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四十六章母慈子孝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6-03 22:17:04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四十六章母慈子孝

  全长安都在为云哲,蓝田大婚欢庆的时候,刘据一个人来到了幽静的五柞宫。

  这是一座距离长安足足有百里的宫殿,因为宫中有五棵树荫笼罩数亩的大柞树,因此叫做五柞宫。

  皇后卫氏自从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之后,就搬来五柞宫养胎。

  五柞宫清幽之极,虽然不断地有黄叶落下,青石板路上依旧干干净净,一些黑衣宦官守在这条皇后喜爱的小路上,只要有树叶落下,就会全力清扫。

  刘据清瘦的厉害,颌下的短须也显得乱糟糟的,这一幕出现在一向主意仪容的刘据来说,非常的罕见。

  不过,这一切比起他手中提着的酒瓶,就不算什么了。

  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在青石板路上,有着说不出的萧瑟意味。

  卫子夫站在屋檐下,看着儿子从远处过来,等她看清楚他手中的酒瓶之后,就对大长秋道:“让他回去吧。”

  说罢,就转身进了大殿。

  刘据醉眼惺忪的来到大殿前大声道:“母后,母后,你的据儿来了。”

  不等他喊出第二声,大长秋抬手阻拦住了刘据,低声道:“殿下噤声,皇后此时不宜被惊扰。”

  刘据咆哮着吼道:“我要见我的母亲,你这个狗奴也要阻拦吗?谁给了你胆量?”

  大长秋眉头微皱,依旧拱手道:“皇后身体不适,太子请回吧!”

  刘据呵呵笑道:“我知道了,是我的母亲讨厌我,不愿意见我是吧?”

  大长秋继续冷声道:“太子请回。”

  刘据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酒坐在台阶上吼叫道:“我母亲不要我了是吗?”

  大长秋叹口气道:“皇后有了身孕,这是天大的喜事,太子酒气熏天,不宜见皇后。”

  刘据笑道:“我昔日跟云琅学农事,身上沾满了肥料的臭味,母亲也从未嫌弃过,怎么,现在一点酒气母亲就受不了了?”

  大长秋摇头道:“今时不同往日,太子殿下,刚才老奴与皇后闲谈之时,皇后曾经问老奴,今日是蓝田嫁入云氏的第七天,该是归宁的时候,太子殿下不在东宫等候蓝田公主与云哲拜见,何事要来到这遥远的五柞宫?”

  刘据挥挥袖子道:“人家娶亲,嫁人,关我刘据何事,自从我没事干胡作非为的胡乱在空白文书上用了太子印鉴拿出去卖之后,东宫就臭了。

  其实啊,臭了,也就臭了,没关系,反正我刘据得不到别人的喜爱,自己待着也不错。

  可是,我的母亲啊……你怎么能带着靠山妇以及甲士进入东宫,将我多年以来好不容易收拢的天下英才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用刑的用刑……

  为孩儿出生入死多年的郭解,被母亲一顿鞭子抽的至今还卧床不起。

  被世人尊封为智叟的瑕丘江公被甲士丢出东宫,磕掉了仅存的两颗门牙。

  朱买臣一代名臣,被粗鲁的靠山妇打落帽子,光着头被推出了东宫……

  母亲,你到底要孩儿怎么做你才满意啊……”

  刘据说着话,将手中酒瓶远远地丢了出去,砸在一个石兽上摔得稀烂,他自己却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声如老猿失子,痛彻心扉。

  这些话一字不漏的钻进了卫子夫的耳朵,一绺鲜血从卫子夫的嘴唇上滴落,几次预备起身……低头看看自己的肚腹,虚弱的对贴身宫女道:“抬我去后宫。”

  四个宫女抬起锦榻,推开后门,沿着青苔小路去了幽深处。

  “母后……你不要你的据儿了吗?

  母后……你好狠的心啊……“

  刘据的哭诉声声声入耳,如同魔音一般萦绕不去,卫子夫张嘴吐出一口血,眼神却变得凌厉起来,命宫女加快步伐,逃离这人间地狱。

  刘据哭嚎了半日,终于在疲惫之中靠着石头栏杆沉沉的睡去,鼾声如雷。

  不知什么时候,卫子夫出现在了刘据的身边,瞅着沉睡中的儿子泪流满面。

  缓缓地蹲下来,掏出手帕轻轻地擦拭儿子依旧挂在脸上的眼泪鼻涕。

  “儿啊,你让母亲如何帮你呢?你父皇对你无情,你又特立独行,不亲近你该亲近的人,现如今,你舅舅去了,你舅母宁愿寡居百花谷也不愿意踏进长安一步。

  你的表兄对你怒火万丈,你的堂兄对你失望至极,云琅原本就该是帮助你,辅佐你登上皇位的重臣,你却一次次的疏远,伤害他,你让你的母亲能如何呢?

  你的老母,为了你,不惜重金求药,以残害自身为代价,这才怀上了你的弟弟,只希望他出世之后能帮你一把,保你一世周全。

  儿啊,为娘的这番苦心你明白吗?

  杀你的从人,是因为你的从人只知道依仗太子之名为祸长安,你依仗为左右臂助的郭解,如今家财千万,仆从如云,如若他不是你东宫所属,早就被朝中官员千刀万剐了。

  瑕丘江公这个老贼,只想留在东宫为他谷梁春秋张目,就因为你用了瑕丘江公,董仲舒公羊一脉对你极为忌惮,极力的阻止你成为大汉国未来的君主。

  这等人若是能杀,你母后早就将他千刀万剐了。

  你以为的贤才朱买臣,他确实是一位干臣,可是,你知不知道,朱买臣是阿娇从西域之地提回来的罪囚,这样的人你也敢放在中枢吗?

  儿啊,安静些,如今的大汉朝堂上,虎豹豺狼齐聚,没有一个是你能驾驭的了的。

  你是母亲的儿子,可是,你母亲还是大汉国的皇后,必须要为大汉江山负责,决不允许这大汉江山毁于你手!

  大汉国这匹烈马你驾驭不了,你驾驭不了啊……”

  卫子夫守在儿子身边哭得杜鹃啼血,大长秋等一干仆从纷纷落泪,只有刘据依旧睡得香甜,也不知他在梦中梦到了什么,抽搐一下,嘴角甚至流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云琅计算过,你的父皇有七十年的寿数,我们还有时间,儿啊,等你弟弟慢慢的成长起来,这一次,母亲不会再顾虑什么了,一定将他交给云琅教导。

  为娘相信云琅这种动如猛虎,静如狐狸一般的人教出来的孩子,无论如何也该是一头吃肉的猛兽!”

  卫子夫脸上露出笑容,一把抹掉脸上的泪水,对大长秋道:“将太子安置好,送回东宫!”

  说完话就起身再看看儿子,决绝的离开了。

  皇室太大,长辈太多,这让蓝田归宁这件事就变得非常麻烦,第三天回的是长门宫,第六天回的是建章宫,第七天应该是拜见兄长刘据的,结果刘据不在,云琅,蓝田二人就只好来五柞宫拜见卫子夫。

  对于云哲要骑马这件事蓝田极为不满,一定要云哲跟她一起坐马车。

  对于这件事,云哲觉得很是羞耻,因为只要他上了马车,蓝田就会紧紧的抱住他,被马车颠簸几下,这个鬼女人的面孔就红红的,说话跟绵羊叫唤一般……

  所以,云哲坚决的拒绝了蓝田的要求,他不是金日磾,不想在长安混一个风流名声。

  路上碰到了太子的马车,太子的队伍却没有停,一个宦官告诉蓝田,太子喝醉了。

  蓝田不信,打开车门瞅了一眼,发现刘据真的烂醉如泥,这才放过了他。

  “阿哲,太子见到母亲会这么高兴吗?”蓝田对刘据脸上挂着的笑容很奇怪。

  “你见到母后,不是也很高兴吗?”

  蓝田翻一下眼睛道:“我只是觉得刘据干了那么多的错事,皇后为何还会对他那么好,去了五柞宫还有酒喝。”

  云哲皱眉道:“母亲对儿子好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蓝田嘿嘿笑道:“未必!你上马车来,我告诉你其中的关联。”

  云哲轻轻啐了蓝田一口道:“做梦!”

  羞恼的蓝田立刻抓了一把干果丢向云哲。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