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女子

小说:神级奶爸 作者:单王张 更新时间:2019-05-16 05:36:3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你这个宝物是从哪弄来的?”言尘问道。

  这东西可是很少见的,更何况还是四阶灵宝。

  “我用三颗六阶宝石跟香江那谁,方宗师那换的。”叶龙渊说道。

  “你还真是……”言尘一阵无语。

  “我去看看情况,你们在这里等下。”

  叶龙渊开始向上挖。

  还没到地表,便感受到上方滔天又密集的能量波动。

  “卧槽。”

  当叶龙渊露头时,吓了一跳。

  正处于一个山坡,但没想到这里是交战的中心地带,战火纷飞,刚露头,便看到万千机械打出的火光,正覆盖这一片地带。

  嗖!

  叶龙渊二话不说,脑袋一缩,快速下去。

  “找到方向了,向左三十度,一直挖就能到。”

  叶龙渊再度动作起来,快速挖坑。

  “等等!有动静!”

  言尘脸色一变,赶忙让叶龙渊停止动作。

  在这个很深的地底,传出了震动的声响。

  声音愈发剧烈,仿佛近在耳边。

  “是什么?”

  苏北木眉头皱起。

  灵识竟感应不到东西的存在,然而震动的频率,却越来越高。

  “难道是地下防御力量?”

  言尘猜测的话语声刚刚落下。

  “不、不是,你们看那里。”

  叶龙渊瞪大眼睛,指了指两人背后的方向。

  唰唰!

  同时转头,只见一片钢铁正在他们身后五米的坑洞呼啸而过,规模庞大,足足十秒钟,钢铁物才过去。

  “过去看看。”

  三人身形一动,来到前方。

  却突然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巨大坑洞,横现眼前。

  刚刚路过的,正是一个推土机一样的东西,或者叫做挖坑机械。

  在机器后方,有着很多钢铁巨兽,大军压境!

  “他们想要绕道后方?”

  “这……这么大的规模,一定会给队伍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好吓人,叶师弟,不只你会挖洞,看看人家,省事多了。”言尘的面部肌肉略微颤抖。

  谁知叶龙渊却丝毫不在意

  “呵呵,机械挖坑是没有灵魂的。”

  “等等,我们顺着大坑洞,是不是能到敌人的城中?”苏北木突然说道。

  “应该不会吧?万一这些机械巨兽失败,敌人顺着坑洞去了城市,造成的混乱也会很大,他们肯定有所防备。”言尘说道。

  “即便如此,这个方向,也能走到距离城市很近,我们顺着坑洞飞过去?”叶龙渊说道“反正有战神披风。”

  “可以一试。”言尘点头。

  “我们是从云影天而来,这个消息要不要通知上面一声?”苏北木略微犹豫,说道“张寒阳他们也是云影天的联盟,如果输了,出了事,我们不说能不能回地球,就算回去,下次出来也是个问题。”

  “的确是这样,张寒阳,张木,陈常青……算了,我上去通知下。”

  言尘当机立断,身形顺着叶龙渊刚刚挖出来的坑洞,快速向上而去,到达顶端时,坑洞上方已经被巨石横压。

  但这难不倒言尘,砸出个缺口后,言尘运转灵魂秘术,将消息通知云影天一方。

  “消息真假?”

  “不管了,先通知上头再说。”

  数位元婴微微一愣,在紧凑的攻击中,他们通知了上司。

  对于这些,言尘没有理会,他们三人在战场上,根本不能左右战局。

  “走吧。”

  三人盖着斗篷,偷偷的在大坑洞上方飞行,速度很慢。

  也很心惊肉跳。

  生怕下面的机器发现什么。

  刚刚走出两分钟。

  轰隆隆……

  坑洞最前方,挖坑的机械,突然绽放火光。

  战斗打响!

  叶龙渊他们知道,自己告知的消息管用了。

  丝毫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直接向里而行,渐渐地,他们看到了敌人修仙者的身影。

  一支小队,正快速飞过去。

  吓得叶龙渊几人立马屏住呼吸,身体贴在墙面上一动不动。

  “好像距离很近了。”

  “挖出去看看。”

  三人决定上地表看一眼。

  叶龙渊刚要有所动作。

  嗖!

  一道人影快速飞来。

  吓得三人一阵冷汗。

  看那个人的气势,最起码也在元婴前期,或许还是元婴中期的强者。

  如果发现他们,那就凉凉了。

  贴在墙面上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停止了。

  饶是如此,那位元婴修士路过时。

  眉头突然一抬,目光凌厉的看向这边。

  咯噔!

  完了!

  叶龙渊,言尘,苏北木脸色大变。

  随之漏出凶芒。

  都不是善茬,不可能无动于衷。

  正有最坏的打算时。

  那人眉头舒缓开来,继续向前飞去。

  吱吱吱……

  一只老鼠,从叶龙渊上方三米,漏出脑袋,打量几眼,一溜烟走了。

  呼、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时才发现心脏跳动的程度是有多剧烈。

  “真是危险。”

  “快走吧。”

  “被发现就完了。”

  叶龙渊小心翼翼的刨坑,当离开数十米后,速度才快了起来,向上而去。

  咔嚓!

  竟然挖到了一块基石。

  “建筑?”

  “顺着边缘挖。”

  于是叶龙渊横向挖去,在基石的边缘,终于找到了通往地表的路,当露头的时候。

  “出来了!”

  “是城中。”

  “这是谁的后花园?”

  四处看了几眼,正处于城外附近,仿佛是小镇一般,他们的位置是一处宅院的后园里,有假山,有流水,还有个小水池,仔细一看,里面竟有个正在沐浴的女子。

  长发飘飘,背对着叶龙渊这边的方向。

  “卧槽,别挤,有人在洗澡。”

  叶龙渊传音给两人。

  “什么?你没被人看到吧?”下面的言尘吓了一跳。

  “没,背对着我们呢,我看到方向了,下去继续挖吧。”

  叶龙渊这时候哪里对什么洗澡的女子感兴趣。

  将脑袋缩回,三人继续下去。

  期间言尘和苏北木,听到叶龙渊嘟囔两声

  “真白啊!”

  “真翘啊。”

  妈的,这货此时还有心思欣赏女子的身材?

  两人颇为无语。

  继续向巨大城堡的方向开挖,一路上小心翼翼,不断跨越各种基石。

  走出十几分钟。

  “等等!”

  言尘脸色一变“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奇怪?”叶龙渊问道。

  “战乱时,这样规模的争斗,怎么还有女子悠闲的洗澡?她不怕战火覆盖这里?”言尘缓缓说道。

  细思极恐。

  一瞬间苏北木和叶龙渊有些头皮发麻。

  “难道她是个强者?”苏北木的眼神向后侧探视,生怕什么人追来。

  “不会吧?她应该没有发现我。”叶龙渊挠了挠头“不管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光脚不怕穿鞋的,反正我们都快要到地方了,就算有困难,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那行,继续挖吧。”言尘犹豫两秒钟,无奈的说道。

  事已至此,犹豫的确没用。

  与此同时。

  在叶龙渊刚刚露头的地方。

  那个清澈的水池中,身形洁白,长发飘飘的女子,突然离开水面。

  犹如出水芙蓉,但没有人欣赏到这一幕画面,她的面孔精致,目光平淡,气息仿佛不在意世间万物的人,或者说有股子冰山女总裁的范儿。

  随手一动,身上穿上个长裙,慵懒的躺在躺椅上,随手拿过旁边茶几上的酒杯,小喝一口。

  “三只老鼠。”

  “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

  “多看一眼,我就杀他,可没有多看,难道我的背影没有魅力?”

  呵,女人。

  “有趣。”

  女子喝了口酒,随意的侧过脸,目光所看着的方向,正是叶龙渊那边刨坑的位置。

  只见她的瞳孔,微微闪烁着一丝红芒,仿佛看透诸多的建筑,正在注视三人。

  “衣装打扮,讲话风格,好像不是海龙星域中人。”

  “他们要去哪?哦,偷东西吗?”

  女子平淡的眸中,竟闪过一丝趣味。

  对于这种前方大战,来后方偷东西的行为,她觉得有点奇怪。

  目光一直在略微移动。

  终于,她的目光定格在圆形最高建筑下方。

  “真的挖透了?”

  “嗯?他手上的戒指竟然是……”

  在她目中漏出奇异色彩时。

  哗啦啦。

  整个人化作成百上千的花瓣,缓缓飘落,但没有落在地上,便消散了。

  仿佛她刚刚没有存在过一样。

  在中心大厦中。

  “到了吗?”

  “买有。”

  “好像快了。”

  “这里简直要憋屈死,希望到地方能成功。”

  “刚才看那些伤者去的地方,我们应该快到了。”

  “有人来了!”

  “他走了。”

  “真的发现不了,叶龙渊,你得到个好宝物啊。”

  “呵呵,那还用说吗?”

  “我们好像到地方了。”

  “真的是。”

  伴随一阵低沉的传音声。

  他们终于来到大厦的宝库。

  要么说比较专业,叶龙渊弄了个长针,扎入墙面,便能感受到房间里的气息。

  终于感受到灵宝。

  “进!”

  苏北木有了用武之地,拿出一块宝石,运转灵识控制。

  哗啦啦!

  一缕缕火苗出现,将周围的墙面直接焚烧出一个洞口。

  “这就是宝库?”

  看到里面的东西,他们顿时间有些发愣。

  “太少了吧?”

  “都什么东西啊,连四阶灵宝都没几个。”

  “白来一趟!真是穷死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赶紧拿。”

  房间里有数个长条的柜子,每个柜子上都摆放着灵药草。

  大致都是三阶,还有少数四阶。

  没看到二阶和一阶,显然运气还不错,来到的是这边比较上档次的宝库中。

  嗖嗖嗖嗖!

  快速将这些宝物收入空间戒指。

  逐渐向里而行。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什么东西?

  咕嘟……

  “我、草?”

  看到说话的,竟是柜子最前方的一株两米高的树,突然口吐人言,再仔细一看,树的轮廓逐渐发生变化,变成一位老者。

  这、这是有人在这里修行?

  能伪装成树?这是什么秘法?坑人不眨眼啊!

  言尘反应很快,趁着对方一开始变化时候,便将后侧的坑洞伪装成墙面,没有太大的异常。

  他在赌,赌对方刚刚修行时,对外界的感应模糊!

  “咳。”

  言尘轻咳一声。

  另外两人顿时会意。

  “我们是负责来取灵宝,给阿露咪西大人用。”叶龙渊立马回答“我们是从浩然星而来,隶属于虎符王室蛮王子的人。”

  叶龙渊开始胡咧咧了。

  他知道虎符王室的规模非常大,王子王女无数。

  谁能全都记得清?

  这海龙星域的星球那么多,也不可能都认识吧?

  说完,三人目光紧紧地盯着老者。

  见到那位老者漏出思索的神色时。

  有戏!

  三人感觉到了机会。

  能不能杀了他?

  苏北木和言尘相互给了个眼神儿。

  考虑了不到一秒钟。

  言尘微不可及的摇了下头不要动手。

  对方刚刚修行的秘术,完全看不懂,他的实力,应该是元婴境无疑。

  至于是前期,中期,还是后期,他们不想试,也不敢尝试。

  “蛮王子的全名是什么?”

  老者有些疑惑的问。

  “这个……”

  言尘和苏北木那是一句话都不说。

  三人言,必有失误。

  让叶龙渊一个人来忽悠吧。

  “虎勒蛮王子。”

  叶龙渊感觉冷汗要流淌下来。

  他看到老何手中出现一个仪器,在搜索什么。

  完了!

  “不好意思,虎勒蛮是王女。”老者淡淡回答。

  叶龙渊“???”

  真有这个人?

  还是他在诈我?

  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卧槽啊!

  好像要凉凉。

  “大人,前方战线情况紧迫,不知我们……”

  “阿露咪西是谁?”老者又问。

  “阿露咪西是我们小队的队长。”

  “哦。”

  “那我们?”

  “你们可以放下宝物,然后给自己选择一个体面的死法。”老者好像没有兴趣在说下去,嘴中直接吐出这句话。

  果然不好忽悠啊。

  这破宝库,怎么还有个怪人守护呢?

  只能战斗了!

  “呵呵呵。”

  叶龙渊神色突然展现狂傲

  “我说话你不听,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话间,叶龙渊右手上的戒指,突然变换了形状,由一开始宛如黄金的样子,变成了一颗小巧狼头,狼头的两只眼睛,正散发红色光芒。

  “我本不想杀人,但你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

  叶龙渊目光平淡。

  仿佛真的要动手一般。

  可他的左手,却对身后两人一个劲儿的比划。

  示意

  发动最强攻击,然后赶紧逃。

  正当叶龙渊展现出的戒指有所不同时。

  哗啦啦!

  整个空气都仿佛变得寒冷、凝固。

  气息瞬时间变得压抑,就好像有什么大能者锁住了这里的空间。

  咦?

  老者突然轻咦一声。

  叶龙渊他们还以为是老者要动手。

  刚要展开攻击。

  “禁灵。”

  老者挥一挥衣袖。

  叶龙渊、苏北木,言尘“……”

  一阵懵逼。

  这是什么实力?

  一招秘术,他们竟动弹不得?

  最起码也得有元婴中期了吧?

  妈的,元婴中期来看守这些破烂东西。

  你们讲不讲道理啊!

  一点都不给贼面子的吗?

  属实懵了。

  心中渐凉。

  他们看到,那位老者站了起来,身上淡淡的黑雾缭绕。

  即将出手的样子。

  “我在这里,就是防止一些鼠辈来扰乱宝库,没想到,还真有人来,呵呵呵。”

  老者走到叶龙渊的身前,抬起自己的右手,仿佛是代表了死亡的手指,缓缓按向叶龙渊的额头。

  “怎么办?”

  叶龙渊冷汗横流。

  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正当他脸色迷茫时。

  “等等!”

  从前方门口突然传出一道女子的声音。

  唰!

  老者瞬间停止动作,面色一正,很快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转过身子,拱手“大人。”

  在三人的目光中,只见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缓缓走来。

  她的气场很大,整个宝库都寂静无声,似乎她迈步的声音也不曾有。

  “跟我来。”

  女子走到一半,淡淡的看了眼三人,身上的捆锁之力消散。

  “大人,他们拿了不少……”

  “嗯?”女子用鼻音质问了声。

  老者脸色一白,仿佛受到什么攻击,赶忙躬身,向后退了一米,头也不抬一下。

  咯噔!

  叶龙渊他们欲哭无泪。

  这老者,他们都对付不了,结果又来了个boss?

  还让不让人活命了?

  “大人。”

  走到近前,叶龙渊漏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妈的。

  这一头长发好眼熟啊。

  仔细一想。

  那不是被自己看了后背的沐浴女子?

  彻底完了。

  叶龙渊真的要哭出来了。

  看的苏北木和言尘,都有些奇怪。

  叶龙渊的表情是什么含义呢?有些看不懂。

  走出房间后。

  一路跟着女子,在长长的走廊向右而行。

  走廊中的人并不多,走了十分钟,只遇到了两人。

  无一例外,那两人见到女子,赶忙站在原地,弓着身子,直到走远,才敢抬头离开。

  好大的牌面!

  她到底是谁?

  几人觉得身份和地位肯定惊人。

  这十分钟,女子一言不发。

  略微低头,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

  连路过那几个人的招呼声,她都丝毫不理睬。

  终于,从尽头走出去。

  是一个圆形小平台,正面的方向,不远处是一座大山,乌云大雾缭绕,若隐若现,景色宜人。

  战火纷飞之际,她很悠闲。

  难道真的不在意这里的输赢?

  三人在后面,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为啥,咱也不敢问。

  就这样,站了整整半个小时。

  女子看着前方景色,目光迷离。

  明显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

  蓦地,她开了口“你们来自于哪?”

  “来自于……”

  “说实话。”女子淡淡说道。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