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不知他名姓 第1077章 独酌(154)退一步便是步步皆退满盘皆输

小说:尚不知他名姓 作者:吃碗大锅粥 更新时间:2019-12-18 19:26:00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像是将金舀子融化了一般的晃耀金光,将水底照耀的纤毫毕现。失去了所有防护的那一团黑色的乱根,在金光之下无所遁形,只是仍紧紧蜷缩着,不停地往淤泥中蠕动着,想要将自己掩藏进淤泥之中,借着泥水遁形而去。

  少年看了江月心一眼。

  江月心立马会意,抬手一挥,悬立水中如定的冰晶碎屑,忽然聚起,就像是被无形的飓风裹挟了,瞬间拧成了环环相扣的螺旋形,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那乱根四周,将其团团围困住,简直就像是给那团乱根筑成了一圈坚固的冰墙!

  几乎就在冰墙筑成的同时,那少年早变化手诀,对准了金光的中心,高声喝道:“刃霜断玉!”

  此言既出,广布水底的金光登时收紧,散布各处的光芒收敛复归一处,竟在那团乱根顶上凝出一柄长剑的形状!

  江月心看那长剑,除了遍体金灿的好颜色,像极了少年珍藏不愿使用的莫为剑,一样的似秋水初凝,而且许是因为金光耀目的缘故,这柄金色的长剑更加多了几分凌厉的逼人气势,颇有些跋扈不羁的嚣张。

  金色长剑的锋刃却在金光之下泛出白亮的毫光出来,那一圈毫光细密而刺目,湛然如霜,森森寒意不受金光影响的,从这柄长剑的剑尖渗出,拉长,对准了剑尖下的黑色乱根,笔直的,重重刺下!

  黑色的乱根团感觉到了危险,它拼命地蠕动着身体,想要钻进泥中,躲避刺杀。可是叫它失望的是,江月心的寒气冰晶所筑的高墙不仅围拦了它向旁侧的突围,竟也深入到了地下,从下方结结实实地阻隔了它想地遁的念头。

  那一团乱线般的黑色根团几乎绝望了,它有些疯癫地在冰晶的囚笼内胡乱左冲右突着,用自己的身体狠砸着坚固如钢铁的冰墙,也妄图用自己惊蜂般的移动速度令长剑失了准头。

  然而,这黑色的根团又一次希望落空了。长剑虽然剑身修长,看似只能瞄准一点,但是别忘了,这长剑并非真正长剑,而是以金舀子为基础,由术法造出的,岂会以其外形而受到限制?

  长剑剑尖依旧犀利,可是打击范围却宽阔的无法想象。无论那黑色的根团蹿到哪边,长剑都能将它牢牢锁定,并且将锋利如针的剑尖准确无误地对准这黑色根团的正中心!

  那黑色根团见势不妙,就地打个滚,也不怕冷,就紧贴在了冰墙之上,瞬时便从根团内里伸出了无数的黑色细丝,仿佛有生命的蛛网一般,沿着冰墙攀援而上,眨眼之间,那些细丝便已经爬攀上了冰墙的中部。

  既然无法从地下泥中遁去,就想要从顶上越狱而出!

  可是,无论那些细丝攀到了多高的地方,它的根源还是在那黑色的根团之中。

  长剑剑尖寒光一闪,再无迟疑,倏地刺下,丝滑无声,穿透了黑色根团,深深没入了地下,几乎直至剑柄!

  霎时,一股股的黑水顿时从乱线般的根团内喷涌而出,臭秽而粘滞。与此同时,攀援上冰墙的细丝像是被火烤了似的立刻枯萎掉落下来。

  黑色的根团几乎被它自己的黑水给泡了起来,但在金光的照耀下,还是能看得出,这根脉急剧缩小,就好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般。

  少年一个跟头翻进了冰墙,双说握紧了剑柄,将自己身体的重量都按在了长剑之上,轻轻的,却是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说道:“最重要,最原初的根还藏在更深的地方,是不是?可是我告诉你,我现在只要再用一分力,不管你将自己的原初之根藏在了何处,我都可以一剑结果了。”

  “可你现在并没有这么做。”伴着一串气泡,有阴沉的声音从黑水之内冒了出来,冷冷的像是毒蛇啃噬着人的枯骨:“有什么话想问我?”

  “你心里清楚。”少年惜字如金。

  “呵呵……”那阴冷的声音轻笑几声,道:“你这样子,可有一丝一毫的要跟人打听事情的礼貌吗?”

  少年紧握这剑柄,道:“你现在根本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是吗?”根脉的声音却听不出丝毫的受制于人的感觉:“既然不能杀价,那我总能问问价格吧?我要是配合你,能得到什么?若是不配合你,你又要怎样待我?”

  少年的眉眼被额前乱发遮住了,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他沉声道:“告诉我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根脉的阴冷之声略带了些自嘲的笑意,道:“你不回答我。可见,我就算是有问必答,也未必落得什么好下场。”

  少年深吸一口气,道:“你行事诡谲,伤人及生灵无数,我断是不能轻易放你走的。如果你一意抵抗不思悔改,我只能将你就此毙之!但如果你愿意就此放下屠刀,静心修习,我可以留你灵息,并将你送至一处清净之所,保你无虞。”

  “切!”根脉似是在鼻孔里讥诮一声,道:“就这?好像还是多大的慷慨似的,不过是将我囚了起来罢了,你觉得我愿意受此之辱吗?”

  “我希望仔细想想。”少年声音不大,话却说的极为真挚:“你能有此灵息,想来也经历了无数的风霜,也是不易,如果就此气散形灭,的确可惜……而且,你既然知我甚多,应该也是我的旧识了,我也不愿你……”

  “你别整这些没用的,”没等少年说完,那根脉就生硬地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想从我这里套话,就得拿出等价的报酬来。”

  “你有没有搞错?你现在是受制于人,竟然还敢这样大摇大摆地地讲条件?”江月心忽然从冰墙内现了身,站到了少年身后,义愤填膺道:“一剑结果了它了事,还跟它啰嗦什么?”

  无论冰墙还是潭水,于水人江月心来说,几乎就算是他本人的本体了,因此他不仅能自由穿梭到各处,更是将那少年与根脉的话听了个一字不漏。

  在水人看来,那少年对这团根脉实在是太客气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让这一团污糟都被人戳成了串都还这样嚣张!

  江月心越想越觉得咽不下那口气,遂劝那少年道:“这东西阴险狡诈,留下它绝对是个祸患,我劝你还是早点结果了它罢!”

  少年手指张开又合拢,将剑柄又握了握,却始终没能按将下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