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战图 第831章弃城南撤

小说: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更新时间:2017-08-11 12:40:49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张铉略略看了信,对房玄龄冷笑道:“孟海公愿意放弃帝号,只求为会稽郡太守,从皇帝一下子降为太守,他这个要求也未免太低了吧!”

  房玄龄也笑道:“早知有今天,还不如当年就做个东海郡太守,走个大圈子又回到原点,这又何苦?”

  “恐怕这一次他连原点也回不去了,我不会饶他!”

  “殿下索性答应他,让他解散军队,以后再找个借口杀了他!”

  张铉坚决摇头,“如此,我和王世充又有什么区别,他收录了朱桀,难道也要让我接受孟海公吗?此事军师不必劝我。”

  张铉随即李百药道:“就委屈先生几天吧!”

  张铉一声喝令,“来人!”

  几名亲兵出现在帐门口,张铉一指李百药,“将此人带下去囚禁起来,待灭了孟海公再行发落!”

  李百药向张铉深深行一礼,便跟随亲兵下去了。

  张铉又提笔在孟海公的信上写下三个字,‘死可恕!’

  随即让李百药的随从将此信带回去给孟海公。

  房玄龄着实忧心忡忡,他再也忍不住道:“殿下,孟海公可死,但他的士兵还是饶了他们吧!”

  之前,张铉屠尽了孟啖鬼的五万大军,着实让房玄龄感到忧虑,五万条性命啊!就这么活生生杀光了,实在有违天和,他实在不愿张铉再继续杀戮下去,所以他刚才才劝张铉接受孟海公投降,解散士兵。

  可现在看来,张铉是铁了心要把战争打到底,房玄龄害怕另外一场大屠杀即将来临。

  张铉明白房玄龄的心思,淡淡道:“我之所以不放过孟啖鬼的军队,是因为他们罪孽太深,不死不足以赎其罪,孟海公的军队虽然也有屠杀士族罪,但比孟啖鬼的军队要好一点,我自然会甄别对待,该杀的杀,该放的放,轻罪则服劳役,如果军师还不放心,那处理战俘之事我就交给军师了。”

  房玄龄起身行一礼,“只恳请殿下先不要下达杀绝令。”

  “军师似乎话中有话?”

  房玄龄点点头,“孟海公的老巢在会稽郡,他怎么可能在吴郡和殿下绝一死战?微臣认为他会撤出吴郡。”

  张铉大笑,“好吧!如果被军师说中,那我就答应不下达杀绝令!”

  吴县皇宫内,李百药的随从给孟海公带回来两个消息,一个是李百药被齐王下令囚禁了,将定其从贼之罪,另一个消息便是张铉的回复,‘死可恕!\'三个大字就写在信皮上,格外地刺眼,殿内的文武大臣议论纷纷,不明白张铉为什么会写这三个字,难道圣上信中是向张铉求宽恕吗?

  孟海公呆立半晌,忽然暴跳如雷,指着隋军大营方向大骂:“匹夫张铉,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孟海公真的怕你吗?我孟海公纵横天下,何惧一死,要战,我就和你死战到底!”

  “匹夫张铉,不得好死,天打雷劈”孟海公足足骂了半个时辰,才一甩袖子,怒气冲冲地回宫去了。

  孟海公的皇宫是陈后主在吴县虎丘山下修建的一处行宫,叫做姑苏宫,隋朝灭陈后,这座行宫成了苏州官学,后来沈法兴将它整体搬进城内,修葺一新,现在是孟海公的皇宫,孟海公登基后选了七十二名秀女,封为七十二妃,又选了数百名宫女,整天陪他饮酒作乐。

  他也知道自己的皇帝当不久,所以昼夜不息地在宫中宣淫,拼命放纵自己,享受皇帝的滋味,直到张铉大军攻破无锡县,尽屠孟啖鬼的五万大军,孟海公才终于从醉生梦死中醒来,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

  孟海公在殿内色厉胆薄地叫骂一通,在百官面前装模作样地显示了他的勇烈,但回到内宫他便原形毕露,心中又慌又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负手在内殿里来回踱步,显得十分焦躁不安。

  他这几天天天夜里做恶梦,梦见自己被剥光衣服扔给一群屠户,屠户将他剁碎了卖肉,一文钱一块,满城人都来买他的肉,将他从梦中吓醒,虽然只是恶梦,但他却知道这个梦很可能会发生,孟啖鬼不就这样死掉的吗?

  这时,两名最宠爱的妃子端着酒娇声劝道:“臣妾二人陪陛下饮酒,一醉解去千愁,管他什么兵什么将,让别人忙去,与陛下何干?”

  她们愿以为孟海公会欣然答应,然后搂着她们一起饮酒作乐,就和往常一样,不料今天她们却踩到了孟海公的痛脚,别人都可以逃走,唯独他孟海公要等死,孟海公勃然大怒,拔出剑,一人一剑将两名妃子刺死在地,大吼道:“都是你们这些贱人害我!”

  孟海公拎剑向四周的妃子和宫女冲去,女人们吓得尖叫声一片,跌跌撞撞四散逃命,。

  恰好此时他的儿子孟义来打听情况,正好遇见父亲行凶杀人,他从后面一把抱住父亲的手臂,“爹爹,冷静一点!”

  亲兵们也冲上前抢去了孟海公手中的宝剑,孟海公坐在地上仰天大恸,“天要亡我,我孟海公何去何从?”

  孟义劝道:“父亲也不要着急,我们还有七万大军,军队人数比隋军还多,我们完全可以和隋军决一死战,即使败了我们也可以退回会稽郡,甚至我们还可以继续向南,退到永嘉郡、建安郡,那边根本就荒无人烟,隋军无法补给,也就不会继续追赶,哪里会没有生路?”

  儿子的一番话顿时让孟海公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当初他选择会稽郡作为老巢,就是考虑到南面还有退路,现在他竟然忘了。

  孟海公连忙起身对亲兵令道:“速去请毛军师来见朕!”

  不多时,毛文深匆匆赶到了孟海公的御书房,躬身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孟海公摆摆手,“这个皇帝我不想当了,不要再称什么陛下了,和原来一样。”

  “卑职遵令!”

  孟海公连忙指着眼前的江南地图道:“我决定和张铉决一死战,军师认为我应该在哪里摆战场?”

  毛文深看了一眼,只见孟义向自己眨眨眼,他立刻明白了,孟海公并不是真的想决战,估计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就和当年在东海郡一样。

  毛文深沉思片刻,指地图上的钱唐江北面的富阳县道:“卑职觉得我须给自己留条后路,大王可以退到富阳县一带和隋军决战。”

  “为何?”孟海公问道。

  “大王,富阳县紧靠钱唐江,我们可以先派一支军队在钱唐江上搭建浮桥,如果我们胜了,自不必说,如果我们败了,大王便可迅速从浮桥南撤,然后一把火烧了浮桥,将隋军拦截在钱塘江以北。”

  孟海公毕竟也是身经百战,他立刻便发现了这条计策中的不妥之处,犹豫一下道:“我们的士兵大多是乌合之众,军心凝聚力太弱,一旦南撤就会军心失控了,如果隋军骑兵追上来,再想让他们列阵作战就不可能了。”

  毛文深苦笑一声道:“大王不会真的认为我们集结大军还能击败隋军吧!”

  孟海公没有吭声了,他明白了毛文深的意思,实际上就是用数万大军来阻挡隋军,以掩护他逃走,尽管他心中很不舒服,但他又不得不接受现实,两军人数相仿,他的军队绝不是隋军的对手,毋容置疑。

  孟海公叹了口气,“就怕临时搭建浮桥来不及。”

  “大王,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计策,我们尽量弥补不足,比如我们可以用金蝉脱壳之计,派一支军队扮作疑兵去攻打隋营,掩护大王连夜撤退,至于浮桥,其实不用先搭建,只要先准备好,便可在最短时间内搭成,我们攻打沈法兴军队时,不就用过这条计策吗?”

  孟海公顿时想起来了,他们之前攻打沈法兴军队时,事先派士兵将五十艘小船用铁环扣住首尾,一串停泊在岸边,后来砍断船队最西面的绳索,船队便被水流冲横在河上,一座浮桥立刻形成,连半柱香都不用,使他们杀了沈法兴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孟海公一拍脑门,“不说我险些忘了,好吧!我们就按照军师的计策,先派一支疑兵去迷惑隋军。”

  孟海公又回头对孟义道:“去集合军队,我们今晚连夜撤退!”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