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十四章 大将之风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7-06 17:24:25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正文

  第十四章大将之风

  人生地不熟,总是会出这样的尴尬。

  没能怂恿到北冥老头出手,让云琅有些遗憾。

  这心思深沉,手段未知的老头,那就继续藏着吧。

  北冥不出来,云琅只能亲自出手了,他可不想让自己这唯一的兄弟,置身险地。

  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被云琅从背包里拿了出来,扯掉引线,云琅奋力甩了出去。

  “去病,杀左边!”在黑球被云琅扔出去的同时,云琅也大声的喊了一嗓子。

  霍去病没有搭腔,但他听到了云琅的喊话,倒提长枪,就冲向了左侧强盗。

  轰然一声,犹如天神发怒,震得所有人顿时间心神摇曳不定。

  滚滚尘烟,顿时弥漫了那一小块地方,泥石四溅,血肉横飞。

  北冥老头脚不沾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的骇然,口中衔着的朱笔,早已不知道掉在了什么地方。

  “云小郎,好……好手段!”

  场面过于震撼,就连北冥老头也无法淡然处之了。

  这样的威力,云琅还是比较满意的,还算不赖,不枉他废寝忘食的埋头苦干好多天。

  造火药他虽早已驾轻就熟,但制作手榴弹,无形中又多了很多的工序。

  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平,已经差不多是云琅的极限了。

  霍去病早已熟悉了火药的气息,在爆炸响起的瞬间,他猛提缰绳,手中的长枪也在瞬间刺向了强盗。

  鲜血浸染了雪白的长枪,在这刺鼻的火药气息中,霍去病看着强盗那张扭曲的脸,忽然间想起了李敢。

  若此时有李敢,这一战该是秋风扫落叶,战马扫一圈就能完成的战斗。

  没有兵的将军是悲哀的!

  霍去病此时只能幻想着,他的身后有雄兵百万,然后猛地一枪扎透了强盗的身体。

  “杀——!”

  振声大喝一声,霍去病在强盗群中横冲直撞。

  夕阳下,他的身影像是一匹孤傲的狼!

  在渐渐弥漫开来的血腥气息,以及喊杀声中,霍去病的身影,有几分的孤独。

  云琅的眼角有些难受,为了以示缅怀,他又拿出了一个手榴弹,扔了出去。

  这轰然的爆炸声,就当是对过去的一点怀念吧。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又一遭的落客他乡,云琅倒是有些熟悉了。

  只是霍去病这位好兄弟,这位大汉国的大将军,他恐怕只能是在这里,继续挥洒他的英名了。

  一道翠绿色的曼妙身影,从悬崖的下方轻飘飘的飞了上来,十指婉转间,琴音袅袅。

  无形的音浪幻化成了有形的匕首,灵巧犀利的穿梭在了强盗之间。

  取人性命于弹指之间,音浪过处,无数的强盗瞬间身首异处。

  “灵心门人!撤!”

  冷傲的强盗首领,第一次发话了,但喊出的却是撤退的命令。

  来如狂风席卷,去如潮水退散,这伙强盗在扔下了十几具尸体之后,依旧井然有序的离开了悬崖。

  云琅也是领兵之将,但纪律如此严明的强盗,他当真是第一回见到。

  这样的强盗有些可怕,他完全不是那些三教九流的乌合之众可比的。

  霍去病擦干枪尖上的血迹,打马回转,冲着云琅挑了挑眉,目光示意向了远处那道曼妙的身影。

  云琅不觉得间有些头疼,那身影不是别人,便是灵犀。

  临走之时,云琅有意想跟灵犀打个招呼,但并未找到灵犀,便只好作罢。

  未曾想到,她竟是悄悄的跟了上来。

  翻身下马,云琅朝着旁边山丘上的灵犀走去,“谢谢,你来的很及时。”

  今天的灵犀,和以往似有几分不同,她的身上多了几分清冷,就如当初云琅初见灵犀时那般。

  不过,灵犀一开口,她身上那股气息瞬间就没了,她嘻嘻哈哈的笑着,对云琅说道:“是吧,本姑娘天下及时雨,随叫随到的哟。可比李长风那小坏蛋,迅速多了。”

  云琅报之以微笑,说道:“感谢女侠及时相救。”

  灵犀皱着鼻子,嬉笑说道:“那我们算不算是抹平了?”

  “不算,我救你两次,九州镖局那也算。”云琅很认真的说道,灵犀这个女人,是一个让他想近不敢近,想远又远不了的女人,恩怨纠葛现在都成了其次。

  灵犀斜着眼睛看着云琅,鄙夷的叫道:“哇,你这个人!好吧,算我还欠你一个恩情吧,莫不如……以身相抵如何?”

  又来?!

  这把戏是云琅现在最为头疼的,灵犀的以身相许,可不像别人那般,只是嘴上说说。

  她是玩真格的!

  虽然云琅也不清楚,灵犀呆在他身边,到底图个什么。

  但灵犀的以身相许,云琅真心架不住。

  就在云琅犹豫兼纠结该如何回复,灵犀这突如其来的以身相许之时,灵犀嘟着嘴,却突然说道:“好啦,与你说实话吧,其实这些人是奔着我来的。”

  云琅微怔,怎么又是奔着她来的?

  “我能否冒昧的问一句,灵犀姑娘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云琅开口问道。

  这其实是他和霍去病一直十分关心的问题,那么多的人想要杀了灵犀,李长风那样的高手又随时出现保驾护航。

  这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灵犀的身份定然十分的特殊。

  灵犀纤细的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神色有几分纠结的悠悠说道:“你何必要知道的那么清楚呢?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云琅耸肩,说道:“我知道的不清楚,死的岂不是更加冤枉。”

  灵犀勾唇一笑,轻轻怕了拍云琅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你是死不了的,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没个千年,百年总该是绰绰有余的。”

  云琅瞪着灵犀,这话过没过脑子?

  “我似乎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还是说正事吧。”云琅没好气的说道。

  灵犀转移话题就算了,竟还如此直截了当的骂他,这就有些没法忍了。

  可惜,云琅打不过灵犀,要不然他真想动动手。

  灵犀嘻嘻笑了起来,嘴角弯成了一弯弦月,说道:“老是那么固执干嘛?看着年纪轻轻的,可除了滑头之外,浑身无处不散发着一股少年老成的感觉,好像你活了好多年岁一样。”

  云琅报之以苦笑,这话倒是真说对了。

  他的确活了很多的年岁,他眼睛所见过的东西,恐怕他人几辈子都见不到。

  繁荣昌盛的科技时代,武力安邦大一统的大汉国,以及这个该死的未名世界,这都是云琅一路所走来的痕迹。

  他不应该是少年老成,而应该是老了!

  在大汉国时,他的年纪已然不小了,但来到龙武之后,那段在大汉国成长的岁月,又在他的身上消散不见了。

  他又变得如同当初初次走入上林苑时,那般的年轻。

  云琅也不想少年老成,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走过了那么多的路,他的心已经年轻不起来了。

  “滑头是求生的本能,至于少年老成,可能是我的本性。”云琅酝酿了一下措辞说道。

  灵犀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什么十分开心的事情一般。

  白嫩的纤纤素手,划过脸颊,拨过被风吹乱的发丝,灵犀止住了笑声,正色望向云琅。

  云琅也这般望着灵犀,两人的眼神中,都有东西,但谁也解读不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只有微风从他们两人的眼神之间拂过,或许带走了一些什么。

  “你这个人呐,何必这么固执呢。”灵犀舔了舔微干的嘴唇,第二次说出这样的话。

  云琅没有吭声,他在等着后面的内容。

  固执吗?其实云琅一直不这么认为自己,他觉得那只是他的一种态度,凡事心中要有数。

  眼睛可以当作看不见,耳朵也可以当作听不见,但心一定要明。

  灵犀终于有些架不住了,她烦躁的甩了甩手,说道:“好啦,别这样看着我了,人家是姑娘,会害羞的。我在灵心门的身份地位比较特殊,所以他们就都想抓了我,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云琅有些遗憾的说道:“你所说的这些,其实不用说,我也是能猜到的。或许你就是灵心门的下一任继承人,人类的争斗,永远避开不了名利恩仇,发生在你身上的不像是恩仇,那只能是名利了。”

  灵犀瞳孔微张,一脸诧异的看着云琅,这个人的脑子,应该被砍掉。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