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四十九章梁凯的公平世界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6-06 20:24:45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四十九章梁凯的公平世界

  听了曹襄的担忧之后,云琅笑了,齐国用在鲁国事情,基本上只会发生在大国跟小国的纠纷中。

  而现在,大汉就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国家,甚至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国家,齐纨鲁缟如霜雪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只会对大汉国最有利。

  此时此刻的大汉国,什么都是最好的,即便刘彻已经有了很多不好的变化,他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英明的君王。

  大汉国整体素质的提升,将个人失误对国家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长门宫十余年来在教育,医疗上的不懈投入,如今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云琅改造纸张,发明印刷术的功绩,也让大汉国的百姓们享受到了最好的红利。

  昔日之时,童子中识字者千中一二,现如今,大汉国超过三成的孩子已经可以简单地朗诵《诗经》了。

  在关中,一家之中若是没有一个识字之人,全家上下都会受别人的白眼。

  而雄心勃勃,钱财又多的数不胜数的阿娇贵人认为,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读书,不仅仅是男子需要读书,女子也应该享受同样的待遇。

  她甚至昭告天下,只有家里有读书识字的母亲,才能教导处一个或者更多有出息的儿子。

  只有一边读书,一边耕地,放牧,做工的人家,才真正称得上大汉国的上等人家。

  尽管一个家庭供养一个甚至多个读书人会带来巨大的家庭负担,阿娇明确的告诉世人,长门宫今年用于助学的资金达到了骇人的三万四千金!

  她还写诗告诫世人——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

  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此诗一出,刘彻震惊的魂不附体,敬阿娇为天人!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想起云琅那张丑陋的令他快要呕吐的脸,对这首诗立即没了好感。

  他执着的认为,这首诗应该出自他之口才合适!!

  “这首诗是你耶耶作的?”

  不知怎么的,刘彻此时瞅着坐在角落里的云哲就来气。

  “回禀陛下,这首诗是阿娇贵人作的。”

  “胡扯,阿娇能不能作出这样的一首诗,你以为朕不清楚吗?”

  “真是阿娇贵人作的,我耶耶从来没有作过这样一首诗。”

  “你耶耶确实不作歌赋,一般都是曹襄作的,现在,轮到阿娇了是吗?”

  见皇帝要发怒了,云哲将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心中暗自悔恨,明明还有一月的假期,自己干嘛要提前进宫?

  刘彻再看看云哲桌案上堆积如山的瓜果吃食,回头再看看自己只有笔墨纸砚外,只有一杯清茶的桌面,无名的怒火由心底升起,指着大殿的大门对云哲道:“滚!”

  云哲正准备滚出大殿,打扮的妖里妖精的蓝田就从帷幕后面走出来,抱着皇帝的胳膊道:“父皇又动怒了。”

  刘彻瞅瞅闺女,再瞅瞅等着看他反应的云哲,怒火再起,抖开蓝田的手,再一次指着殿门道:“一起滚!”

  蓝田大喜,喜滋滋的朝父亲施礼道:“今日秋光正好,原本就要跟阿哲一起去看红叶,多谢父皇。”

  说完话就拉着不情愿的云哲一起离开了建章宫。

  眼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出了大殿,刘彻的心情似乎又开始变好了,毕竟蓝田是他最心爱的女儿,见她过的快活,刘彻的心情没理由不会变好。

  云哲,蓝田走后,刘彻瞅着空旷的宫殿,长叹一声,取出一封文书怔怔的看着。

  文书是他的儿子燕王刘旦的。

  文书上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感情,每一句话都都充满了仁孝之心,但是,将所有的文字合起来就一个意思——燕王刘旦希望即刻入京侍奉自己年迈的父亲……

  “长安虽大,却无一寸多余的土地来容纳一个亲王!刘旦若是有心,就奉献他封地中的三个县来孝敬他的父皇吧。”

  刘彻空洞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上响起。

  帷幕后面一个清越的声音道:“启奏陛下,燕王封地在泰山封禅之时,已经削掉了两县,剩下的四县乃是燕王的食邑,若是再削三县,只剩下一县,恐怕养活不了燕王府众多的人口。”

  刘彻淡淡的道:“人不到穷时,不知自己昔日富贵生活来之不易,刘旦既然有心抛弃封地回京,可见封地对他并不重要,削去三县,让他多为口中食,身上衣多奔走一些,说不定就没有进京的心思了。”

  帷幕后面的人应答一声,不多时,梁凯就捧着一张写好的诏书送到皇帝面前。

  刘彻扫视了一眼诏书,点点头,隋越就在上面用了大印。

  “送去丞相府,赵周知晓该如何调配人手。”

  一个黄门飞奔而来,带着卷好的诏书去了丞相府。

  刘彻沉思片刻,抬头的时候发现梁凯还没有离开,就问道:“卿还有何事?”

  梁凯施礼道:“微臣以为陛下对皇子们太苛刻了。”

  这还是梁凯第一次直言犯上,刘彻并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趣的道:“说说。”

  梁凯叹口气道:“微臣自幼丧父,至今不知与父亲相处的滋味,总体看来,无非是相亲而已。

  燕王为陛下子嗣,上书来京城要侍奉陛下,此为人子之德。陛下不鼓励也就罢了了,为何要重责呢?”

  刘彻无声的笑了一下,扯过燕王奏折丢给梁凯道:“你读不懂燕王这封奏折里面的含义?”

  梁凯笑道:“臣没有看出来,只看到燕王一片敬仰父亲的拳拳之心。”

  刘彻笑了,手指在桌案上轻叩两下继续道:“你觉得燕王应该入京?”

  梁凯笑道:“这是自然,长安很大,陛下建造的宫殿很多,分拨燕王旦一处便是,如此陛下父子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岂不美哉?”

  刘彻挪动一下屁股,把身体往前靠靠,又问道:“燕王归京,燕地如何管理?”

  梁凯道:“责付丞相府就是!”

  刘彻稍微想了一下,就点头道:“追回诏书,重新拟诏。”

  梁凯施礼之后,就再一次钻进了帷幕之中,不大功夫,就写好了诏书再次放在皇帝桌案上。

  刘彻看完诏书笑道:“燕王旦进京之后你觉得广陵王胥也会进京?”

  梁凯拱手道:“这就要看广陵王有没有燕王那么有心了。”

  刘彻笑道:“也好,一次解决朕的后顾之忧,也给所有人一个机会。”

  梁凯退回帷幕之后,已经到了午时,桑弘羊见梁凯进来了,就放下手中的文书道:“文慧中午可有闲暇,与某家一起进食如何?”

  梁凯笑道:“桑公相邀,焉敢不从。”

  正在看书的汲黯也放下书本对梁凯道:“一起,一起!”

  桑弘羊惊愕了一下,也就释然了。

  这里是皇帝的内廷,内廷的人不多,连他们三人算上,也不过九人。

  汲黯说一起走,走的人却只有他们三人,余者继续坐在座位上替皇帝处理文书。

  按照惯例,内廷之人有皇帝赐予的饭食,每人一份,内容十分的丰富。

  偏殿之中很是幽静,梁凯年少,早就腹中饥饿,见对面的两人都在吃饭,也不说话,就埋头大嚼。

  汲黯放下筷子,咳嗽一声道:“文慧意欲让长安更乱吗?”

  梁凯放下筷子笑道:“公平,方能无后患。”

  桑弘羊道:“夺嫡一事怎么可能公平?”

  梁凯道:“给他们机会就是公平,我意在将最后的藩王封地处理掉,至于谁能夺嫡,全在陛下一念之间,我在意的是大汉天下再无私人国度。”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