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下 第七十二章相对论

小说: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20-06-19 01:20:35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七十二章相对论

  钱谦益双手插在袖筒里瞅着漫天的飞雪已经沉默良久了。

  徐元寿手持茶壶正在往茶杯里加水。

  热气腾腾的水柱冲进茶碗,旋即,便有一股白色的水汽袅袅冒起,很快就消失不见。

  第一遍水徐元寿历来是不喝的,只是为了给茶碗加温,倾倒掉开水之后,他就给茶碗里放了一点茶叶,先是倒了一丁点热水,片刻之后,又往茶碗里添加了两遍水,这才将茶碗装满。

  盖上盖子,不一会又掀开,举起茶碗盖子放在鼻端轻嗅一下满意的对钱谦益道:“虞山先生,还不过来品尝一下这难得一见好茶?”

  钱谦益从亭子外边走进来,也不抖掉身上的积雪,拿起茶碗盖子也嗅了一下道:“兰花香,很难得。”

  徐元寿道:“不知道茶农是怎么炒制出来的,总之,我很喜欢,这一户茶农,就靠这个手艺,俨然成了蓝田的大富之家。”

  钱谦益道:“云昭知道吗?”

  徐元寿皱着眉头道:“他为何要知道?”

  钱谦益平淡的道:“玉山城不是都是他家的吗?”

  徐元寿道:“玉山城是皇城,是蓝田百姓允许云氏长久永远居住在玉山城,管理玉山城,可从来都没说过,这玉山城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云氏所有。”

  钱谦益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徐元寿道:“尽信书不如无书,当年庄子以为所谓的孝、悌、仁、义、忠、信、贞、廉等等,都是人道毁弃,而人为标榜出来的东西。人皆循道而生,天下井然,何来大盗,何须圣人。

  但是,你看这大明天下,若是没有人力挽狂澜,不知道会生出多少草头王,百姓也不知道要受多久的苦难。

  所以,虞山先生的话差了。”

  钱谦益继续道:“天子有错,有志者当指出君王的过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能提刀纶枪斩天子之头颅,若是如此,天下礼法皆非,人人都有斩天子头颅之意,那么,天下如何能安?”

  徐元寿端起茶碗轻啜一口茶水,看着钱谦益那张有些激愤的面容道:“大明崇祯天子除过多疑,短智之外并无太大过错。

  有错的是士大夫。”

  钱谦益嗤的笑一声道:“何解?”

  徐元寿指着钱谦益道:“东林党争,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本,官员贪婪无度才是大明国体崩塌的原因,士人无耻,才是大明皇帝坐困愁城的原因。”

  钱谦益冷笑一声道:“多年以来,我东林才俊为这个国家呕心沥血,断头者无数,贬官者无数,流放者无数,徐先生如此菲薄我东林人士,是何道理?”

  徐元寿长叹一声道:“量体裁政者是你东林党人,打击异见者是你东林党人,为了反对而反对者是你东林党人,聚敛东南财富绑架皇帝者是你东林党人,甚至,越过皇帝与建奴暗中交涉者也是你东林党人。

  现如今,准备抛弃皇帝,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的依旧是你东林党人。

  虞山先生,此时为翻天覆地之时,若你们再以为只要首鼠两端就能永葆富贵,那么,老夫向你保证,你们一定想错了。

  云昭乃是不世出的英杰,他的雄心之大,之广远超老夫之想象,他绝对不会为了一时之便利,就放任毒瘤依旧存在。

  你也看见了,他不在乎将旧有的世界打的粉碎,他只在意如何建设一个新大明。

  大明已经行将就木,树叶几乎落尽,树上仅有的几片叶子,也大多是黄叶,弃之何惜。”

  钱谦益冷漠的看着徐元寿,对他批驳的话充耳不闻,放下茶杯道:“张炳忠入江西,尸横遍野,大多是读书人,侥幸未死者遁入深山,形同野人,昔日华族,如今零落成泥,任人践踏,云昭可曾扪心自问,可曾有愧?”

  徐元寿笑着摇头道:“杀贼不就是华族的天职吗?我怎么听说,如今的张炳忠麾下有读书人不下两千,这两千人正在南昌为张炳忠筹备登基大典呢。”

  钱谦益冷笑一声道:“生死两难全,舍生取义者也是有的,云昭纵兵驱贼入江西,这等虎狼之心,不愧是盖世枭雄的作为。

  杀人者乃是张炳忠,荼毒江西者也是张炳忠,待得江西大地白茫茫一片的时候,云昭才会派兵继续驱赶张炳忠去荼毒别处吧?

  某家清楚,下一个该是东南大地了吧?”

  徐元寿的手指在桌案上轻轻叩动道:“《白毛女》这出戏虞山先生应该是看过了吧?”

  钱谦益道:“一群戏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