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二十二章 断天机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7-08 00:15:18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二十二章断天机

  云琅点了点头,认同的说道:“既如此,你就着手准备吧。”

  东方朔忽然抬头看向了云琅,正色说道:“此事,还需云侯做主!”

  云琅轻笑了起来,看向了东方朔,问道:“此事你叫我如何作主?”

  “某家是有一腔抱负,但并不适合做那个带头大哥,军无主将不成军,国无主君不成国。云侯之手段,这普天之下,在某家看来,无一人能及。”东方朔很是诚恳的说道。

  云琅觉得东方朔这厮有些捧杀他的嫌疑,在大汉国他能有那番作为,很大的原因其实在于他是外来者,曾熟读大汉的历史。

  但是在这里,一切都变了。

  云琅即便是想要开个外挂,也没有那么多的条件可供他利用。

  “我们的陛下就在那皇宫之中。”云琅含糊说道,打个哈哈,迷迷糊糊先糊弄过去吧。

  此事,云琅还没有完全的想清楚。

  东方朔摇了摇头,说道:“云侯,论了解陛下为人的,除了阿娇贵人之外,恐怕也就云侯你了。无兵无将,甚至于无人可用之时,并不是陛下出手的时机。”

  这话云琅得承认,说的很到位。

  在大汉国,云琅琢磨最多的,也就是这位汉武大帝刘彻了!

  论了解,云琅的确是极深的了解的,刘彻的确不适合在前期出手。

  他最大的弊病在于耐不住性子,大汉国的银行就这么败在了刘彻的手中。

  可让他做这个领头羊,云琅还需一些仔细的考虑。

  就在云琅这么想着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东方朔,发现他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眼神中的意味十分的分明,就是要让云琅把这件事情给做了。

  “此事,你先去安排。眼下不论是陛下,还是你我,都无兵无将可用,如何成事?先把人拉拢起来吧。”云琅想了想说道。

  东方朔颔首,说道:“某家知晓,合该如此!只是还请云侯为在下写一份手书,在下好行事。”

  云琅依了东方朔的要求,东方朔在军中确实没有什么影响力,他苦口婆心的劝说,恐怕真不如云琅一份手书来的管用。

  在云琅和东方朔聊天的时候,秀儿那几个姑娘十分乖巧的,躲得远远的伺候着。

  云琅招了招手,喊秀儿拿来了文房四宝,就在这野草青青的草地上,书写了一封手书。

  信中内容言简意赅,只是寥寥数语,云琅想要大汉风云儿郎,不应埋没于这武力之世,当重振大汉风华。

  东方朔拈起墨迹未干的手书,对着刺眼的阳光,一边吹着墨迹,一边不由赞赏道:“云侯从戎,当真是一大憾事,大汉墨客少了一块耀眼明珠啊!”

  云琅笑了起来,“我若不从戎,东方先生觉得我能从容残喘于朝堂吗?我那云氏庄园,还在吗?”

  东方朔苦笑一声,摆了摆手。

  这事,心中清楚就罢了!

  “再者,我若不从戎,也便没有今日之手书了。”云琅淡淡笑着说道。

  东方朔站了起来,长身一礼,肃然说道:“此去京都,山高水远,云侯多家保重,某家这就去也。”

  微微颔首,云琅也站了起来,看着东方朔甚是潇洒的大步而去。

  一人一马,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拖着长长的汗渍气息,渐渐远去。

  东方朔一如既往的洒脱,他的人生追求,云琅这个普通人有时候很难琢磨的来。

  他的志向就像是在这四方天地间一般,追逐飘渺无依的东西,走的坦荡自如,身无长物,心却满怀苍茫。

  即便如今野心乍现,但也如赤子般直截了当。

  当然,这只是云琅的一番猜度,东方朔此人,云琅是了解的,但也又是不太了解的。

  平凡人去猜测一朵云彩的心思,谁能说的个准。

  秀儿为云琅奉上了一杯清茶,语气如柔风般,轻声说道:“师父,那人……好生古怪。”

  “他古怪吗?”云琅呷了一口茶,笑着问道。

  秀儿歪了歪头,撅着嘴点了点头,“确实挺古怪的,他应当算是佛门弟子吧,可看不出任何佛门弟子的气息,倒像是一个浪人。不!我的意思不是来子鬼方的浪人,而是以天地为家的那种人。”

  云琅小看着秀儿,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他差不多就是那种人。”

  “唔,挺有意思的。”秀儿舒眉浅笑,应了一声。

  云琅的队伍再次出发了,沿着迤逦崎岖的山路,转道向东,下一站乃是大名府。

  此大名府并非云琅所熟知的那座大名府,而是天羽门治下的大名府,据传乃是一座比飞雪城更要宏大数倍的大城,是天羽门势力范围内的第二大城。

  悄无声息间,云琅的队伍再次壮大了,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小七,被李长风扔下之后,也没有再去找李长风,而是直接跟上了云琅的队伍。

  这丫头倒也淡定,似乎丝毫不担心,李长风就此扔下她不管了。

  心安理得的混在云琅的队伍间,跟着去往了大名府。

  云琅本想过问一下的,但后来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没有再去问小七这件事情。

  自从小七出现在这支队伍里面之后,霍去病手中的书出现的频率变的越来越少了。

  大部分的时间,霍去病都和小七呆在一起,时而打打闹闹,时而窃窃私语的不知道聊些什么。

  这趋势已经很明显了,霍去病的第二春来了。

  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美好事情,云琅也为霍去病感到高兴。

  不过,深知霍去病个性的云琅,并没有在霍去病的面前,提起这件事情。

  这种事情,旁人说的多了,霍去病这家伙反倒是还心里就犯别扭了,悬崖勒马绝对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默默的看着霍去病这家伙春风二度开,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

  下邳。

  这里不是曾经张良藏匿的下邳城,只是它的名字也叫下邳城。

  刘记铁匠铺里,一身铜皮铁骨,筋骨虬劲的汉子,浑身汗水涔涔,正在炭火熊熊燃烧的炉子上奋力的敲打着铁刀。

  “李敢,这几把刀你可不得有丝毫的马虎,好好打啊!出现一点瑕疵,雇主责怪下来,可担待不起。”竹条编制的躺椅上,一身油腻,肚皮肥硕如十月怀胎般的男子,摇着蒲扇喊道。

  李敢拿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下身上的汗水,满不在乎的应道:“掌柜的,你放心便是!老子是使刀的人,自然知道这刀该如何饲弄。”

  肥硕男子嗤笑一声,眯着眼睛歪着头舒舒服服的假寐着,说道:“就你那点本事,还使刀的人,这街上随便走过来一个使刀的,都能砍死你!你呀,我看也就能在我这地儿混口饭吃了,好好打啊,老子不是会亏待你的。”

  李敢笑着瞥了一眼大汉,“掌柜的,你就安了那颗心吧,放心便是!”

  嘴上说着这话,李敢手上的动作稍微停了一下,望着噗噗直窜的火苗,怅然叹了口气。

  他李敢只能在这个地方混口饭吃?他不甘心!也始终不这么认为。

  他怀念将军,怀念云侯……

  如果他们都在这里,一定会有办法的。

  肥硕的男子摇着蒲扇,假寐变成了真睡,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便有震天般的鼾声响起。

  仓促的脚步声,从街角传了过来,那踢踏着鞋的声音,李敢不用仔细听,都能知道是谁来了。

  那是他手下的一名兵卒!名唤刘武,是跟他一起掉到这片土地上来的。

  “李哥,哥!大消息,大消息!”激动而急切的声音,在铁匠铺外面响了起来。

  李敢将打了一半的刀扔进冷水里,擦了把汗水,绕过炉子走出了门。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