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心 第二三二章 围困(一)

小说:妄心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 更新时间:2020-01-15 01:57:03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我重复第四遍:你们已经孤立无援,穷途末路。我们昆仑修士有好生之德,凡是愿意投降,一律免死;如果负隅顽抗,一律剿杀。”

  我望气估摸:躲避在光明塔中还有三十一个妖军金丹和不到一千只练气小妖。虽然他们张开了最后的护塔阵法,强者唯有那只羚角小妖。

  闪入光明塔内的小妖没有出降。

  不过我们这边的金丹恶战幸存,也是强弩之末。人心倦怠,没法一口气全歼那么多金丹妖。夜sè同时降临在洞府内外。我招呼翩翩、地藏和胡敬德。

  “原芷将军虽然叮嘱不能冒进,但也要看情况变通,光明塔已经妖军唯一的依仗。其他人都乏了,我们四个努力一下,出其不意地飞向第十二重塔。我用雷法击透护塔阵法的最薄弱处,然后上十三重塔摘星源。凭我们金丹的躯壳本来是触碰不了星源,但翩翩如果施展名利圈可以把它套下来。我带胡将军和地藏在十二重塔抵挡冲上来的妖军。光明塔上的星源摘下来,他们就不战而溃了。不必再拖延到明天让其他修士和将士损伤了。”

  翩翩为了救我们脱身丢了金砖这个七转法宝,我看几年也无法从蟹将那里索回,我有心把夺取浮空岛星源的大功劳让她补偿下。她没有杀过人,剩下的金丹妖里还有近十个人jiān修士,就由我等代劳。胡敬德是可造人材,地藏熟悉妖族,加我三个守小半个时辰塔足够。

  “——樊兄也有兴趣吗?”樊无解不请自来。

  “——我是荡魔院派来昆仑的使节,怎么会畏惧那三十几个金丹。”

  樊无解这次没有反对,居然豪气勃发地带头附和我的建议。

  我撒开狮子弹丸化成无sè无形的剑球屏障,与其他四人飞向光明塔。门户阵法已破,洞府残余的内法阵只够护持到塔壁。一百个呼吸内,我们几乎是贴着塔从第六重螺旋飞上十二重。

  期间剑屏受了两下沉重的撞击,随之有两声惨呼。在第十一重塔处,从我无形剑屏的上方掉下一只裂成百千块的花斑大蜘蛛。在剑屏下方则有残断的绿水龙肢体坠下水。两个莽撞出击的金丹中层妖怪倏忽死了。

  “无聊得很。本来那只绿水龙变幻了体sè,从第七重塔攀上来,要吐黏液束缚你们。那只大蜘蛛则变化体sè,在上面铺了网守株待人。我本来听见他们动静不说,想看看戏。你倒开了九个隐形的剑丸暗算他们,反而不好玩了。”

  地藏狮子晃了下他的通风耳朵。

  “你这个jiān兽。”胡敬德谩骂。

  “我只是纯良无害的自卫,是他们脑热先撞上来。”我取风水罗盘从容在第十二重塔盘旋勘察阵法弱处,却再没有妖怪出来拦截。

  第一百三十个呼吸时,我悬空止住,九枚弹丸由隐化显,像一串链子似地收回我手。我回想轰离蟹将吸摄力的那击,把都天神煞灌入第一枚弹丸内,第一枚打第二枚,第二打第三枚,如是连续传递与增幅都天神煞到第九枚弹丸。

  “轰”地一下。第十二重塔的东方震位凹进去一个两人阔的窟窿!砖石纷飞,每块砖上都镶刻着符文,不知道耗了多少修士心血。

  急电从我身边掠过,波纹光晕从塔内shè出,樊无解已团身入塔解决本重塔内金丹。随即胡敬德祭出豹尾鞭也抢入十二重塔。地藏的躯壳太大,卡在窟窿十几个呼吸,不得不盈缩成小犬大小蹦进塔里。等我和翩翩入塔,三个披黑斗篷的人类金丹已经伏尸倒地。黑衣的左胸处都有一枚金月牙图纹,金月牙下还有几条火焰似的尾巴纹样。二人四尾,一人五尾。

  “他们是拜月教的死忠。拜月教的阶序按尾分,五尾是资历深的金丹、四尾是资历浅的金丹,类比宗门就是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地藏狮子告诉我们。

  “那最高几尾,妖族大圣和魔教长老又算几尾?”我问。

  “最高是教主,也就是明王,九尾。大圣是八尾,长老是七尾,长老补是六尾,自然非元婴者不能担当。拜月教的大人物能调遣随心的也就是五尾下的教徒。”

  “怎么听上去像九尾狐的后裔呢?”翩翩好奇。

  地藏汪汪一叫,“本来就是文明纪狐狸jing们折腾出来的社团呗,不过后来与时俱进,变化成一个全和狐狸意志无关的庞然大物罢了。”

  “咣咣。咣咣。”

  我们说话间,胡敬德的豹尾鞭再次被他的真气充盈成重锤,与第十一重塔冲上来的持锤金丹妖互相碰撞。十下交锋,胡敬德被震开到塔内壁上,一只野猪头金盔妖从下方唯一的螺旋塔道上冒出头来。

  “扑。”

  樊无解的短剑百无禁忌直扎入金盔野猪妖的太阳穴,然后涟漪剑一个圆斩切开他的首级,尸身反跌下去。

  下方的小妖乱叫。我们在二百个呼吸内不是逐层攻取,而是直达首脑,妖军的能人都堆叠在下方,有胡敬德的鞭和樊无解的剑,他们仓猝无法上来。

  翩翩指十二重塔的八小门,

  “现在护塔阵法是废了。妖怪们从塔道冲不上来,会从这八个方向攻上来的。”我点首掷出九枚狮子弹丸。弹丸急速绕着八门转圈,剑光成了九条围住塔一周防御的金线。

  翩翩取两枚名利圈在手,从螺旋塔道往第十三重塔跑。塔顶尖的光芒如水注下,青衣少女一圈护体,一圈罩光。就像容器囊水一样,把光芒不断地收束入圈内。只是名利圈这个容器无穷无尽,塔顶尖的光似乎也是无穷无尽的。

  塔外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呼,果然有金丹妖从上方飞上,八面攻塔。不过有弹丸连斩蜘蛛妖和绿水龙的前车之鉴,来敌只是负伤,没有殒命。一会儿八小门外就静了下来。他们不敢欺进。

  樊无解和胡敬德防守的塔道却喧闹起来,地藏狮子也加入了他们的战团。下方的群妖让开,羚角妖从十一重塔上了塔道。他的铁蹄子触上胡敬德的豹尾鞭,一下就弹开黑面汉子;另一个蹄子和疾雷撞来第地藏狮子一碰,两头妖怪都摇摇晃晃退开。地藏狮子一屁股坐倒在塔,震出一个小坑,汪汪着爬不起来。羚角妖一聚气,第二次攀上。樊无解的涟漪剑光泼出。羚角妖咩咩乱叫,通体白毛如针竖起,千万细毛向涟漪激shè!

  光华一黯,长剑落地。我心中一惊。这样的剑宗道胎怎么会放弃xing命一般的神剑!樊无解冷哼着后退,原来持剑之臂上尽扎着赤血之针,有千百之多,极有灵xing(魔xing)地往他肌肤下的骨髓穴窍钻。针出羊体,噬金丹血!

  他盘膝凝神,在用真元驱针。

  羚角妖傻笑,银丝细针蜂群般地涌向我这层塔。

  我念头一动,从守塔八门的九弹丸中分出四枚绕着羚角妖急转,不让他魔xing的针蔓延。为了驱遣弹丸赶上羚角妖灵xing魔针的轨迹,我的神念急剧消耗。十二重塔道上面的翩翩有所进展,如水的光芒缺出一角,比狗洞略小。大概变成小犬的地藏能够钻进去。可惜这家伙在这要紧关头动不了。

  我抚摸了下自己臂上的三枚令咒。

  忽然,八门外塔响起一声。我心一讶,塔中妖魔竟然还能能人可以趁虚而入!我手一挥,外围五枚弹丸正要分出御敌。

  那人已经擒住我的手,

  “原师弟,我奉文侯之命来助你。我师清薇还命我捎一道摘星符给翩翩。”

  我松了口气,原来是梅芜城。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