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衣 第三百三十一章、阴谋

小说:旧时衣 作者:笔墨翩跹 更新时间:2017-10-18 06:58:31
推荐阅读: 明天下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进了肖府,才知何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是肖府的占地,就堪比小半的皇城了,其中雕梁玉栋、亭台楼阁目不暇接,假山流水、奇花异草更是随处可见,可谓是三步一景,五步一观。

  可衣熠身为黎国公主,虽然黎国不如宁国这般国力强盛,但在财力上,却不输任何一个国家,甚至比许多国家都要强盛许多,所以在其他人眼里这些叫人叹服的景致在衣熠的眼里,也不过是稍为赏心悦目罢了。

  叶飞飏走在前面,本来还想让衣熠看一看这相府的繁华,在她惊叹之时,自己再趁机好好介绍介绍肖相和相府,但走了这许久,也不见衣熠的神色有丝毫的变化,心中讶异之余,也莫名的有些意料之中之感。

  衣熠不知道叶飞飏心里的这些变化,只是自顾自想着自己心里的那些事情,还在盘算之时,冷不防走在自己前面的叶飞飏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险些让衣熠直接一头撞上去。

  “姑娘请说。”迟尉在回答衣熠的时候,明显还带着一些的不自在,似乎还在为早上所发生的事情而不敢面对衣熠。

  “迟哥哥你大可放心,我不会为今早你的自作主张而去责难你的。”衣熠看出了迟尉面目中的不自在,索性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着,既然我们打算往肖相那边遣人,那我们是不是要先去拜访一下肖相?”

  “拜访他?”迟尉眉头微挑,“姑娘可是在说笑?您若是将此事通知肖相了,那这细作一事也就不必再说了。”

  “不,不是。”衣熠摇了摇头,“迟哥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当然,派遣细作去肖相及其党羽府邸之事我自不会与他说,只是想看看,他对我们这边人的态度究竟如何罢了。”衣熠说到这的时候,又顿了一顿,道:“而且,我这也是为那些女孩子们的日后所打算。”

  “为她们打算?”迟尉没有弄明白衣熠的意思,所以他的文化也很是惊异:“姑娘的意思是……?”

  “肖相那么聪明的人,即便刚开始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来,但他之后也定会多少生出些怀疑的。所以,我想先以身试法,亲自去肖相的府邸,看看肖相他是否如同传言所说那般,冷酷无情,六亲不认。在我确认之后,我才能更好的去安排细作前往。”衣熠耐心向迟尉解释道。

  迟尉垂眸深思了片刻,依旧是有些迟疑不决,他自然知道肖相是个聪明人,那些女孩子们又没有经过缜密的训练,只是由玉阳带了段日子,日后在探查消息上,难保不会有什么疏漏之处,会被肖相所察觉。她们身在其中,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一时的疏漏而葬身于此,自家姑娘体恤下属安危,想要确保她们的万无一失固然没错,但……也正是因为肖相是个聪明人,他深怕自家姑娘在与之攀谈之时,不慎先泄露出了蛛丝马迹,被肖相提前发觉了他们的这些小心思。

  那样一来,这个极妙的主意,恐怕就要胎死腹中了。

  衣熠自然看出了迟尉眼中的担忧,她虽不知迟尉心中所想,但她算是与迟尉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对他也有几分了解,所以细细一想,多少也猜出了些迟尉の担忧来。

  “迟哥哥若是对我不放心的话……”衣熠顿了顿,而后深吸口气道:“不如,就让卢老丈陪我一同前往吧!”

  迟尉为衣熠提及的卢老丈而惊讶,还不等他“为什么”问出口时,衣熠早一步便公布了答案:“卢老丈在官场浮沉多年,对这些冠冕堂皇的客套很有见解,若是带了老丈前去,也能为我把把关,免得肖相故意设下套子给我钻。”

  迟尉没有再说出什么反驳的话——衣熠说的办法,已经是现阶段最为稳妥的了,迟尉也没有了反驳的理由。

  迟尉点了点头道:“既然姑娘愿意不计前嫌,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按姑娘的意思来办吧!”

  衣熠见说通了迟尉,一颗提紧的心徒然放松下来,深怕迟尉反悔般的速速叫来玉瑶,让她前去通知卢老丈,让他陪同自己一同前往肖府。

  玉瑶听到衣熠的吩咐之后,虽然脸上有着同样的疑惑,但她也不去细问,直接去执行命令了。

  不过片刻,玉瑶便领着卢老丈来到了衣熠的书房门前。

  “姑娘,卢老丈来了。”玉瑶隔着屏风,向坐在书房内的衣熠说道。

  “让老丈进来吧。”衣熠的声音隔了片刻后,才传了出来。

  而后,卢老丈便站到了衣熠的面前。

  衣熠抬眼去打量多日不曾传唤而来的卢老丈,却在他平静的面容下,看出了老丈有些无法自抑的忐忑难安。

  衣熠笑了,“多日不见,老丈的日子过的可还好?”

  卢老丈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衣熠的脸,只将自己的视线定格在衣熠身前书桌的砚台上,“老朽多谢姑娘的关心,老朽在姑娘这里吃喝不愁,就连住的地方也宽敞的很,日子很是惬意,只是……”卢老丈说到这儿,又踟蹰了起来,最后却改了口风:“老朽一切都好,都好!”

  自衣熠做主,让迟尉将那些被玉阳带回来的女孩子们训练一番,偷偷安排进肖相及与肖相亲近的官员府邸去做奸细后,她又清闲了下来。

  衣熠本想着趁这空闲的时间,去考校下楚殇等人的功课,再去处理一些之前想做却没有来得及去做的事情时,新的问题又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衣熠皱着眉头看着被迟尉摆在自己桌面上的册子,很是头痛。

  “回姑娘的话,这册子里所记录的,都是我这几日对那些女孩子们的考察,还有与肖相亲近的官员和肖相近期比较看中的官员名单。”迟尉似是没有看到衣熠不满的神色,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我知道这里面都写了什么,我问的是,为何要将这个拿给我看?”衣熠不满的视线从册子上逐渐上移,挪到了迟尉恭敬严肃的面目上,“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这些事情,迟哥哥你自己做主就好?”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