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二十八章 天羽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7-09 16:22:51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二十八章天羽

  在云琅目光的鄙视下,白冥终于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白冥非常小心的左右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对云琅说道:“老子真是被你给搞怕了!如此说吧,寻花问柳只是其次,一大把年纪了,出来寻花问柳,我也怕被人骂!我对这大名府中即将发生的一桩事情比较感兴趣。”

  说话间,白冥的神色非常严肃的用手指了指楼上。

  云琅心神一震,还真被他给猜着了,白冥来这里的目的,还真的是为了楼上。

  “跟我们有关?”云琅凑到了白冥的身边,低声问道。

  这个世界的武林高手,给云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心理阴影,有些话云琅也不敢明说。

  白冥微微颔首,说道:“准确来说,与你关系甚大!”

  云琅一脸惊诧,在这龙武大陆,他就是一名不见经传,无名无姓的小人物,怎么就又扯上他了?

  这若是搁在大汉国,有人对他这么说,云琅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惊讶,毕竟在大汉国,有太多的人惦记他了!

  但是在这个地方,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能扯上他,这就让云琅很是搞不懂了!

  “白老,你是不是搞错了?”云琅奇怪的问道。

  白冥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说道:“我也希望我搞错了,可是似乎并没有。有那么一群人,对你和霍小郎的来历似乎格外的感兴趣,此外,皇室危矣!”

  云琅真是有种见了鬼的感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真特么跟他有关系!

  白冥所说的这些话,灵犀那日曾也说过。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般说也就罢了,现在连白冥也这样说,云琅就不得不深思一下了。

  此事,透着格外的蹊跷,云琅就想不通了,这些没事干的这么感兴趣他的来历,难不成他们还有办法跑到大汉去?

  嗯?!

  ……等会!

  云琅的脑子里,忽然间灵光一闪。

  此事……有点苗头!

  习惯性的走到窗前,云琅没有看任何的东西,脑子里面各种想法纷至沓现。

  如果有人对他的来历感兴趣,那只能说明,那人从蛛丝马迹间知晓一点云琅来处的消息。

  也就是说那人十之八?九知晓,云琅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管在什么地方,利益才是人们奔波忙碌的重点。

  只有他们对云琅来的地方感兴趣,才会对云琅自身感兴趣!

  应该就是如此!

  云琅脑子里面的思路渐渐被打通,事情也在他的眼前渐渐清晰。

  若这是真的,那他们有很大的可能可以重新回去,想到此处,云琅的心中不由有些激动了起来。

  “白老,你所说皇室危矣,是什么意思?”云琅带着一脸的欣喜,转头问道。

  白冥古怪的看着云琅,并没有急着回答云琅的问题,而是问道:“看你这一脸欣喜的模样,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有人对我和霍去病的来历感兴趣,那是好事!就让他们感兴趣去吧,我且先看看他们感兴趣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云琅重新落座,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白冥有些无语的瞥了云琅一眼,嘀咕道:“狗屁不通!”

  云琅没有明说,这些事情,他心中清楚就行了,白冥老头有太多让人费解的地方了。

  还是先看看再说吧,现在掏心掏肺,到时候的下场,云琅怕自己会接受不了。

  白冥慢悠悠的磕着瓜子,说道:“你在这儿待会儿,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皇室危险不危险,你自己看吧。”

  又开始打迷糊了,云琅相当讨厌这些话。

  但云琅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既然白冥说等着看,那就等着看吧。

  云琅倒是想要看看,在接下来,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反正白冥也跑不了,云琅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他琢磨。

  “不打算再把那姑娘喊进来,给我们弹上一曲?”半晌后,云琅开口问道。

  和白冥这个老头子一起逛画舫,还呆在一个房间里,比云琅自个儿跑来逛画舫,更让云琅觉得尴尬。

  白冥专心致志的盯着面前的瓜子,闷声说道:“你还担心你没死,想要喊进来再把你弄死一遍?”

  “我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我?”云琅有些郁闷的说道。

  他刚刚都把这事情给忽略了,生死之事,绝顶的大事!

  就因为白冥的那三言两语,让云琅一时间就给忘记了。

  刘彻曾经还不断的怀疑云琅的忠心,就这事,云琅觉得应该让刘彻日后知道。

  为了家国大事,他都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白冥抬头看着云琅,忽然间笑了起来,他似乎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笑的样子,笑的越来越夸张。

  到最后,白冥笑得连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白冥的这笑声,不但让云琅一头雾水,更让云琅觉得他就像是一个二傻子。

  “白老,有话就说,没必要这个样子,我感觉你在侮辱我!”云琅沉着说道。

  他在说生死大事,这么严肃,这么恐怖的事情。

  这老头竟然笑得这么欢畅,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这他娘的太侮辱人了。

  白冥好不容易止住笑声,这才说道:“我都与你说过了,这是天羽门的产业,那姑娘可没想着杀你,是你太菜。”

  云琅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话侮辱的就有些直接了!

  若不是担心打不过这老小子,云琅可就真的动手了。

  “什么意思?”云琅压住气,问道。

  白冥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说道:“任何人都可以上这座画舫,但普通人上了,不是傻了就是疯了,更甚至死了!不是画舫上那些姑娘心怀歹意,故意要杀人。而是,人家的实力本就那般,只有实力差不多的人,才不会被那些幻境影响心智,反而能从幻境之中感受到无比愉悦的美妙,懂了不?”

  云琅恍然,不由得有些尴尬!

  原来是这个样子!

  搞来搞去,竟是他有些不自量力了。

  “所以,你就嘲笑吧!”云琅垂头丧气的说道。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变的一文不值,他曾经并不看重的,反倒是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基础。

  想想真是有几分搞笑,没点实力,出来喝个花酒,都有可能被艺妓的琴音给弄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如今云琅也想有点拳脚上的实力,可这并非一日之功,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

  就他这三世之身,数百岁的年纪,已经不是年轻人了,这事也就变得更加的不易了。

  白冥转战酒壶,一杯接着一杯,如同牛饮一般喝着酒,嘀咕道:“我嘲笑你作甚!拳脚之实力,只是其次,重点还在脑子!”

  云琅没说话,这话听着就像是安慰人的。

  反正安慰人的话,随便怎么说都行。

  就在这时,白冥的耳朵忽然间如同兔子一般竖了起来,神色格外的严肃,他对云琅说道:“你听!”

  云琅立刻屏气凝神,仔细的听去……

  刺溜!

  一声很是夸张的声音,突然响起。

  云琅的目光缓缓落在了白冥的脸上,面色有几分愠怒,这么严肃的样子,就为了让他听他喝酒的刺溜声?!

  白冥仰头笑了一声,手指指了指外面,说道:“我不是让你听这个,我让你听外面!”

  “外面没动静,我就听见你喝酒的刺溜声了!这花酒就是好喝,是吗?”云琅没好气的说道,这个老不正经的。

  白冥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慢悠悠的说道:“来了!”

  云琅轻笑了一声,来个屁!刺溜声又来了吧。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