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赘婿 第092章:许攸其人

小说:黄巾赘婿 作者:一个幽灵 更新时间:2017-08-12 12:49:21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许攸,字子远,年轻时与袁绍、曹操交善,后来成为袁绍的谋士。

  其多次为袁绍出谋划策均不被听从,深感不满。官渡之战之际,许攸因家人犯法被收治而投奔曹操,提供了重要情报,建议曹操偷袭乌巢,结果大获全胜。官渡之战后,许攸跟随曹操平定冀州,立有功劳,但他傲慢无礼,口无遮拦,数犯曹操之忌,最终触怒曹操,被杀。

  这是历史上一段对许攸其人的描述,可以看出这人背景不小,有来头。

  说他有来头,那是因为他交的朋友都是有来头的,像曹孟德,袁本初,那都是当时的青年才俊,官二代,正所谓人以群分,他许攸如果没点分量,人家会跟他交善嘛。

  当然,许攸到底是何背景、来头,袁朗这会儿也没空去理会了,他现在只是知道,万年公主联合许攸给自己演了一出戏,而且现在已经要进入戏里面的主要情节了,那就是逼迫袁朗跟他们立下和谈的协议。

  “许攸,拜见公主!”许攸进入暖阁先是向万年公主行了君臣之礼,随后对着袁朗拱手一礼,象征性的说道:“见过袁将军!”

  袁朗心里暗道,难怪这货最后会被曹操给剁了,不仅傲慢无礼,而且甚是嚣张,看公主那眼神都是直勾勾的,面对着袁朗,那自然就好像是长辈在看晚辈般,根本没把这个一郡之长放在眼里。

  像这种自视清高,自以为了不起的儒生,袁朗没心情也没这心思去说他,毕竟这样的人由着他自生自灭才是。

  许攸来了,不得不谈的话题自然就是两军目前的态势分析以及将来的合作打算。

  这两点许攸来前一定已经组织好了语言,在公主的示意下由他率先开腔,当然说的是吐沫横飞,有点把死人都可以说活了的架势。

  “照子远先生这意思,凡是与贵军为敌者,下场就只能死路一条喽?”

  袁朗听到一半实在忍不下去,尤其是当许攸说到与他们为敌,只能是自取灭亡时,这种无法忍受的感觉迫使袁朗不得不打断了许攸的演说。

  袁朗的打断,好似在许攸的意料之中,只听他转过面向公主的身来,然后用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袁朗道:“将军您这么理解,也不可谓不对!只是凡是都有余地,袁公为免涂炭生灵,这才命在下前来劝降!”

  袁朗一听,赶紧插口道:“打住,先生此言还请慎重,袁绍派先生来,是和谈,还是劝降?”

  许攸反呛道:“将军以为这二者有何区别?”

  袁朗大笑起来,许攸这明摆着是在扮傻,不过袁朗也不是省油的等,只听他中气十足的回道:“此二者有着天壤之别!和谈,那是双方在对等的位置上谈,劝降,那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怜悯,是弱者对强者的妥协!如此肤浅的道理,先生难道不知道?本帅不妨直言告诉先生,和谈,咱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但是不一定成。然则如果是劝降,那先生还是请回,本帅城中锋利的宝刀也不是没有,想先生项上人头,也不想试上一试吧!”

  袁朗的话说的很清楚,和谈,可以谈谈看,如果是劝降来的,那一切免谈,就像当初拒绝郭图一样,袁朗更加不可能答应比郭图还要无理傲慢的许攸,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许攸闻言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只见他回座位上做好,然后呷了口婢女送上来的美酒,最后才开腔对着万年公主道:“若然不是看在公主您的金面,许子远不会在这待上片刻……袁将军您的言论最好还是切实际,适者生存,可不要冥顽不灵,多一条活路,总是好的!”

  袁朗本来就不待见许攸,要不是万年公主不知道从哪像变戏法似的把这老货给弄出来了,袁朗压根不会去见他。现在这货夹枪带棒的公然侮辱自己,说什么“冥顽不灵”,就更加让袁朗气上心头了。

  “说起变通,适者生存,本帅自然不如先生!”袁朗心里已有了话题抨击许攸,只听他紧接着道,“184年,先生与冀州刺史王芬、沛国周旌等人谋废先帝汉灵帝,立合肥侯刘韵,最终邪不胜正以失败告终。此后,王芬自杀,周旌被屠,而先生您,则遁逃投靠了董卓,怎么,董太师那您又不满意,现在又投到袁绍门下了?”

  许攸听完,从座位上暴跳起来,大声斥责道:“袁朗,你不要含血喷人,谋反一事朝廷早有定论,那是王芬、周旌二人蓄谋已久的,你说鄙人也参与其间,你可有真凭实据?”

  袁朗本是按照历史记载说的,他也不知道这段历史是真是假,只知道在介绍许攸时,历史资料就有这么一条。现在许攸的气焰如此嚣张,如果不给他下点猛药根本治不住他。

  不过谋反这事,参与者向来都是在暗地里秘密进行的,现在贼首王芬、周旌都已经伏法了,如果非要将许攸也按上个罪名,恐怕暂时还是缺少有利的证据。

  其实袁朗也不是真的想把许攸绳之于法,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许攸他没做过,那这招对他一点用没有,但是,如果这货就是历史说的那样参与过这次谋反,那这家伙现在肯定怕东窗事发,尤其还是在万年公主面前,汉灵帝可是万年公主的生父,只要许攸被公主确认参与过这事,那许攸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嘛。

  至于和谈,万年公主肯定不会再帮许攸说好话,那也就谈不成了。

  袁朗这招果然很猛,万年公主本来看许攸的眼神是仰望的,现在袁朗这话一说完,万年公主立即怒斥许攸道:“袁帅乃一郡之长,他的话本宫也会信上三分,许先生说你没参与84年的谋反,那本宫问你,84年先生你在哪,跟谁在一起,可要本宫传他来给你作证?先生投靠董贼,此事可真?如果先生不清楚,本宫大可带几个董贼军的俘虏上来问问,先生以为如何?”

  哇,万年公主比袁朗还厉害,这几句话直说的许攸冷汗直冒,双腿也不禁哆嗦起来,哪里还有刚才的威风。

  “扑通”一声,许攸双膝跪地,他匍匐在公主的脚前,彻底服软哭泣着说道:“子远糊涂,当时为求一时的富贵这才投效过董贼,不过后来子远醒悟了,这才追随的袁公啊,还请公主明察啊!”

  万年公主紧跟一句道:“谋反之事,你可有份?”

  许攸大声哭嚎道:“子远对先帝之忠心可昭日月,谋反之事绝无参与!!!”

  袁朗心里乐开了花,这政客最怕自身有污点,你们试想,如果他们其身不正,那么他们所说的话还有公信力可言,还有人会相信嘛。

  谋反可是杀头灭族的大罪,虽然许攸现在满口狡辩不承认,但是在万年公主心里,从这一刻起压根就不会再信他。

  就算谋反他许攸没参与过,那么投靠国贼董卓帐下那也同样是不光彩的事情,许攸啊,你彻底不干净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