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圣祖 第943章 断掌

小说:九龙圣祖 作者:庞飞烟 更新时间:2019-04-04 23:36:2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砰!

  片刻之后,一道巨大的黑色影子倒飞而出,将一株数人合抱的大树都给拦腰撞断,滚落在地的黑风豹气息极度萎靡,那豹眼之中,甚至是充满了惊惧。

  由不得这黑风豹不惊惧啊,原本它是想用自己的肉身力量,弥补双方之间的脉气差距,最后把握机会将这个人类少年一爪轰杀。

  却没有想到黑风豹这对上人类修者无往而不利的肉身力量,竟然在这个人类少年手中如此不堪一击,仅仅是两拳之下,它就被轰成了重伤,变成了这么一副凄惨的模样。

  此刻在黑风豹的心中,对面那个粗衣少年才更像是脉妖,而自己才是那个肉身力量极弱的人类修者,这让它百思不得其解。

  黑风豹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个只有觅元境初期的人类,肉身力量竟然比一些八阶低级的脉妖还要强横得多,至少在八阶低级的脉妖手中,它还能抗衡数招呢。

  事实上云笑现在的肉身力量,确实已经堪比八阶中级脉妖,也正是凭着这超强的肉身力量,他才能在正面战斗之中越阶作战,将一些觅元境中期甚至是后期的修者都拉下马来。

  只是这黑风豹第一次见到云笑,又怎知其中的细节?要不是云笑手留情,恐怕它已经一命呜呼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身穿粗衣的人类淡淡地瞥了自己一眼,然后朝着自己守护了多年的东西走去。

  云笑转到一棵大树之后,那里是一片荆棘密布的地方,而在这些荆棘之中,却是在闪烁着一丝绿色光芒,这也是刚才云笑发现的那些迹象。

  “果然是你,地阶低级的‘青棘木涎’!”

  当云笑取出一个玉瓶,将那仿佛口涎一般的绿色水液收入瓶中,再感应了一番之后,便是不再怀疑,口中也是发出一道惊喜的声音。

  因为这所谓的地阶低级“青棘木涎”,正是钱三元列出的那十种药材之一,没想到这才一天时间不到,竟然就找到了一种,云笑的心情自然是相当不错了。

  “大家伙,别那么幽怨地看着我,我还给你留了一点,再过几年就又能长大成形了!”

  见得那边趴在地上起不来的黑风豹无奈地看着自己,云笑合上瓶盖,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这才让得黑风豹眼中的幽怨减弱了几分。

  脉妖的寿命是极为悠长的,数年的时间对黑风豹来说只是生命中极短的一段时间罢了,只要这恐怖的人类少年不是连根带走,那它心中的愤怒和心疼已经是消失了一大半。

  事实上这种地阶低级的青棘木涎,对于现在的云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要不是为了完成考核任务,他都不屑来和这七阶高级的黑风豹争抢。

  嗖!

  然而云笑语音落下,正要将手中的玉瓶收入纳腰之中时,一道破风之声陡然从斜里传来,紧接着一道寒光闪过,那攻击的目标,赫然是他握着玉瓶的右手手腕。

  虽然偷袭来得极快,但云笑还是第一时间看清楚了那道寒光其实是一柄短剑,看起来锋锐无匹,若是被其划中,自己的右手手掌,恐怕会瞬间离己而去。

  当此一刻,云笑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黄雀在后了,这偷袭之人想必早就等在某个地方,等自己打败黑风豹再收取战利品不及防备的时候,这才跳出来想捡这渔翁之利。

  在这样出其不意的偷袭之下,如果是一个普通的觅元境初期修者,恐怕右腕被划断的机率也是极大,这偷袭之人对时机的把握,据云笑所知,和杀心门的那些杀手比起来,恐怕也不遑多让了。

  只可惜如此惊艳的一记偷袭,如果志在必得的一记偷袭,今日遇到的却是更为妖孽的云笑,虽然他也有些猝不及防,但他的反应能力,却不是普通的觅元境初期修者所能比的。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当口,云笑双脚未动,但整个身子却是朝着左侧移了半尺,连带着那握着玉瓶的右手,也和那突如其来的剑锋擦身而过。

  很明显这是云笑久不使用的一门僵尸身法,正是靠着这门身法,当初他在玉壶宗外门大比之中大放异彩,实是一门实用之极的身法脉技

  嗤!

  一道轻响声发出,原来是云笑在朝着左侧移动的同时,他的手腕虽然没有被那短剑给割断,但是右臂衣袖终究是被带了起来。

  然后就是在那锋锐短剑之下,无声无息地被切下了一块,真是差之毫厘,就是手掌不复存在的下场。

  “咦?”

  如此偷袭竟然只是切下了一截衣袖,那偷袭之人的口中不由发出一道惊噫之声,显然是觉得对方能避过这样的一记偷袭,简直就太不可思议了。

  回过头来的云笑,自然也是满脸的阴沉,不过看着对面那个约莫有着三四十岁的五短汉子,他却是觉得颇为陌生,显然并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人。

  “阁下是杀心门的人?”

  由于心中先入为主,云笑阴沉着脸直接就问了出来,因为据他所知,除了杀心门的那些精通隐匿和暗杀之术的杀手们,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地阶层次的修者,能在之前瞒过自己的感应。

  “杀心门么?终有一天我会去的!”

  然而这一次云笑可是猜错了,这五短汉子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之中甚至还有一丝怨毒之意,明显并不是从杀心门出来的杀手。

  事实上杀心门的杀手,一般来说都不会来参加这样的盛会,毕竟他们最擅长的是隐匿在暗中偷袭,一旦身份曝光,让人有了防备,对他们的暗杀之术来说,可是大大地不利。

  说起来这个叫庆央的五短汉子,还和杀心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他的父亲就是死在了杀心门杀手的暗杀之下,所以他痛下决心,一定要找出那个杀手,将其杀掉替自己的父亲报仇。

  正是因为这样的仇恨,这庆央多年来暗中研究隐匿暗杀之术,已经算是有了几分杀心门杀手的风采。

  他是想用这样的方法,在未来找到杀父仇人的时候,用对方最为拿手的手段,替自己父亲报得大仇。

  庆央不仅研究杀心门的手段,还侥幸激活了一条火属性的祖脉,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灵阶高级炼脉师。

  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背景,到时候若是真的杀了杀心门的杀手,恐怕也会被这个宗门追杀到天涯海角,所以在炼脉之术修炼有成之后,便来参加这炼云山弟子的考核了。

  庆央之前确实是一直都躲在暗中观战,虽然云笑击败黑风豹的手段让得他很是震惊,但他自问凭着自己半步觅元境的修为,再加上研究多年的暗杀之术,出其不意出手之下,得手的机会应该是极大。

  那可是十种药材之一啊,已经值得让庆央铤而走险了,正是在这些自信之下,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只是这个结果明显在他的意料之外。

  “既然你想断我一掌,那便将自己的手掌留下来吧!”

  云笑可不是个心慈手软之辈,先前是他先行动手抢黑风豹的东西,倒是能够手下留情,可是这家伙躲在暗中想要横施偷袭,已是将他生生激怒了。

  所以正在庆央打着主意要不要暂时避让一下的时候,云笑的身形已是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样的速度,甚至是比他研究多年的暗杀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唰!

  一道乌光疾掠而下,不过当庆央看到那只是一柄木剑的时候,却是放了一大半的心,同时右手上掠,握着短剑的右手,直接朝着那急划而下的木剑迎去。

  庆央手中这把短剑已经达到了地阶中级的层次,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暗杀了一名觅元境初期的强者得来的,在他看来,对方手中那柄不起眼的木剑,绝对会在自己地阶中级武器一划之下,断为两截。

  嚓!

  然而事情的发展,从来都不会按照庆央的剧本而走,当他手中短剑和那柄木剑甫一接触的时候,一道轻响声已是随之传来,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手中一轻,地阶中级的武器短剑,已是只剩下了半截。

  “不好!”

  在发现自己地阶中级的武器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庆央都来不及去心疼自己的武器。

  因为他赫然是发现,那柄乌沉木剑,并没有因为切断自己的武器而有丝毫的停留,而是直接朝着自己的右手手腕继续划了过来。

  想着刚才对方的冷喝之声,庆央心头顿时升腾起一抹惊惧,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右手手腕,会比一把地阶中级的武器还要坚硬,肯定是挡不住那木剑一划之威的。

  只可惜庆央心中的这些念头虽然转得极快,但对方手中的木剑似乎来得更快,在他刚刚生出要闪避的念头之时,那乌沉木剑已是划过他的右手手腕,甚至都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