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七十七章 各神通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7-29 15:50:28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七十七章各神通

  云琅能够看的出来,九趾的实力确实不赖,如果他面对的是普通的修士,以那诡异莫测的毒术,胜算极大。

  可它偏偏就刚上了,百毒不侵,且身具青罡妖火的貔貅,差不多可以说是上赶着来送死来的。

  “小兔子,赏你的!”李长风给貔貅甩了一捆蓝色的萝卜,他觉得小兔子这个称呼很应景,也很有成就感。

  貔貅甩着和山头一般的大脑头,竟还有几分撒娇的意思,看起来十分的欢快。

  这把云琅给震到了,好歹也是个上古神兽嘛,对自己的称呼这么随意?小兔子都能忍!

  白冥面色稍有几分凝重的站在云琅的跟前,说道:“主子,这几只蛤蟆不足以虑,但外面的……对付起来,确实有几分难度!”

  “我也感觉到了,看样子他们这是等着我拿到太虚石,再拿我开刀了!”云琅苦笑一声,说道。

  白冥摸了摸鼻子,说道:“显然他们很有自知之明,知晓他们近不了这里,也破不了阵法。”

  “我觉得他们有些瞧不起我!”云琅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感觉让云琅觉得很糟糕,这不是把他给当枪使嘛!

  混到如今,他竟然被人给当枪使了,这把云琅给膈应的不行。

  白冥低头不语,但他的表情差不多给出了他的答案。

  似乎就在说着,对!你就是被人给当枪使了。

  云琅看着白冥那模样,一时更气,这比直说对他伤害还要大。

  让云琅觉得他不但被人给当枪使了,还是个傻子。

  “玄宗既然跟我玩这套,下那战书又是什么意思?”云琅幽怨的瞪了一眼白冥,问道。

  白冥躬身回道:“主子,属下也只是猜测,他们可能是想踩着主子你上位,打造一个名正言顺的太虚境。”

  “这我可以理解,毕竟太虚境是我的!他们把我们都给弄死了,那下一个太虚境就是玄宗的,顺理成章,而名正言顺。”云琅说道,这一点道理并不弯弯绕,云琅都不需要去仔细的想,就能清楚。

  让云琅所想不通的是,他们既然玩着阴谋,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的下个战书?

  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好像是一个脑子不太清醒的家伙办出来的事儿一般。

  白冥说道:“主子说的是极,显然他们打的就是这般算盘。若深究战书的用意,属下猜测,他们应该只是想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好名正言顺的上位。人间朝代更迭,叛将自立为帝,不也都要下一份诏书,告知天下事情缘由,证明克继大统乃是奉天承运,顺应天意。”

  云琅恍然,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还真是辛苦他们了,可天下人也不是傻子。”

  “他们只消这般做了就行,时间一久,众人自然也就那般认为了。”白冥颔首说道。

  顿了一顿,白冥接着说道:“主子,其实,玄宗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他们全部都是妖族!妖族多智,善谋略,对待一件事情,都有三五手的准备!这或许只是他们的一手准备。况且,妖族立天界,天下人自然不会答应,不管他们做的如何顺理成章,都不会那么的轻松。”

  白冥这么一说,云琅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作为天下第一宗的玄宗,竟然是妖族!

  玄宗成长到了如此的地步,这个秘密竟还没有被捅出去,单这一点,就足以看出妖族的多智和善谋。

  人常言,多智如妖。

  这是曾经在大汉之时,很多人给云琅贴的一个标签。

  时至今日,竟让云琅遇到了真正的多智之妖,云琅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在龙武的这些过往,让云琅觉得像是开了挂一般,总是能极其巧合的时候,得到强大的援助。

  遇见一个如玄宗这般强力的对手,挑起了云琅如独孤求败般的斗志。

  思路在云琅的脑子里面渐渐清晰,他的脑子里装下了整个龙武大陆,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一个个线条串连了起来。

  玄宗如今虽然是天下第一大宗,但想要真正统御天下,建立一个如太虚境那般的仙境,并不易。

  这不仅仅是实力能决定的,单单只是他们妖族的身份,就会遭受到重重阻遏。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人愿意看到一个并非正统仙境的宗门,成为了另一个仙界,将地位在他们之中拔起,变得高高在上。

  玄宗的选择很明智,踩踏在云琅的头上,他们的确能够在这条路上少走很多的弯路。

  也能将他们实现这一目的的时间,缩短很多。

  他们的确有些看不起云琅的意思,云琅如今的实力虽然一般,但好歹也是一帝二尊者的豪华阵容。

  “那我们就去会会他们吧!”思路明朗的云琅,眼中一片清明。

  李长风和白冥二人的神色有些凝重,面容肃穆的点了点头。

  作为好战分子的霍去病,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嘿嘿笑着,握紧了右手中的长枪。

  在他的身后,五百名玄甲军身如标枪,面容冷酷,肃杀之气,在他们的身上氤氲而起。

  已存活了近千年的貔貅,像极了老顽童,听到要打架,他的反应和霍去病几乎是一模一样。

  尖锐的爪子中,抓着一堆的蓝色萝卜,塞着牙缝,嘿嘿的傻乐着。

  ……

  天空清澈的如同被水洗过一般,洁白的白云,像是一片片的羽毛拼凑。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这是一个适合郊游的好天气。

  在其中的一朵云上,黄长老数人悠然闲适的端详着下方的雁门关。

  九趾等三人,没有人再提起,就好像这几个人,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鬼先生,依你看来,他们破阵的可能性有多大?”黄长老摸着唇边稀疏的几根胡须,目光瞥向了沉默不言的龟先生。

  在黄长老问起这话的时候,龟先生也在盘算云琅等人破阵的能力。

  权衡了一番实力之后,龟先生发现,这个阵对于云琅而言,并不难破。

  于是,他照实说道:“黄长老,非是在下故意泼冷水,实是此阵恐怕困不住云琅。十八都天门阵,暗嵌困阵、七绝阵,虽是威力无穷,可云琅等人同样不可小觑。”

  “奥?”黄长老单薄的眼皮挑了起来,疑惑出声。

  跟在黄长老身边的其他几人,也齐齐望了过来,这一套合阵乃是他们合力布置而成。

  现在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他们自然感到好奇,同样也在准备着,该如何把这个脸打回去。

  鬼先生无动于衷,面色丝毫不变,说道:“拿下太虚石,云琅便身怀了上古龙玉、轮回柱、太虚石此三大神器。

  三界四大神器,他已独得其三,想要破阵并不困难,此为其一。大家莫要忘记了,他的身边还有李长风,曾经的五岳之尊,长风尊者!世间多数大阵,可本就是出自他之手。”

  黄长老嘴角一勾,神态如清风般淡泊的笑了起来,“鬼先生所言极是,不过你所说这几点本座也想到了,单凭这一座合阵,确实困不住云琅。可,若是有夺魄针与镇界尺呢?”

  龟先生的面色不由大变,惊声叫道:“你竟连夺魄针与镇界尺都带来了,看来你们这一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黄长老负手而立,镇静的看着下方,说道:“龟先生也知晓云琅此人的重要性,拿出夺魄针与镇界尺,又当如何?本座甚至还觉得有些少了。若不是该死的鬼方浪人大肆侵扰,牵制了宗门大部分的力量,你觉得会只是这么一点人手吗?”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