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一十三章 阻拦

小说:清宫熹妃传 作者:解语 更新时间:2019-03-20 13:13:24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我不让香菊跟着,是因为听到她这几日有些咳嗽,所以借故让她离开,与温玉一事根本就没有关系。”说着,她再次朝弘历道:“皇上,您看看温玉,她小小年纪却要承受死亡之痛,害她的凶手却安然无事,您对得起温玉吗?对得起臣妾吗?”

  弘历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良久,他冷厉的目光落在夏晴身上,寒声道:“惠嫔,你可知罪?”

  夏晴脸色苍白地道:“皇上这么说,就是相信魏静萱的话,认定是臣妾害死温玉?”

  弘历面无表情地道:“朕也不想信,但夏晴,你告诉朕,朕该如何信你?你告诉朕!”最后一句话,已是近乎咆哮,显然是将从刚才起就一直压抑在心里的怒意发泄了出来。

  夏晴忍着心中的痛意,道:“魏静萱存心算计臣妾,试问臣妾又怎么挑得出她的错来。您现在说这样的话,说明您已经信了魏静萱的话,认定温玉是臣妾所杀!”

  弘历上前一步,冷声道:“你是永瑆的额娘,朕实在不愿如此想你,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要朕如何再相信你?!”

  夏晴怔怔地看着他,忽地笑了起来,悲声道:“罢了,有心算无心,臣妾这一次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弘历面色阴沉地道:“这么说来,你是承认害死温玉之事了?”

  夏晴摇头道:“臣妾没有做过的事情,绝对不会承认,臣妾只是说,自己这一次输给了魏静萱。”如此说着,她走到魏静萱面前,寒声道:“魏静萱,你真是好本事,我处处提防着你,却还是着了你的当,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说到此处,她自嘲地笑道:“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你连自己女儿都狠得下心杀害,简直比畜生还不如,你死之后,一定会下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魏静萱眸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面上则是痛恨地道:“害死温玉的人是你,该下地狱的那个人也是你,夏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我不需要你原谅,不需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夏晴神色有些怪,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令魏静萱心底发怵,下意识地想要退开,然脚步刚一挪动,夏晴就死死拉住她的胳膊,令她无法离开。

  魏静萱慌声道:“你想做什么?”

  夏晴知道,自己着魏静萱的当,今日是避不过这个祸了,不过要死,她也要拉着魏静萱垫背,绝不会让这个恶女人继续活下去。

  魏静萱看到了夏晴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越发慌张,使劲挥开夏晴的手,连温玉的尸体也不小心摔在了地上,但夏晴拉得很紧,怎么也挣不开!

  “夏晴,你还不赶紧松开!”对于弘历的喝斥,夏晴充耳不闻,只死死拉着魏静萱,然后抬手摸到了发间的簪子。

  愉妃临死前,利用簪子行刺,布下令魏静萱复起之局,她今日就用簪子杀了魏静萱,一命换一命,看魏静萱以后还如何害人!

  就在簪子即将从发间拔下之时,她的手突然被人拉住,却是瑕月,后者低声道:“惠嫔,不要乱来!”

  夏晴怆然一笑道:“娘娘,臣妾死后,还请您替臣妾照顾永瑆,不要让他受了别人的欺负。还有,这些年来,臣妾很感激您的照顾,长姐那边……请您代臣妾与她说一声,让她不太难过。”

  “你在胡说什么,听本宫的话,放开魏贵人。本宫会一力保你,不会有事的。”面对瑕月的言语,夏晴摇头道:“不必了,这一次是臣妾自己大意,着了魏静萱的当,娘娘不必再为臣妾费心,至于魏静萱……她以后也害不了您了。”说着,她压低了声音道:“这也是臣妾唯一能为娘娘做的了。”

  瑕月脸色一沉,厉声道:“本宫不需要你做什么,总之你现在听本宫的话,立刻放手!”

  夏晴一怔,旋即激动地道:“不放,臣妾不会放过她的,要死就一起死,这种人,活着只会害人!”

  “你若不放,本宫也不放手。”见夏晴咬着唇不说话,瑕月再次道:“本宫再说一次,放手!”

  听得这话,夏晴终于缓缓放开了手,魏静萱一得了自由,赶紧抱起温玉退到弘历身后,在其眼中有着明显的慌乱。

  魏静萱很清楚,刚才若不是瑕月及时阻止,她这会儿很可能已经死了,夏晴知道自己逃不过谋害皇嗣的罪名,所以就想趁这个机会杀了她,这个女人真是恶毒得紧。

  若让人知道,一个刚刚害死自己女儿的人,说别人恶毒,非得百般唾弃不可,魏静萱……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任何人。

  夏晴死死盯着从弘历背后探出头来的魏静萱,眸中充满了不甘,她怎么也不明白,瑕月为何要拦着她,明明这一次她有把握可以置魏静萱于死地的。

  在夏晴不解之时,瑕月已是朝弘历端然一礼,道:“皇上,臣妾知道,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惠嫔,认为是她害死了小公主,但臣妾与惠嫔相识多年,臣妾清楚她的为人,她是万万不会做出此事的,还请皇上莫要听信魏贵人一面之词,治罪惠嫔!”

  魏静萱连忙道:“皇上,这不是臣妾一面之词,而是事实,温玉就是惠嫔所害,皇贵妃分明就是刻意坦护,想要保下惠嫔。”

  瑕月看了魏静萱一眼,道:“皇上,臣妾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惠嫔是无辜的,但臣妾愿意为她做保,还请皇上相信臣妾,等事情查清楚之后,再行处置之事。”

  魏静萱一脸悲愤地道:“查清楚?只怕是想方设法替惠嫔脱罪吧,皇贵妃,死的那人是皇上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黑白不分地偏帮惠嫔,您心中就不会有不安吗?”

  “不安的应该是那个害死温玉的人。”瑕月冷言说了一句后,对神色阴沉的弘历道:“皇上,您说过会一直相信臣妾的,这一次,求您也相信臣妾,至少给臣妾几日时间,让臣妾可以查清楚这件事。”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