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二十一章 空悟妙言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7-08 00:15:16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二十一章空悟妙言

  云琅的脑子稍微有点涨,他试图从空悟的话语中挖掘出一些有用的东西,但不管他如何的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空悟所说的这些话,于云琅而言,似乎的确是很关键的东西。

  但又有那么几分的虚无缥缈,更像是挂在天上的白云,能看见的,但看不清楚,也看不透彻。

  云琅谢过了空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葛,空悟大师似乎也不打算再说下去,他将东方朔交代给了云琅。

  云琅看的出来,东方朔在这小玄天的地位,似乎还不低,也颇受空悟器重。

  从前神仙一般的人儿,如今却礼了佛,云琅看着东方朔,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这个人,看着和佛门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但偏偏人家已是身在佛门中……

  离开小玄天之后,李长风拜别云琅。

  “云兄,我估摸着飞雪山庄和天羽门,也该打完了,我该去看看,你们一路珍重。”李长风十分洒脱的对云琅说道。

  云琅古怪的瞅着李长风,说道:“长风兄,你不是只打算观战吗?”

  “昨夜是观战,但今天我必须得现个身!做一些我不太想做的事情。”李长风很不情愿的说道。

  云琅恍然,大笑了起来,这事他曾经也经常干。

  “敲打一下赢的一方,给输的一方主持一下正义?”云琅笑问道。

  李长风耷拉着脑袋,一脸苦闷的说道:“若真是如此,我倒十分的情愿,只可惜做着差不多的事情,但态度却截然不同。我虽为武林盟主,可很多时候说话并不管用。武林盟主只是个人武力的证明,如天羽门这样的存在,人家根本不会将我放在眼里的。”

  “那就打!人的名和面子是打出来的。”一直默不吭声的霍去病,忽然插了一句话。

  李长风霍然转身,猛地掰住霍去病的肩膀,脸上闪烁着的激动的光芒,叫道:“小霍霍,你这话可算是说到我心坎里了!某家这就去打人,小爷我的面子,他们必须得诚心诚意的认!哈哈哈。”

  李长风说走就走,扔下这句话,大笑着御风而去。

  只不过他似乎把小七给忘了,那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眨巴着一双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李长风,喂!喂!你把我忘了。”小七大声的叫喊着,可李长风早已随风远去。

  他的一身实力就此可见一般,只是眨眼的功夫,人已随风而去,不见了踪影。

  霍去病一脸茫然的将手中的书揣进了怀里,指了指脑袋,对小七嘀咕道:“小七,你家公子,是不是……这儿不太对劲?”

  小七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扬起粉拳,作势就要打。

  “不准说我长风哥哥,他敢作敢当,一身侠肝义胆,是真正的好人!”

  小七凶起来,还是很可怕的,隐隐透露出来的气势很是骇人。

  霍去病连忙躲到一边,认怂道:“我这是随便一猜,别当真别当真,开个玩笑嘛!”

  小七可没想着就此作罢,她的身影轻轻一晃,如鬼魅般便出现在了霍去病的面前,一把抓起霍去病的胳膊就咬。

  “啊!小七,你属狗的啊!”霍去病吃痛大叫道,想挣扎,但他却没有办法脱离小七的掌控。

  小七虽然看起来是个无比可爱的小萝莉,可一身的实力,却是深不可测。

  霍去病这个刚刚才入门小菜鸟,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在霍去病和小七闹将的时候,云琅和东方朔已沿着石阶下山了。

  “东方先生,小玄天深不可测,为何会选在这样一座荒山之上?”云琅举目四望,奇怪的问道。

  一般的庙宇道观多坐落在山清水秀,草木幽深之地,可这地儿倒好,竟选在一座荒山之上。

  东方朔边走边说道:“传言,当年普航老祖观此山犹如佛陀垂世,便在此山上凿石为洞,隐居了下来。后再本地乡邻的资助下,这才建造了小玄天庙,后香火日渐鼎盛,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云琅点头,这山虽是荒芜,细细看去,却真有几分像是一尊盘膝而坐的佛陀。

  而小玄天庙正好在这佛陀的眉心处,整体看去,像是佛陀眉心处的一颗痣。

  山下,白冥等人在一片树荫下,正在埋锅做饭,一群女孩子忙前忙后的收拾着。

  队伍中有这么多的女孩子,吃饭便是一件省心又有口福的事情。

  这些女孩子原本是镖局的第一趟镖,她们应该的处境是差不多和犯人一般,但现在,这帮女孩子是整个队伍的宝贝。几乎人人都围着她们转,就连云琅和霍去病也不能例外。

  云琅和东方朔刚下山,秀儿和另外的几个女孩便叽叽喳喳的奔了过来。

  东方朔眯着眼睛,抚须长笑了起来,说道:“看来云侯也有所改变了,妇女终归是不如少女灵动。想起云侯家中那些悍妇,某家这小心肝就有点颤,如今看着些正值妙龄的少女,甚是舒心呐。”

  云琅瞥了一眼东方朔,说道:“你没被我家中那些妇人打死,是你的运气。但你若是敢对这些孩子,心存他念,我可真会打死你。”

  “不敢,不敢!云侯说的这是哪里话,某家像是那等不知分寸之人吗?”东方朔面有尴尬的叫道。

  云琅没有理会东方朔的自卖自夸,这话说出来的,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日后,你便去教授这些孩子吧!我想让她们学习苏稚的那般手艺,这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有一技之长,生存立足总归是轻松一些。”云琅笑吟吟的看着笑颜如花,飞奔而来的秀儿,说道。

  东方朔却是有几分为难,他犹豫了一下说道:“云侯,某家想将那些散落在外的汉家子民,纠结在一起。”

  “这两件事,互不耽搁。”云琅没有回头,直接说道。

  东方朔怅然说道:“这天下,时不我待!我已写了书信,告知那些人在长安等候云侯了。话说回来,那些人大部分都是羽林郎,或许有不少云侯见了,还是熟脸。”

  当东方朔开始展露他的野心的时候,连云琅也被惊诧到了。

  他就是一个真正的老狐狸,手法娴熟的让云琅有些怀疑他所经历的一切。

  云琅没法否认,他曾经也做不过不少的布局。在整个大汉朝,他像是一只大蜘蛛,悄无声息的布下了他的大网。

  这张网,在当时鲜有人发现,但有一两位觉得自己格外聪明的,一头撞进来,便是死路。

  那一张网扎到最后会变成什么,云琅现在也不知道了。

  他已经不是那位大汉朝历史的见证者了!

  只是相比于他的悄无声息,东方朔一开口便是大开大合的阳谋,这倒是符合他的个性。

  但他的野心,也是昭然若揭!

  “看样子,你打算这步棋已经很久了。”云琅接过了秀儿递过来的水果,慢条斯理的掐下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咀嚼着,把剩下的塞给了东方朔。

  东方朔捏住一小串葡萄,整个塞进了嘴里。

  一边慢慢回味着,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云侯,于这龙武而言,我等就是外人!如今尚能勉强立足,长久下去,我等十之八?九会沦为奴隶!灵心门想比云侯定是听说过的,她们就是一群可怜人创立的。某家不想经历她们最初所经历的那些痛苦,既然我们如今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独立的地位是为根本!”

  “某家只想我们这些人,抱团谋个平等的地位!不要让那些有心之人将我们可以当作牲口一般随便奴役,猎杀。”东方朔吐出几颗葡萄籽,说道。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