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冥侠 第242章噩梦开始

小说:幻剑冥侠 作者:刘梦翎.QD 更新时间:2017-08-18 07:27:37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待溥侵入内,易浊风大步跨前,眼前的史乘桴正静闭双眼,盘膝坐于床榻上。他的身子一动也不动,也显得分外憔悴,一看便知他是因为无法动弹才安然静坐的。

  溥侵的问候并没有惊扰到史乘桴,他依然闭目养神,却又吃力地扳了扳身躯,完全无视他们的到来。

  溥侵怒得不动声色,对身旁易浊风道:“让史庄主开口说话。”

  易浊风愣了片刻,又立马意会过来。他一挥手,凌风的一掌直直地击向了史乘桴的胸口。

  史乘桴只觉胸中一阵翻涌,有股浓郁气焰似要破体而出,万分难受。他剑眉倒立,似在与那一道气焰剧烈抗争。终于他抵不过,听得一轻微的破绽声后,他的身体急往前一仰。霎时,大口鲜血从他嘴角溢出。他捂住胸脯,双目炯然,厉视着前方的易浊风,道:“好阴毒的一掌!”

  溥侵悠悠地说道:“史师兄不给面子,便只能出此下策。”

  史乘桴冷哼一声道:“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信息。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

  溥侵摇头,甚觉好笑道:“史师兄言重了,溥某怎会让你死?你我都快成为亲家了!”

  史乘桴脸色大变,狠狠地瞪眼易浊风,道:“我女儿是不会嫁给他的!”

  溥侵面色狰狞:“你说了不算,你女儿本人可是乐意得很。”

  史乘桴怒道:“溥侵,泉池没有仙葩草,史如歌还小,你放过她!”

  溥侵断续的声音在房内回荡,道:“我可是为了你女儿的一生幸福。龚子期已死,难不成你要她终生守寡?”

  “龚子期死了?”史乘桴似乎承受不住这惊栗的噩耗,瞟向易浊风问。

  “对,龚子期死了。”易浊风很冷静地回答史乘桴。

  史乘桴的双眼燃起火苗,问:“龚子期是你杀的?”

  易浊风表情木讷:“是谁杀的并不重要。”

  “如你对我女儿不义,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史乘桴的怒火稍稍平息。

  易浊风不由得将头一撇,问:“我与成小姐无冤无仇,何意要害她?”

  “呵呵。我就怕你千方百计地把她给利用了。”史乘桴嗤嗤一笑道。

  易浊风怔在原地,不再应声。

  溥侵一贯冷漠的脸上却挤出了笑容:“师兄何苦这番敌对我们?可记得三十年前,你我曾在这辉煌的天绝宫与师父把酒扯谈,论天下﹑聊武学﹑展未来……”

  史乘桴硬声道:“记得又如何?相比现在,美好的过去都是假象!”

  溥侵眯眼长叹:“不错,那时的五大堂主同心协力﹑同舟共济,为天一教的存亡与兴衰刀山火海……可后来,因为金胤等小人的作祟,致使现在的天一声誉和实力都大不如前。”

  史乘桴摇摇头,问:“天一臭名昭著,全是拜你溥侵所赐,与金胤何干?”

  溥侵道:“师父错信了他,他伪善的真面目在我与柳烟成亲时彰显。北玄洞坍塌﹑仙葩草飞离﹑柳烟之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窝藏的贼心!”

  史乘桴冷笑道:“如今你是舞教主,天一的史册自然由你主写,既然你说金胤是罪人,那他即便不是罪人也会是罪人。成王败寇,便是如此。我史乘桴不想与你多费口舌。”

  溥侵讶异:“时至今日,你依旧和金胤一条心?”

  史乘桴高高地扭过头去,懒得理会溥侵的问话。

  溥侵稍稍撇了撇嘴角,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再问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与我溥侵站在一边?”

  史乘桴恶哼一声,转过脸正视溥侵道:“要我史乘桴跟着你溥侵做不仁不义之事,祸害天下吗?”

  溥侵面容皱起,声音冷得在颤抖,问:“那你就不顾你女儿以及整个泉池的安危了?”

  史乘桴还是那样淡然一笑道:“依了你,我下地无颜面对师父。”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溥侵暗暗磨牙。

  “我向着金胤是因为他大仁大义,尊他为真汉子。可你溥侵,实乃真正的小人。”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溥侵翻脸了。”溥侵隐怒,肆虐的眼神似要将他撕碎。

  史乘桴笑道:“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溥侵双目曝出,却又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他狞笑道:“我倒舍不得杀你了。”

  史乘桴摇头,嘲问:“留我何用?不如早早杀之。”

  溥侵笑而不语,轻甩衣袖﹑转身对旁边易浊风道:“史庄主就交给你了,好好伺候他。”

  “是。”易浊风浅一蹙眉,点头呼应。

  待溥侵一走,偌大的房间便只剩史乘桴和易浊风两人。僵持片刻后,易浊风忍不住问道他:“史庄主有什么打算吗?”

  史乘桴合眼道:“生死有命,成某人只求问心无愧。”

  易浊风道:“史庄主不合作,溥教主会想更多的办法拿出藏在泉池溶洞内的仙葩草。”

  史乘桴道:“成某不怕他。”

  易浊风望向他,余光落于史乘桴盘踞在床榻上的双腿上。走近几步,他才注意到,史乘桴两边的膝盖骨上,各自穿着一条极细极细的白索,白索的另一端固定于床后石壁。

  舞蚕丝!舞蚕乃天一深山独产的一类毒虫。它吐的丝韧质如金,除用火烧熔解,其余任何方式都无法使其断裂。且它毒性温热,能慢慢地腐化接触它的事物。

  易浊风心底一紧,暗想:这史乘桴的腿算是废了!

  史乘桴似已察觉出易浊风变化细微的神色,笑问:“名震江湖的易浊风也会心生怜意?”

  易浊风矫作一笑,转身道:“史庄主,溥侵是不会放过你的。不过我会念在凌无邪的情面上不为难您,您珍重。”

  史乘桴怔了片刻,忽而眉纹一散,朗声大笑道:“也不枉凌无邪舍命救你。不过成某倒不赞成他领这个情!”

  易浊风依然面无表情,道:“您好自为之。”

  “慢着!”史乘桴喝住了正要离去的他。

  易浊风惊愕地回过头,沉默了一会后史乘桴还是忍不住说出口道:“你替我办件事情,如何?”

  易浊风不明白史乘桴的意思,便怔怔地看着他,史乘桴道:“你知道仙葩草藏在哪,却没有贪得之心,这点我很欣赏。”

  “那您要我做什么?”

  史乘桴的脸色平定如水,道:“从泉池溶洞拿出仙葩草,而后,杀了我。”

  “这一一一”易浊风讶然。

  史乘桴道:“我不想成为金戈和史如歌的包袱。你刚才也看出来了,你不杀我,我也只是个活死人。”

  “可你一死,天下就乱了。”

  史乘桴点头,眼中的平和和淡然前所未有,道:“就是要乱,乱过之后才会平静,暂得几世太平。”

  “史庄主为人真是高深莫测,乱自己的天下却偏偏还要拉上我。”易浊风摇头一赞。

  史乘桴颌首,道:“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因为溥侵迟早会逼你杀了我。”

  易浊风瞑目,潸然一叹,道:“我确实不会拒绝你。只是,你不怕仙葩草落到溥侵手中?”

  史乘桴笑了笑,道:“那就看你了。”

  易浊风沉色道:“之前,你为何不让金戈知道仙葩草藏在的秘密?”

  “我不想让金戈成为众矢之的,遭人各路人马的追杀。”

  易浊风点点头,道:“看得出来史庄主很爱惜这个徒弟,对于他的安危,想得也是无比周全。”

  史乘桴微微皱眉道:“是。这辈子我最引以为傲的便是我的这个徒弟和我的女儿。”

  “史庄主有没有想过,若您真的不在了,您女儿的命运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她能承受得了这一切吗?”易浊风的眼中隐隐地带着几分忿气。

  史乘桴凝视着他黝黑的双眸,也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所以,要看你的了。”

  八月的夜,凉如水。习习清风伴着优雅的桂花香飘散在四周,整个春时居,香气弥漫。

  仰望天空半圆的月亮,远处,巍巍天绝峰正与月交接。似乎,立于天绝峰顶,伸手便可摘得天上星宿。

  春时居位于天一群山东面,为庄罹的行宫。

  夜深人静,忽见得两道黑色身影飞速掠过,又落于丈高的围墙外。此时,居内密布的守卫皆是累眼疲乏,加之两人轻功已到火候,所以并无他人发觉。

  春时居外,金戈摇头,自问道:“师父不在这里,那会在哪?”

  史如歌皱眉,也是一脸惑色:“庄罹的春时居﹑溥天骄的神霄居﹑凌无邪的灏原居,所有能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我们都一一找遍了,可是却找不到爹爹。接下来我们该去哪?”

  金戈摇头,道:“不知道,让我再想想。”

  金戈踱步思索,忽而眉心一皱,望向远处高入云端的天绝峰,道:“忘了,溥侵这个人生性多疑,他一定不会将师父囚禁在距他太远的地方,所以星月居和琼华居都没必要去了。”

  史如歌望向金戈直视的那个方向,面露惧色:“那是溥侵亲掌的天绝殿。”

  金戈的嘴边撇过一丝不屑的笑容:“那我正要去看看。”

  史如歌握住他的手腕,忧虑了片刻,道:“我们一起!”

  天绝峰上,十二执事率兵分守着八个不同方位。金戈和史如歌早已抵至,他们隐身于西南方一千年古树下。这个方位,史如歌记忆犹新,那日她便是经此方位一道的小门而误入天绝殿的。

  眼下,恪守此位的地坤在隔着金戈和史如歌百来步远的地方来回走动着。他的身后,十来名兵卫犹如雕刻的石像般静肃笔挺。

  金戈扫眼四周,余光终落回前方高阔之殿式上。他抿唇一笑,正要持剑起身,史如歌晃神扯住了他的衣袖,小声道:“就这样莽撞的冲进去吗?十二执事可不是好惹的!”

  金戈笑了笑:“会有人替我们引开他们的,十二执事一分开就不会再有乾坤八卦剑阵,好对付得很。”

  金戈暗涌内功,顿时,他手中赤霄剑横生出一派凛烈之怒气,周遭的空气似被段破般,轻轻颤了半晌。天绝殿外,地坤猛一紧神,警戒度提高了十二分,沉声对周围兵卫道:“有人闯进来了,小心!”

  地坤敏锐的目光锁定于西南方的古树后,他轻咳一声,扯嗓道:“有胆攀上天绝峰,自不怕现身与我一见,还请阁下一一一”

  地坤话未说完,却感应到身后有道黑影飘晃,猛回过头,却见一切平静如初,毫无异样,他悬着心算是放下了。他一展眉头,放缓脚步向前走去,一面运功戒备。直待行至一持矛兵卫身前,他才恍然大悟。那兵卫仍是肃立不动,连眼珠都不再转动一下,生像未曾看到他。

  地坤骇然大惊,缓缓伸手,他想试着推推他。不料,他的手指刚触到他的盔甲,便见得他僵硬的身子木木地往地上倒去。再看周边其他兵卫,皆是面如死灰,没有了任何血气。

  地坤凝气运功,飞速抽出手中短剑,地坤剑一出鞘,便见得一道白光直冲云霄,而后它似烟花般,在空中绽开。

  “不好,地坤在放信号!”金戈飞向前,闪电之速,不等地坤来势汹汹的掌风击至,他便早早地将赤霄剑抵在了他的心口。

  “我师父在哪?”金戈问。

  不见其他执事的接应,地坤不禁大失所望,目光盘旋片刻,反问金戈道:“你就是金胤之子金戈?”

  “正是。”金戈嗤笑道。

  “你救不了史乘桴。”地坤忽显一派祥和。

  “这不是你说得准的。说出具体位置,我可饶你一命。”金戈面容色微狞。

  “我不知道。”地坤沉声道。

  “那我先杀了你。”金戈咬牙,手中的赤霄剑利落地刺在了地坤的心口!

  地坤瘫倒在地,史如歌跑上来,催促道:“我们快进去!”

  “嗯。”金戈领着史如歌,飞向天绝殿。

  闻讯赶来的庄罹,一见地上奄奄一息的地坤,嘴边抹过一丝古怪而又诡异的笑容。

  穿过一大片花树林后,金戈和史如歌很顺利的抵至一大殿内。此时月至中天,殿内空无一人,因而显得阴气森森。两人漫步行走于这楼殿中,见得白玉石铺成的地面,华丽万分。殿内,每隔相应的距离,都竖立着一面成人高的明镜。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