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790.785·【回归篇·之四】·210

小说: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作者:飞樱 更新时间:2018-06-05 12:52:33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防盗章,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未达到的话请静待3小时哦  第一天遇到手冢的时候,柳泉作出和之前的两星期完全没什么不一样的神情——很惊讶、又带着一点微妙的愉快——随口告诉他“下午没有课所以打算提早来练习一下”,然后跟他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继续闷头开练,从头到尾一副刻苦努力貌,全副注意力都停留在对面的发球机(大雾!)上。

  当然偶尔在她停下来休息或者擦汗的时候,视线会偶然(?)地与手冢的目光在半空碰上,于是她就随意笑笑算是打招呼,然后继续转过头去认真练习——完全是一副专注训练、心无旁骛的模样。

  第二天她特意选择了翘第二堂课——于是她到达网球场的时间比前一天要晚大约一个多小时。借口依旧是“今天下午只有一堂课所以上完课我就跑出来了”。之后也仍然是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认真度在练习。

  不过经过了近两个月拼命操练之后,信雅妹子这副本来就曾经进厂大修过的躯壳难免不那么给力,所以柳泉偶尔会在停下来擦汗或者喝水的时候捶一下肩膀或者腰,露出一点“哎呦好酸痛不过我能忍!”的表情;但是即使这样,她也顽强地撑住了完全不叫苦,之后还继续若无其事地走回球场训练——以前为了体育高考而疯狂练习八百米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玩命过!为了追汉子……不,补bug而拼成这样,真是值得给一个勇气奖好吗!

  第三天她虽然更晚到达球场——理由是“今天下午排满了课啊啊真可恶”——不过她祭出了久未登场过的辅助道具[冰袋]。然后在休息间隙里面无表情地把巨大的冰袋用绷带一圈圈缠在右肩和后腰的位置上,偶尔在姿势发生改变的时候皱眉、倒吸一口气,但仍然只字不提自己那著名(?!)的双重伤势(什么鬼!)。

  第四天手冢似乎有事没来。于是柳泉愉快地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节奏,慢悠悠地以接发球练习来轻松刷了一阵子数值。当然,最后不忘仍然捆绑冰袋——除去肩腰两处确实已经达到了能够承受的极限之外,她也打算刷一刷舆论氛围呢。

  什么?你问为什么要刷舆论导向?要知道,有的时候,别人的议论——比如“瞧那个女孩子就这么拼命练习了一个多月呢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她的肩上和腰上总是缠着冰袋呢有几天没有用冰袋还以为她的伤势好了原来只是在逞强吗”、“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露出疼痛的表情啊真是倔强呢”、“这么努力到底是为什么呢好像也不是很有名的选手啊”——对于重要攻略人物的好感度来说,才有双倍的杀伤力啊。

  第五天恰逢周末。柳泉一大早就去了——假期的一清早还要早起赶着刷重要事件,这种敬业精神也是没谁了吧——然后作为一个敬业的玛丽苏,她很认真地严格遵守着每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必须停下来休息的原则,坐在场边喝水擦汗缠冰袋的时候,也没有掩饰自己的一脸疲色。

  ……每天又是玩命学习COS学霸又是玩命训练COS网球大拿,这么辛苦的日程完全不像是一个玛丽苏会有的啊。为什么人家原作主角就可以天生附带金手指,扫尽本作小帅哥,而她这个顶包的就必须苦哈哈地把一篇白富美的苏爽文玩成贫穷小人物的种田升级流呢……

  一边在心底悻悻地吐着槽,柳泉一边用力揉着十分酸痛的右肩。

  她作为玩家,既然占用了信雅妹子的角色和人设,就得同时承担信雅妹子的优势与弱点——当然不像直接在身体上设置足以危及网球生涯的双重伤势那么糟糕,但是各项优缺点简化为数值之后,落在“柳泉信雅”这个人身上,就是体能、耐力值大概都很低下,她玩命刷了近两个月的数值,这才刚刚把自己练到能够应付四五十分钟左右连续训练的程度。

  而且,感觉练习一些比普通攻击更厉害的攻击手段时,就觉得力不从心,击球的角度、时机虽然都自然而然掌握得不错,但力度和使力的方式都令人不甚满意。这当然是信雅妹子原先人设里那两样重伤换算成数值扣减之后,给她带来的副作用。

  柳泉也曾经打算就此问题咨询系统菌,不过系统菌现在又高冷地潜水了,完全不肯吱个一声提示一下。

  ……不想听到它说话的时候,它巴拉巴拉说个没完;真的有正经问题问它的时候,它不是潜水就是一本正经地说什么无为而治!!这辈子能碰上这种系统菌,跟信雅妹子蛇精病的画风还真是相配啊!

  她又完成了四十分钟的一场训练,正在像个老旧的蒸汽火车头一样坐在场边的椅子里一边重重喘息、一边带着点恼火的表情用力捶自己右肩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了?肩伤发作了吗?!”

  柳泉捶肩的动作一顿,然后脸上的表情乍然缓和下来,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回过头打了声招呼。

  “你好,手冢君。”

  ……正好避免了正面回答他提出的这个问题。

  “你好。”手冢应了一声,目光重新落到她的右肩上——因为刚刚坐下来没有多久,所以柳泉并没有在那里绑冰袋,不过她一副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大概能够说明很多问题吧,因此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原先的话。

  “你的肩伤……”

  “哦,说起来……!”柳泉竭力用一种非常活泼健气的语调,貌似轻松地岔开了他的问题。

  “我倒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