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刃尖兵 第二百零一章战黙

小说:利刃尖兵 作者:拐弯的子弹 更新时间:2017-10-10 11:49:24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所有人准备!”

  “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射击!”

  “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射击!”

  ……

  就在叶枫下达了准备命令之时,所有队员迅速回复。

  “听口令,倒数,三!二!一!”

  “砰砰砰!砰砰砰!”

  “一”字落下,几乎同时响起六声枪响。

  六名为了活命而投降的魔蝎成员等来的不是安全,而是六枚带着天狼所有成员满腔怒火的子弹。

  “咚!咚!咚!咚……”

  六枚带着正义审判力量的子弹瞬间穿透了写几名魔蝎成员的头盔,到这一刻,所有突袭天狼的魔蝎成员全部死亡!不留一个活口!

  缓缓的从地上站起,叶枫的心在这一刻,并没有因为大仇得报而解脱,想到自己故去的战友,叶枫的心就是一阵阵的绞痛。

  如果不是这群该死的佣兵,叶枫他们此时早已经带带着史密斯的钻石合同,踏上了回国的飞机!

  本来天狼成员可以一个不少的回到华夏,但却因为魔蝎佣兵团的无辜出手,而导致了几十名天狼人永远留在了这片大陆,从此阴阳相隔!

  这一战,活下来的天狼队员纷纷掩面而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残酷的战斗,第一次经历战友的生离死别,控制不住内心悲伤而激动的心情也是很正常的。

  唯独叶枫他们几名老兵,只是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似乎是在对牺牲的战友说道:“你们看见了吗?杀害你们的敌人已经被全部干掉了!你们在酒九泉之下,终于可以安息了!”

  三十多个年轻生命,再也无法体验凯旋的荣光和家人的欢聚。

  你们用生命书写辉煌。永远没有轻薄地表白,却用博大诉说着耀眼的刚强。

  铁血之旅,壮志男儿,正气和胆识铸就巍巍长城,庇护祖国母亲以安宁。

  无论在战火纷飞的日子,还是和平笼罩的岁月,是你们,让所有的兄弟姐妹平静地生活着,有了你们,我们的生活没有畏惧。

  不是每一朵花都代表爱情,但是玫瑰做到了。

  不是每一种树都能耐得住严寒,但是松柏做到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甘于奉献,但是军人做到了。

  的确,军人这一称谓,总是和牺牲与奉献连在一起的。他们扎根在荒无人烟的丛林里,跋涉在空气稀薄的高原上,坚守在风寒暑热的哨所中,与野猪为伴,与山鸟为邻,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样的军人有成千上万。

  他们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割舍了人间的亲情,在天涯,在海角,在雪线以上,在荒岛之间,在沙漠戈壁,挺立起他们那庄严肃穆,孤独而美丽的身躯!

  没有军人,就不会有和平,就不会安全!

  没有军人的奉献,就不会有社会和平安宁,就不会有人民的安家乐业;没有军人,就不会有巩固的国防,就不会有我们今天享受的一切安宁。

  作为军人,他们虽身在天涯海角,却心忧祖国和平安定。

  他们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时刻想到华夏民族不可欺,祖国主权不容侵犯。

  他们把一个个哨位、战位、岗位变成侵略者无法逾越的钢铁堡垒。

  一旦国家的主权、安全和统一受到挑战和侵犯,他们将毅然决然,挺身而出,用热血和生命续写新一代精忠报国的胜利华章。

  作为当代军人,天狼突击队员做到了!

  为了国家利益,华夏军人做到了。

  他们用血肉铸就了华夏主权不容侵犯的铁血誓言,用生命诠释了当代军人的担当。

  “回海狼基地!”

  叶枫说了一句不算是命令的话之后,拖着萧条的背影,朝后方走去。

  二十几名天狼成员也跟随着叶枫的脚步,踏上了返回的路。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叶枫他们迎着落日,精疲力竭的回到了海狼基地。

  在半路上,华夏军方的运输机就已经到达了非洲,根据叶枫的汇报,已经将零零散散分布在海狼基地周围的天狼成员尸体全部收集在了海狼基地中。

  因为华夏在非的秘密基地被魔蝎佣兵团摧毁了,所以华夏军方便宣布占领原海狼佣兵团基地,更名为华夏驻非军事补给基地,因为天狼突击队员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和牺牲,所以海狼佣兵基地被证实更名为天狼基地!

  刚到基地,华夏军用运输机六名机组人员迅速联系世界红十字协会,来到天狼基地,对天狼基地中的华夏伤员进行救治。

  “叶枫同志,我是华夏第三军区,第五航空旅,第一飞行大队大队长,第w23967号航班机长钱晔,代号05。”

  远远地看着叶枫带领着天狼突击队员回到天狼基地,钱晔迅速上前。

  叶枫回了一个军礼以后,双眼沧桑地问道:“伤员怎么样了?”

  “八名伤员在国际红十字协会的帮助下,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救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哦,那就好!”

  叶枫近乎麻木的回答了一句,然后走进了天狼基地的大院。

  刚刚走进大门,迎面扑来的就是一排白布,两名运输机乘组人员零时担任护卫,持枪站立在这片白布两边。

  叶枫心中很清楚,这白布下,静静的躺着自己的战友。

  鼻子一酸,叶枫瘫软的坐在地上,悲伤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所有的天狼队员见到这一幕,顿时充上前去,跪倒在地上,抱住白布,双肩剧烈耸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情处。

  战友情,作为世界上最坚固的感情之一,不随着时间流逝,也不随着生命的终结而暗淡,相反,时间越久远,越是经历生死,沉淀下来的,才最浓厚。

  “所有人!起立!”

  接到叶枫悲痛语气发出来的指令,所有天狼队员立即擦干眼泪,血红着双眼起身,在兄弟的遗体面前列队。

  “脱帽!”

  “敬礼!”

  所有队员整齐划一而又沉重无比的脱下头上带着的帽子,含着热泪,行庄重而悲痛的军礼。

  “放帽举枪!”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兄弟战陨,他们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用枪声送别!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