶哑的大吼却从一旁传了过来。

  “死胖子!别忘了!大哥可没有被他们抓住!想想背叛的后果!”

  是金道镇。

  他被几名刑警牢牢地制在手中,只能梗着脖子不顾一切似的吼出声来,涨红的脸皮加上都要瞪出眼眶的双目,简直就像是要是胖男人对韩宇透露出一个字就要活吃了他一样。

  胖男人的脸颊又是猛地一抖,在听到金道镇的话之后,他似乎这才回想起来什么事情一样,身体开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是了,尚希大哥在外地,应该没有被他们抓住……

  要是自己告密,被尚希大哥知道的话……

  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样,胖男人整个人忽地深呼吸了好几下,脸色煞白了起来,再也不看韩宇的表情了,只是自顾自地低下了头,那副一语不发的样子,任谁都能一眼明了了。

  “嗬哈哈哈!这就对了!死胖子,算你做了一次对的选择!那个狗崽子!我不知道那个小子究竟和你是什么关系,但我劝你别想救人了!没有人会告诉你他在哪的!”

  倏地!

  韩宇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凝视着自己面前低头不语的胖男人,又回头看着状若疯狂的金道镇,心,开始逐渐往下沉去……

  金志雄,真的找不到了吗?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