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难从命 第210章 按计划抓人(二)

小说:庶难从命 作者:胭脂若 更新时间:2019-11-09 09:32:52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陈菀菀几乎是一夜未眠的,她翻着身子,眼睛睁开,看着窗外已经快成圆形的月亮,心里却是毫无一丝的睡意,如果今天晚上那些人还没有出现,那么计划就真的功亏一篑了啊!

  院子里的公鸡叫了三声,陈菀菀就已经起身,打开门窗,看着对面起来的风铃,和自己一样的黑眼圈,分明也是担心了一夜没有睡好,两人的目光对视,皆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凌风还没有派人来?”陈菀菀问道,眼眸里有些担忧。

  风铃刚想点头,看着那从院墙上跃下来的人,惊喜的说道,“来了!”

  来的还是昨日的下属,恭敬地朝陈菀菀请安以后,将信物递了上来,待陈菀菀确认以后,方才开口回禀着,“三小姐,昨天晚上果然如小姐所说有一伙人试图救走阿红,不过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就等小姐您前去处置呢!”那人说道,“至于纪无情,她昨天晚上并没有任何动静!”

  “昨天晚上试图救走阿红的有几人?”陈菀菀问道。

  那人回忆着,“六人!”

  “很好,将人给我看好了,等我去审问!”陈菀菀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至于纪无情,不用继续跟着了,让他们撤吧,回去好好休息,辛苦了一个晚上了!”

  “那明天晚上裁决阿红……”

  “会有人动手的,轮不到我们。”陈菀菀想了想,“你将钥匙给我吧,我一会儿去看看阿红!”

  那下属恭敬地将钥匙给了陈菀菀,也不多问,转身离开。

  当陈菀菀再一次站在老宅前,看着昏昏沉沉的阿红,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只过了不过几天,她面上得意神色全都已经消失不见,想来是凌风和她说了些什么。

  看到陈菀菀,她眼中的悲伤立刻化作愤怒,踉跄着步子走了过来,双手的指甲抠进肉里,鲜血顺着手掌的纹路往外淌着,“陈菀菀,你卑鄙!你利用我的消息到底要做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啊!”

  陈菀菀勾了勾唇,对于她的话不可置否,“阿红,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是敌对的,难道你真的还在那里以为我会养着你,给你吃喝吗?”

  陈菀菀的话仿佛是锐利的剑刃刺得阿红心疼,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话并没有说错,她本来就是她的人质,这是毋庸置疑的!

  “陈菀菀,你干脆杀了我好了!”似乎是在害怕着,阿红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想死啊,你放心,明天晚上月圆之夜会让你如愿的!”风铃接口吐槽着。

  “你在害怕?”陈菀菀眯了眯眼,唇角挂着一丝薄冷的笑,“你是在害怕着自己就要死了还是在恐惧你的主人并不会过来救你!”

  陈菀菀将钥匙拿了出来,“阿红,想赌一把吗?如果纪无情是真的来救你,我就会放你们走,如果她是来杀你,那么我无能为力,但是,我要你写一封关于她的情报放在身上,如果不能离开,你失败了我要知道那些秘密!”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阿红咬了咬牙,眼眸里带着愤怒。

  陈菀菀也不恼怒,径自看着她,眼睛里始终是一片镇静。

  “打不打赌取决于你自己,我是不会勉强的!”陈菀菀淡淡的开口,话语里一片平静。

  阿红咬着下唇,凌风的防卫她是见过的,如果主人真的来救她的话……她抿着下唇,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如果主人真的出现的话,我要你答应我放我们离开!”

  “没问题!”陈菀菀开口说道。

  回去的路上,风铃坐在马车里一直沉默着,跟以往的形象很不相同。陈菀菀看着她默默地低着头郁郁寡欢的模样,勾了勾唇角,轻轻地出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觉得阿红不值,你想要她认清楚纪无情放弃她,只不过是你想的,她却并不这样想,有些事情是不到绝路不会回头的。”

  “可是她也不过是被蒙骗的人而已啊!”风铃抬起头,她有家仇,有愤怒,可是却一直被轩辕翼保护的太好,并不太信任世界上的冷漠。

  “好,我给她一个机会,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陈菀菀算是妥协,也是为了让风铃看清楚这残酷的现实。

  听罢陈菀菀的话,风铃的面上才有了兴奋的神色,一会儿,马车上又充满了她的欢声笑语。

  何府。

  何文远听罢家丁的禀告,一路小跑着到了大门口,果然看见纪无情站在门前,她单薄的身体和楚楚可怜的面孔都仿佛是寒风中娇弱的花儿,一吹就会倒下似的。

  “纪小姐,您终于肯来找我了啊!快进来,进来啊!”何文远激动的说着,就要去拉纪无情的衣袖,离得近了看到她红肿的双眼,心里一阵揪心的疼,他素来怜惜美人儿,见到她的模样,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是谁欺负你了吗?告诉我,我定要他好看!”

  他这么一说反而是激起了纪无情心里的伤心事一般,她“嘤嘤”的哭了起来,和何文远离的很近,何文远甚至可以闻到她衣服上的香味儿,心神泛起一阵涟漪。

  “我今天给姨母买了簪子回来,走到路口,突然被人抢了去……”言罢,又是一阵哭泣。

  “我再买一件送你就是了,你等我去取了银票来!”何文远一听她的原因,心里越发的觉得她的可爱,更加怜悯。

  “不,我就要我买的那件孤品,何公子,你让人帮我找找,好吗?”纪无情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那般娇嗔的小女子模样根本就让何文远生不出拒绝来。

  “好,在哪里,我带人去找!”尽管已经天黑,夜幕即将拉开,何文远也是坚定的点头,见纪无情破涕为笑,才算是松懈了下来。

  纪无情将他们带到巷子里,观察着巷子里的动静,果然看到集市上出现了一些太过可疑的人,她心里默默的记下了那些人的装扮,待到故意让何文远将簪子帮自己找到以后,待到集市上已经重新的安静下来以后才再一次出现。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