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盛唐 第四一十节吐蕃国舅爷

小说:建设盛唐 作者:比萨饼 更新时间:2017-09-08 08:16:38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正如吐蕃先驱者禄东赞所预计的大唐败十次,大唐皇帝p事也无,而吐蕃只须败北一次,就会产生问题。

  第二次大非川会战,吐蕃人战死者达三十五万,对于人口不多的雪域吐蕃来说,真是雪崩式的失败!

  吐蕃形势大窘!

  主将论钦陵留部将率五万人扼守各处要道,急率三万人返回逻些。

  逻些气氛诡秘,一直被论钦陵压制的吐蕃贵酋蠢蠢欲动!

  论钦陵执政期间强势无比,以他卓越的政治才华、惊人的家世及庞大的军队压得吐蕃各路豪杰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服服贴贴。

  矛盾并没有化解,而是压下,等到论钦陵兵败,也就再也掩盖不住了。

  当是时,吐蕃赞普芒松芒赞去世,论钦陵与芒松芒赞之子器弩悉弄的舅父麴

  ,“赞普父王之遗体隐匿于巴拉木”。

  仪凤三年,“赞普父王遵骸隐匿不报,厝于巴拉木”。

  调露元年,“祭祀父王赞普之遗体于琼瓦”)

  现为679年,芒松芒赞早于676年年已亡,吐蕃秘不发丧,直到679年二月才正式发丧,此时吐蕃军已败落,逻些陷入一片惶惶之中。

  国君年少,大将兵败,外有强敌,吐蕃的形势骤然严重,大家都不知道是好。

  好消息传来,大唐虽然战胜,但也军队损失惨重,在占据了大非川,攻略吐谷浑旧地之后即停止进军。

  唐军主力悉数东归,边境一线再无压力,而打败论钦陵的主将韦晞升任大将军后,娶了吐蕃人都念念不忘的太平公主为妻,唐廷大办婚事,大肆庆祝,长安城里热闹非凡,官吏汇集,无暇来攻。

  再有宣扬说大唐畏惧吐蕃山川险固,气候恶劣,难以攻打,大唐无心与吐蕃为敌。

  消息确凿无疑,顿时反论钦陵的势力心思活络起来,纷纷串连,意图不轨,他们聚集在麴萨若麾下,秘密商议。

  先有那曲城的城主娘钦战萨私下说麴萨若:“论钦陵兵败,其势大衰,唐人有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若果等钦陵回复元气,则政权重入他手,君可甘心?”

  麴萨若迟疑不决。

  他犹豫是有道理的,论钦陵返回逻些后,为了减缓矛盾,释放出了不少利好:如将王廷上的官职让出了不少给各方的势力,麴萨若也有几个党羽入职高官;还赐田、分派佣奴给诸族,麴萨若同样得到不少好处。

  而且主动让权,声明朝政上实行双头统治,朝廷政令必须有他与麴萨若共同签字才说了算,往时则是他一手遮天。

  论钦陵还是有不少能量的,有不少人拥护他,攻打他胜则可喜,败则什么都没有了,风险极大。

  麴萨若生得英俊,肤色白净,家族的基因不错,否则他的妹子也不会给赞普看中纳为王后,不过他能力有限,为人优柔寡断,似乎办不来什么大事的样子。

  数位贵酋私底下找他,劝他除去论钦陵,麴萨若皆不允。

  不仅如此,他还公开宣扬道:“论相是我吐蕃重臣,论家两代人于吐蕃有大功,岂是你们所能评论的。”

  消息传出去,一些关心吐蕃的大臣们表示欣慰,毕竟大家同舟共济,以图国事甚好。

  否则一旦内乱,吐蕃休矣。

  而论钦陵则对麴萨若更是放心,着人送西域进贡的金珠骏马给麴萨若。

  麴萨若坦然受之,派人致谢,大有沆瀣一气的样子。

  许多人均对麴萨若失望了,包括麴萨若的妹子,亦即吐蕃的太后麴吉吉。

  她派了个内侍找国舅爷,说她病了。

  麴萨若听得消息,连忙进宫,直入内廷。

  吐蕃王宫十分奢华,珍贵的大唐丝绸遮墙,大食送来的厚厚地毯掩地,处处金碧辉煌一片皇家气息。

  他见着妹子正在逗弄小国君玩,两人均红光满面,哪有什么病容?

  “我这不是身体上有病,而是心里有病!”裹着一身昂贵绫罗绸缎的麴吉吉仪态端庄,容貌甚美,只是下巴较尖,显得刻薄之相,对着兄长冷冷地道。

  “太后何出此言?”麴萨若苦笑道问,哪还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果然,麴吉吉指责道:“你这是与虎谋皮!”

  “论钦陵狼子野心,父子俩把持朝政多年,我多次见赞普因着禄东赞的掣肘而政策不行,论钦陵同样是欺凌国君,毫无做臣子的样子,我听闻他就象唐人所讲的‘董卓’!”麴吉吉激烈地道。

  位于深宫,身边尽是家族忠仆,麴吉吉才敢这么说。

  “大非川上我军虽败,却也带来一个机会,严重削弱了他的军力还有他的威望,现在唐人畏惧我吐蕃山川险峻不再来攻,你若不乘机下手,等器弩悉弄长大时,万一论钦陵看他不顺眼,将他废黜,那时他军力已复,羽翼长成,谁人可以制他?凭你?!”

  麴吉吉恨铁不成钢地道:“人家丢了几根狗骨头出来,你就巴巴地舔上去了,日后,我们母子俩的性命,都丢在你手上!”

  言讫伏案大哭,麴萨若急忙安慰妹子道:“你放心,我自有决断!”

  “决断,你能有什么决断?!”麴吉吉嗤之以鼻,不过这一回倒是看走眼了。

  ……

  大唐历仪凤四年初春三月,逻些大雪,天气酷寒,时人猫冬,少理事务。

  吐蕃国舅麴萨若终日在家饮酒,观赏唐姬歌舞和胡人杂耍,人皆称其左搂右抱,暴食暴饮,生活奢华,十足十二世祖的样子,不务正业。

  得知消息后,论钦陵也就放下心来。

  他一直呆在逻些控制政局,其它地方多有形势不稳,一些地区非得他亲自去镇压不可。

  如今麴萨若乖顺,论钦陵也就冒雪出动,赶往杂多城处置当地领主反叛之事。

  他前脚刚走,麴萨若后脚启动!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