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拳暴君 第222章 轻一点

小说:极拳暴君 作者:夜与雪 更新时间:2019-03-15 16:48:5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废墟出口部位,燃烧的机车火光已经逐渐熄灭,唯有淡淡的黑烟还在不断的升腾着。

  砰砰砰!

  距离机车不远处的废墟之中,气劲尖啸和呼喝声不断,四名黑衣教徒两两围攻,各自死死的纠缠住了齐岳和白鸦,手中或刀或刺招招阴损狠辣,不断的向他们两人的身上招呼着。

  这四名黑衣教徒没有一个是弱者,基本上都处于超凡中阶的水平,两两围攻之下更是压着齐岳和白鸦两人打,让其陷入了极其艰难的苦战。

  而似乎打定主意消耗猎物体力进行活捉的主意,围攻的黑异教徒明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却有默契的避开了齐岳和白鸦身上的要害,在他们身上不时留下或深或浅的创口,在血液彪飞中消耗着他们的体力。

  不远处,崔成浩靠坐在一处石台之上,把玩着一把小巧的袖珍手枪,饶有兴趣的瞄准着战局,就像是在看戏一样。

  而在他的脚下,他曾经的队友尚云、杜高峰两人身躯僵硬、眼神仇恨之极的躺倒在地面上,难以动弹。

  在暗算了两个队友之后,崔成浩花费了一点手脚彻底制服了两人,然后立刻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欣赏另一场好戏。

  至于神使狂力那边,这个恶汉性情古怪而残暴,他并不想跑过去触霉头。而现在远处时不时传来的惊人动静也无不说明了对方是在如何玩弄自己的猎物。

  看了半晌,崔成浩微微一笑,扬声道:

  “齐岳,白鸦,我们也算是曾经的同袍,你们束手就擒,我们省事,你们也少受点罪,这不是皆大欢喜?否则等神使大人玩够了他的猎物回来后,你们的下场可不好说。”

  两个超凡者级别的俘虏,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功劳,要不是为了活捉这两个人,四名黑衣教徒早已痛下杀手,彻底解决两人了。

  崔成浩开口之后,四名黑衣教徒在出手中也纷纷狞笑:

  “说得对,真是不自量力啊,你们还想垂死挣扎么?”

  “现在还不束手就擒,你们是想等神使大人过来以后把你们活活捏死么?”

  “啧啧啧,小美人,不要再反抗了,这么嫩的皮肉增添这么多的伤口,我看了都心疼呢。”

  “还妄想逃出去么?等神使大人回来,他可不会怜香惜玉的,一想到你会被他玩坏我也会心痛的啊。”

  四名黑衣教徒围攻之间,阴测测的言语打击不断。齐岳和白鸦两人鲜血淋漓,分隔两处,都是同样的脸色惨白,紧抿着双唇一言不发,手中战刀却沉默无声的坚定斩向纠缠不休的黑衣教徒。

  全能神教之中是副什么模样他们多少清楚一些。所有被抓捕回来的人口,男的沦为苦力,女性会被直接当做**或者生育机器,而向他们这样突破基因锁的超凡者则是会被狠狠折磨,以各种方式循环洗脑,直到身心彻底顺从全能神教的教义以后才有可能被释放,沦为教宗的鹰犬爪牙。

  而凡是意志坚强、不屈不挠的人,不论男女,要么就是被当做血祭的牲畜,要么就是彻底的沦为生育机器、**,像是种猪一样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直至死亡。

  而这两种下场,无论哪一种都是齐岳和白鸦难以忍受的。

  然而各自面对两个实力完全不下于自己的黑衣教徒的围攻缠斗,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有突围而出的希望!

  不说还没有赶回来的狂力,实力起码在超凡高阶的崔成浩在一旁虎视眈眈,令他们如芒在背。如此巨大的实力察觉,只能让他们的心灵一步步滑向绝望的深渊。

  怎么办,怎么办!

  难以言喻的绝望感觉涌上心头,每每想奋力一搏的时候都被敌手察觉,齐岳和白鸦两人青筋爆绽,一口牙齿都要咬碎,只觉得自己两人的命运已经到了最险恶的关头。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崔成浩却心中一动,脸色微变,向着四名黑衣教徒低喝道:

  “那边的动静没了,神使应该是已经玩腻,马上就要带着那小子回来了!你们动作快一点!”

  听到狂力即将回来,四名黑衣教徒的神情纷纷一凛。

  狂力在教中可是一个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哪怕他们身为手下也是向来战战兢兢,要是等狂力回来发现他们四人两两个小角色都没有拿下,搞不好要吃不了兜着走。

  “全力把他们拿下!”

  “小美人,别怪我!”

  当即,四名黑衣教徒神情一狠,浑身原力奔涌,凶悍的向着各自的目标暴扑而上,打算即使付出点代价也要将齐岳和白鸦两人彻底制服。

  锵!

  “一起死罢!”

  而与此同时,齐岳和白鸦两人同时显露出誓死如归的神情,各自面对两名黑衣教徒的围攻不闪不避,布满血丝的双眼之中闪动着降至冰点的冷光,整个人好像一座冰山一样,携带着惊雷一样的凄厉刀光,狠狠撞击过去!

  两人这视死如归的一刀,将自身所有的力量和心念都完美的配合在了一起,再加上自己积蓄、沸腾的怒气、杀意,坚决,和体能的完全爆发,一往无前的暴烈刀光虚空迸发,夹杂着轰隆隆的雷霆之声,叫人连抵挡的念头都没有!

  不好!

  惊雷一样的刀光和齐岳白鸦两人死寂的眼神,无不透露出一股死亡的味道,知道这两个人是要玉石俱焚,拉人垫背,扑杀而上的四名黑衣教徒齐齐一惊,猛地后退。

  对他们来说这两个猎物毕竟也是超凡中阶,实力不比他们弱到哪去,对方真正亡命一搏的情况下撞上去,搞不好就要阴沟里翻船。

  而他们这么一退,严丝合缝的包围圈顿时出现了一丝空当。

  “走!”

  齐岳顿时狂吼一声,以手中一线刀锋开路,全身原力以全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运转,暴突而出!

  他此刻展现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简直如同缩地成寸一样眨眼的功夫就脱离了包围圈十余米远,然后毫不停歇的向着废墟之外窜去。

  不是他不顾及同僚情谊抛下白鸦独自逃生,而是他知道如今的情况下他们两人想要逃脱追杀的几率本就无比渺茫,他这也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想法不错。”

  然而崔成浩的冷笑犹如惊雷炸响,一声裂帛般的声音出现在了齐岳的左侧不到三米!这是见势不妙的崔成浩携带刀光后发先至,身影瞬间堵截而至,撕裂空气中直直刺击到了齐岳的身侧!

  万万没有想到崔成浩的反应、动作会如此的迅猛,齐岳眼神狂变,仓促之间只来得及抬刀一架!

  锵啷!

  璀璨的火星当空一爆,一刀交击之间难以想象的庞然大力疯狂震荡着刀身,齐岳的虎口顿时崩裂,连刀都无法握紧,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而在同一时间!崔成浩另一支手掌凭空窜了出来,如同一头飞腾的莽龙一样,携带排山倒海的力量重重印在了齐岳的胸膛之上!

  砰!

  气劲爆发,纵横扫荡,齐岳胸膛部位的作战服尽数爆裂开来,而他整个人在痛吼声、骨肉爆裂声中轰然倒飞十余米,狠狠撞塌了一片土墙!

  扑通一声。齐岳大口咳血,轰砸在地,然后整个人像是生锈的人偶一样四肢急速僵硬,就连挣扎的动作都是那么的迟缓。

  和暗算自己的队友时一样,崔成浩这一掌将大剂量的神经僵化剂打入了齐岳的体内,直接让其的神经麻痹僵硬,变成了活僵尸。

  “你......你!”

  血液内脏之中有莫名的毒素袭遍全身,喷出一口鲜血,齐岳极其艰难的抬起头来,声嘶力竭的大吼道:

  “你不只是高阶!?”

  齐岳在超凡中阶已经停留了不短的时日,距离高阶也仅有一步之遥。而刚才崔成浩的动作、反应、力量简直摧枯拉朽,让他连一丝抵挡的能力都没有,已经完全超出了超凡高阶的范畴!

  看着地上不甘且绝望的齐岳,崔成浩微微一笑:“侥幸,我在去年才堪堪达到了第二能级的生命场强,整个避难区中你可是第一个知道的呢。”

  这一下,齐岳是彻彻底底的面如死灰,仿佛认命。

  而在另一边,白鸦虽然发动玉石俱焚的一击,想要效仿齐岳脱离包围圈,奈何她的实力明显弱了齐岳半筹,还是被阻拦了下来。

  “妈的!险些让这个小子给跑了!”

  围攻齐岳的两名黑衣教徒有些羞恼的怒骂一声,不过去没有理会已经基本被崔成浩制服的齐岳,而是和另外两个黑衣教徒合围而上,将白鸦的去路彻底堵死。

  “老齐!”

  已经知道自己等人再无后路,白鸦苍白而清冷的脸庞归于死寂,仿佛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一股死志萌发。

  身为一个女人,落在全能神教的手中,恐怕会受到难以想象的侮辱和折磨,而她就是宁死,也不会去做阶下囚!

  唰的一声,面对对面阴毒的刺剑,白鸦竟然直撞上去,然后猛然收刀,刀锋反而向着自己的脖颈割去!

  锵!

  使用刺剑的黑衣教徒狡诈如狐,早就在防备白鸦自裁的举动,毒蛇似的刺剑如同游鱼般闪电穿行,瞬间点在战刀上,将其荡开。

  “想自尽!?”

  明显看出了什么,四名黑衣教徒嘿然淫笑,同时死死纠缠上去:

  “小美人,有我们在,你想死都死不了!”

  铛铛铛!

  围绕着白鸦,四柄刀兵如同吐信,翻舞纷飞,目标一致性的都是朝着白雅手中的战刀,而随着四柄刀兵连番的撞击,白鸦手中的战刀再也无法握住,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而也就是在白鸦刀兵脱手的瞬间,崔成浩的身影携带着凶猛的劲风,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砰的一声,崔成浩一掌带动风雷巨力,恶狠狠的印在白鸦的背心,大剂量的神经刺破肌体、打入她的体内,而她整个人一声绝望的惨叫,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白鸦整个人重重撞击在一座油罐之上,身体深深的嵌入了进去,然后扑通一声砸落在地,艰难挣扎。

  “不愧是潜龙队长!”

  “这一次任务圆满完成,多亏了你!”

  见到这一幕,四名黑衣教徒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敬畏之色,纷纷叫道:

  “潜龙队长这实力,怕是有极阶了吧?”

  “不愧是教宗大人所青睐的人,想必这一次回归教中,有了教宗大人的赏赐,要不了多长时间,突破二阶基因锁,获封神使也是大有可能!”

  “不错不错,到时候还要请潜龙队长多多照顾我们这些昔日的兄弟。”

  马匹不绝于耳,眼见尘埃落地,这一次任务圆满完成,崔成浩嘴角微微勾起:

  “行了行了,你们赶紧把这四个人捆起来,狂力神使马上就到,他可不喜欢过多等待。”

  一提神使狂力,四个黑衣教徒的脖子不由得一缩,急急忙忙的分散开来,将齐岳、白鸦、尚云、杜高峰四个人集中在一起,然后用钢铁钩锁刺入他们的肩胛骨,将他们严严实实的困了起来。

  “啊!”

  “崔成浩!你不得好死!”

  “战部上上下下,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会被战部列为必杀目标,终日生活在恐惧之中!”

  尖锐的钩锁穿透肩胛骨,齐岳等四人纷纷发出痛吼咆哮。而崔成浩则是满不在乎的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道:

  “呵呵,战部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而且你们所有的之情者都在这里,他们又怎么会知道?你们还是......”

  咚。

  咚。

  咚。

  就在这时,一连串仿佛有什么巨兽奔腾的闷响声传来,并且还在急速的接近。

  “应该是神使回来了!”

  齐岳等四个俘虏浑身战栗,而崔成浩以及四个黑衣教徒则是神情一肃,恭恭敬敬的站好,等待狂力的到来。

  咚!

  巨兽奔腾般声响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附近,随后轰然一声,一大片残垣断壁像是豆腐一般的被撞碎,扬起了漫天的碎石和烟尘,同时一道高大如山、霸道如龙的雄壮身躯撞破烟尘,踏步走出!

  正是陈冲。

  阴沉的天光下,陈冲上半身赤裸,一块一块钢铁浇筑般的肌肉夸张的鼓起,单单是一条手臂,就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配合上他体表流转的赤铜色光辉,看上去就是一头散发着赤裸暴力的人形暴龙!

  “你......”

  而在看清楚这道凶暴、强壮的过分的人影时,不管是崔成浩还是四名黑衣教徒都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陈,陈冲?!”

  怎么回事?狂力神使哪去了?

  这一瞬间,万万没有想到出现的人只有陈冲一个人,不管是作为俘虏的齐岳等人,还是崔成浩和四名黑衣教徒,都顿时呆滞住了。

  “干,把老子的小弟打成这样?”

  陈冲先是扫了一眼被捆的严严实实、状况凄惨的齐岳等人,然后目光转到崔成浩身上,嘴巴一咧:

  “说实话,你骗了我,我很生气。”

  “但是你放心,因为要从你们嘴里套出点情报,你们几个不会立刻就死。”

  陈冲扭动了一下脖子,凶残而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视着崔成浩五人,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微笑道:

  “所以,我会用力轻一点,尽量不打死你们。”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