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第138章 城

小说:我就是这般女子 作者:月下蝶影 更新时间:2019-03-15 16:48:05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班婳被王德请到前殿,她见前殿站了好几个宫女,略挑了挑眉,容瑕平时在前殿不喜宫女伺候,怎么今日会有这么多宫女在?

  “娘娘,请坐这边。”王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让班婳坐到屏风后面。

  “你们家陛下又让我听墙角?”班婳提起裙摆,迈上台阶绕过屏风坐下,“说吧,是不是有人想给你家陛下告密?”

  王德陪笑道:“娘娘真是料事如神,确实有人特意求见陛下,此人与娘娘有些来往,陛下思来想去,不好驳了此人颜面,便让奴婢把娘娘请来。”

  “看来还是旧人,”班婳轻笑一声,笑声中无喜无怒。

  王德偷偷打量皇后的神情,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多少情绪,仿佛这位旧人并不能牵动她的情绪。他垂下头退到一边,皇后娘娘的心思,有时候确实让人难以捉摸。

  正想着,外面传来脚步声,王德给班婳行了一个礼,躬身退到了屏风外面。

  等王德离开以后,班婳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忽然又释然一笑,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坐在了椅子上。

  “公主殿下,”王德上前给安乐公主行了一个礼,“您请稍坐,陛下待会便来。”

  安乐公主冷笑一声:“你倒是一条好狗。”

  王德笑着行了一礼,礼仪上挑不出半分错处。安乐公主面色稍微一变,顾忌到这里是容瑕的地盘,不敢说太多过分的言语。但是身为前朝公主,她对王德是有恨意的。明明是父皇身边的太监总管,现在却摇着尾巴在新朝皇帝面前伺候,什么忠心主仆情意全都不顾了。

  她眼睑微垂,看到王德交握在腹前的一只手掌缺了三根手指,心中的怒气又消去不少。这三根手指,据说是他护住父皇时被二弟伤的。想到二弟做的那些事,安乐脸上的怒气全消,揉了揉额际,“我不该怪你。”

  王德脸上的笑容不变:“多谢公主殿下宽宏大量。”

  “王公公客气了,”安乐苦笑,“我如今……”

  她不过是个前朝公主,对方却是大内太监总管,若是想要刁难她,她也只能受着。这个公主的名号看似风光,实际也只是面上好看罢了。

  王德朝安乐拱手道:“殿下能够想通便好,您与娘娘交好,只要有娘娘在,谁又敢开罪于你?”

  这话是王德看在以往的主仆情分上,有意提醒安乐公主一句,若是对方领会不了,他也无话可说了。安乐公主从小受尽宠爱,从未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唯一给她添堵的驸马最后落了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再后来她便过着奢侈风流的日子。顺风顺水日子过久了的人,有时候会看不清现实,希望这位与娘娘有几分交情的公主不会犯这种傻。

  安乐公主苦笑一声,正准备说上几句话,殿门口的宫女们纷纷跪了下来。她心头一跳,是容瑕来了?

  不自在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她望着门口,等了几息的时间,容瑕终于走了进来。对方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袍子上绣着浅色云纹,看起来既儒雅又贵气。

  但这个看似温和的男人,却在一日之内,杀了几百个人。这些人全是曾与二弟同流合污,手染百姓鲜血的人。武将推崇他,说他杀戮果决,有明君之犯。读书人崇敬他,说他心怀仁德,善待有才之人,是位步难得的仁君。

  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他原本只是蒋家皇朝的一个侯爷,甚至在蒋家皇朝还有太子的情况下,龙袍加身建立了一个心的朝代,而且还把这个朝代名为赢。

  赢,胜利也。

  明明是一个充满野心与算计的人,为什么这些人都跟疯了一般推崇他?

  安乐心中明明有很多不甘,但是面对容瑕,她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情绪出来。她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见过陛下。”

  “公主不必如此多礼,请坐。”容瑕走到上首坐下,“不知殿下今日来,所为何事?”

  “罪妇想问陛下几个问题,”安乐犹豫片刻,“只要您愿意坦诚相告,罪妇愿意告诉您关于皇后娘娘的秘密。”

  “哦?”容瑕脸上露出一个十分复杂的笑意,“公主请问。”

  “二……戾王真的让人给父皇下毒了?”

  “是。”容瑕点头,“戾王确实让人给云庆帝下药了。”

  安乐面色瞬间惨白,眼泪顺着面颊流下,她用手背抹去泪痕,“多谢陛下告知。”

  “殿下还有什么想问?”容瑕侧身看着后面的屏风,仿佛在欣赏屏风上的猫戏牡丹图。

  “陛下身上可有蒋家的血脉?”

  “公主你忘了?朕的外祖母虽然被逐出皇室,但也是蒋家的血脉,这样算起来,自然是有的,”容瑕挑眉看向安乐,“殿下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我想问的是……”安乐定定地看着容瑕,“你是否有父皇的血脉?”

  殿内死寂一片。

  “嗤,”容瑕嗤笑一声,“殿下,外面那些无知之辈的谣言,你可万万不要当真。朕身上虽有几分蒋家皇朝血脉,但确确实实乃容家子孙。这种惹人误会的话,殿下日后还是不要再说,免得愚昧之人当了真。”

  安乐脸上最后几分血色散去,她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生机,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

  原来容瑕真的不是蒋家血脉,她连自己骗自己都做不到了,她们蒋家皇朝,真的尽了。她用手绢擦了擦眼角,把最后的泪痕擦净,“陛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朕没有什么想问的,”容瑕笑了,“朕的皇后就是世间最有趣的一本书,朕日日看,时时看,都不会觉得厌倦。若她真有什么秘密,也是朕来一点点挖掘,这也算是夫妻间的小情趣。既然殿下心中疑惑已解,就请回吧。”

  “几年前我还跟她取笑,说她那般喜欢美男子,只有嫁给你,因为整个京城再没有比你更好的男人了,”安乐神情有些怔忪,不知道是在怀念往日与班婳交好的时光,还是在怀念当初被众星拱月的自己,“那时候婳婳还说,你喜欢的定是神仙妃子般的人物,她不会去凑热闹。”

  谁能想到,她当年一句戏言竟然会成了真。

  京城第一美男谁也没有看上,偏偏求娶了名声不太好的班婳。

  “约莫这就是缘分,”容瑕脸上的笑意更重,“上天注定要朕娶到婳婳,朕很感激。”他抬了抬手,“王德,送安乐公主回去。”

  “是。”王德松了口气,幸好这位殿下没有说不该说的话,不然被屏风后的娘娘听到了,定是会伤心难过的。

  “你这么爱她,”安乐公主站起身,语气变得有些怪异,“是不是能够忍受,她心中曾有别的男人?”

  容瑕眼睑微颤:“殿下,朕与皇后夫妻情深,殿下如此编排,有何用意?”

  “夫妻情深?”安乐公主语气有些嘲讽,“不过是你自以为是的情深罢了,你见过她第三个未婚夫吗,难道不觉得他长得像谁?”

  对容瑕,安乐公主还是恨的,她恨不得他日日过得不痛快,一辈子都求而不得,才能压下心头的那股恨意。

  “婳婳根本不爱你,当年她愿意与谢启临订婚,是因为她看上了他,不然以谢家的地位,又怎么可能与班家嫡女订婚?”安乐嘲讽地看着容瑕,“就算你是京城第一美男,惊才绝艳又如何,让婳婳动心的人,不是你!”

  “胡言乱语!”王德呵斥住安乐公主,“娘娘与陛下的情谊,岂容你编排,还不快快退下!”

  “当初婳婳得知谢启临喜欢诗词,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找来千金难寻的孤本送给了谢启临,”安乐公主抬高下巴,“本宫当初是她最好的闺中密友,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对哪个男人动了心?”

  “容瑕,纵然你得到了我蒋家的天下又如何,婳婳看上你的,也只有你这张脸罢了。待你不再年轻时,她自然能够欣赏其他男人,终其一生,你也无法得到她的真心!”

  “你以为朕会相信你的挑唆?”容瑕神情平静地看着安乐公主,“你若是婳婳的好友,又怎么会当着朕的面说这些话,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话会给婳婳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你这样的人不配做婳婳的朋友,也不配叫她的名字,”容瑕站起身,声音冷厉,“若日后朕听到你再叫皇后娘娘的名讳,定治你对皇室不敬之罪。”

  安乐被容瑕的眼神盯得有些畏惧,大脑一片空白,待她出了大月宫,才发现手心后背一片冰凉.

  “殿下,”王德停下脚步,作揖道,“您请慢走。”

  安乐公主看着他道,“我可以去见一见婳……皇后吗?”

  “您想见皇后?”

  安乐发现王德的表情有些怪异。

  “是。”

  “殿下,真是有些不巧,今日娘娘召见了杨氏,只怕没时间见您了。”王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殿下,下次再来吧。”

  “杨氏?”安乐公主看到远处有一个妇人朝这边走过来,此人畏畏缩缩,眼神飘忽,看起来十分小家子气,“就是她?”

  “正是。”

  “本宫知道了。”安乐公主没再说其他的,走出了大月宫的地界。王德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再也看不见,才转身回去。

  有些情分,是禁不起消磨的。

  殿内十分安静,容瑕坐在御案前没有动。班婳从屏风后走出,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本奏折,便道:“有什么想问的吗?”

  容瑕放下奏折,抬头看向班婳。她脸上神情十分自然,无惊无怒,甚至没有被朋友编排后的伤心,仍旧是那自在洒脱的婳婳。他起身把她揽进怀中,“你……真的只是看中我的容貌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班婳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头,“我看中了你很多,不然怎么会嫁给你。”

  “真的?”

  “当然,”班婳把头靠在他胸口,眨眼道,“我从不骗人。”

  容瑕笑出声,松开班婳,凝视着她的双眼:“婳婳,你别骗我。我这辈子在意的人很少,放在心上的人,唯有你一人,你若是骗我,与剜心无异。”

  班婳把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着心脏跳动的声音,“我会让它好好待在里面的。”

  她低着头,容瑕看不到她的眼睛。

  “娘娘,杨氏到了。”殿外,如意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知道了,”班婳捏住容瑕的下巴,踮起脚在他唇上轻轻一吻,“别多想,我以前没有爱上别的男人。”

  容瑕揽过她,在她唇上重重亲了下去。

  “我信你。”

  班婳离开以后,容瑕坐在御案前很久没动。婳婳说,她以前没有爱上别的男人,他相信。

  现在……她爱他吗?

  “嘭!”

  王德看到御案上的茶盏掉在了地上,他躬身道:“陛下,您没事吧?”

  “朕无碍,”容瑕面无表情道,“让人进来收拾干净。”

  “是。”

  杨氏还是容家儿媳时,常有进宫的机会,就连大月宫也是来过的。但那时候的大月宫虽然华丽,却处处是男人的物件儿。然而她这次来,发现大月宫除了仍旧如往日华丽外,还增添了许多女人才喜欢的东西。

  这座宫殿中,女人的痕迹处处可见。

  “皇后娘娘驾到。”

  她忙跪地行大礼,连头也不敢抬。一袭华丽的长裙从她身边经过,她顺着裙摆的方向,改变了跪拜的姿势。

  “起吧。”

  皇后的声音很好听,也很年轻。当初在容家的时候,她记得容儿郎是个极其冷淡的孩子,不知班皇后是何等奇女子,才能让他如此痴迷。上次她虽有机会进宫参加封后大典,但是离皇后极远,她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对方的轮廓。

  她小心翼翼站起身,看清班皇后相貌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个美艳的人物,活像说书先生嘴里勾魂摄魄的女妖精,若是男人落在了她的手里,便再也无处可逃。

  容二郎……喜欢的竟然是这样的女人?

  当初她跟容家大郎刚成亲时,婆婆林氏还没过世,犹记得对方是个十分清新雅致的才女,便是后来才名在外的石家小姐,怕也是要逊色几分。如若不然,也不会让公公对她如此痴迷,顶住一切压力都要娶她进门。

  班皇后与婆婆林氏,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实难想象品貌非凡的容儿郎会迷恋这种与林氏完全相反的女人。她不敢多看,在班婳叫起以后,就规规矩矩局地躬身站着,一双手局促得不知放在何处好。

  “听赵夫人说,你想见本宫?”班婳见杨氏胆子并不大,实难想象这样一个女人会在丈夫热孝时,做出打掉孩子嫁给他人的举动。

  “罪妇杨氏,是来向娘娘请罪的,”杨氏又跪了下去,“罪妇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得陛下与娘娘原谅,罪妇愿以死谢罪,但求陛下与娘娘不要追求他人。”

  “起来说话,”班婳敲了敲桌面,“本宫要你的命作甚,以往的事情陛下早已经不打算追究,本宫与你又无半分恩怨,更是不会特意刁难你。”

  “娘娘……”杨氏感激地看着班婳,“多谢娘娘!”

  心思这么简单的女人,怎么狠下心打掉孩子的?

  “本宫见你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当初怎么会打掉孩子的?”

  “娘娘,那个孩子……并不是罪妇流掉的,”杨氏红着眼眶道,“罪妇嫁给容大郎以后,他并不喜欢罪妇,就连婆婆也不太喜欢我。后来婆婆过世,大郎伤心万分,我们也没能要上孩子。后来公公病逝两年以后,罪妇腹中终于有了一个孩子,又怎么会不欢喜?”

  杨氏说到了孩子如何没的,又说自己被人逼迫着嫁了人。说到被逼迫嫁人时,她语气麻木又平静,没有半点愤慨亦没有半点欢喜。

  班婳多多少少脑补出了一下东西,比如林氏不满儿媳,容大郎嫌弃发妻不够风情。容大郎病逝后杨氏流产,加上她匆匆改嫁,在别人眼里就是自己流掉了孩子。

  从杨氏的言语中可以听出,她那不曾见过面的婆婆林氏,是个极不好相处的人。她忽然想到,容瑕登基了这么久,除了按照规矩追封林氏为超一品定国夫人以外,便再也没有加封任何荣誉封号,他与林氏之间的母子之情,似乎并不是太浓烈。

  与林氏相比,容瑕追封亡父时用心许多,不仅叠加了好几个封号,还晋封其为超品国公加太子太傅,若不是于理不合,容瑕没准会追封其为皇帝。

  “林氏……本宫的婆婆,待陛下好吗?”班婳见杨氏吞吞吐吐的样子,又道,“你要如实告诉本宫,若是本宫发现你撒谎,本宫定会责罚你。”

  “罪妇不敢,”杨氏忙道,“婆婆是个怜花惜月的女子,她与公公感情很好,在照顾陛下的时候,难免就……难免就有些忽略。陛下平日里的功课,大都是公公在管,其他的都由丫鬟小厮打理。婆婆性子清冷,并不管这些俗务。但她对陛下与亡夫要求极高,一直按书籍上的君子风度来要求他们。”

  杨氏是个性格软和、逆来顺受的女人,她心里就算觉得婆婆林氏为人有些奇怪,也不敢在嘴里说出来,甚至不敢太过接触小叔子,怕婆婆因此怪罪她。

  后来林氏病逝,她竟不觉得难过,而是欢喜。

  她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不对,可是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本宫知道了,”班婳摆了摆手,“你退下吧。”

  “多谢娘娘,罪妇告退。”

  班婳让说书人、舞姬等来给她解闷,但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致,挥手让他们退下后道,“来人,去把杜统领叫来。”

  杜九一直跟在容瑕身边,容瑕小时候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最清楚的人应该是杜九。

  杜九听到皇后娘娘找他,以后皇后娘娘无聊想要出宫,到了殿内后,发现娘娘神情有些不太好看,上前行礼道,“娘娘,可是宫里谁惹你不高兴了?”

  “我心里是有些不太高兴,”班婳给他赐了座,“你跟我说说你们家主子小时候的事情,给我解解闷。”

  “末将担心说了主子小时候的事情以后,您会更闷,”杜九老老实实道,“主子小时候的生活十分乏味,不如娘娘您那般、嗯……多姿多彩。”

  班家这位嫡小姐,从小就是没几个人敢招惹的姑娘,什么没玩过,什么没见识过。哪像他家主子,小小年纪就要开始背书习字,再大一点就要骑马射箭,学君子遗风,若是有半点做得不好,夫人就会一脸失望的看着主子,不哭上几场都不算完。

  “有多乏味,跟我说说,”班婳单手托腮,“我跟你们家主子在一起,很少听他提起过小时候的事,我怎能不好奇。”

  “主子三岁以后,便在卯时上刻起床,读书习字一个时辰后,就去给夫人请安……”

  “卯时上刻?”班婳惊讶地看着杜九,“三岁的孩子在卯时上刻起床,这不是折磨小孩子么?”

  杜九干笑道:“这是夫人定下的规矩。”

  “她让孩子卯时起床,自己却在一个时辰后再受孩子的礼,这不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吗?”班婳翻个白眼,“可怜你家主子,小小年纪过这种日子。我三岁那会,不睡到天亮是不会起床的。”

  杜九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下去了,这话要他怎么接?

  一个是主子的亲娘,一个是主子最心爱的女人,他说什么都是作死。

  “那你再跟我说说,你们家主子小时候发生过什么趣事,他有什么想做却没做,长大以后就不好意思再做的事?”

  杜九摇头:“主子从小就很自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

  “趣事倒是有一件,主子十一二岁那年,在宫里遇到一个小姑娘,被小姑娘拉着去冰上玩……”杜九语气一顿,“不过这事被夫人知道以后,主子被受了罚。”

  “谁罚的?”

  “夫人。”

  “罚了什么?”

  “鞭二十,抄写家规十遍。”杜九现在还记得,主子当年被打得后背渗血的模样。那件事过后不到一年,夫人便病故了。从那以后,他就再没见过主子做过任何一件像小孩的事。

  冬天那么冷,主子趴在床上,太医给他上药的时候也不哭不闹,倒是侯爷因为这事与夫人闹过了一场。

  班婳听到这些,心里就像是被醋泡过、被针扎过,又酸又疼,她沉默良久,看着窗外道,“今年的大雪,就快要到了吧。”

  杜九不解地看着班婳,傻愣愣地点头:“应该是的。”

  当天晚上,京城就下起了雪来。

  班婳披着狐裘,站在台阶上,看着白雪皑皑的世界,转头对一名亲卫道:“你去告诉世子,说本宫想去嬉冰,让他找个好去处,我明日就去找他。”

  “是。”

  班婳笑了笑,转头往正殿走去。

  正殿上,容瑕听着几个近臣讨论京城有才能的年青人。

  “原忠平伯嫡次子谢启临,也有几分才学,只可惜伤了眼……”

  “朕不用德行不正的人。”

  周秉安微愣,随即道:“陛下所言甚是,微臣失察。“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