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四十一章人间幸福就是甜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6-01 20:59:54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四十一章人间幸福就是甜

  重车一旦开始走下坡路,下滑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任何阻挠他下滑的努力在惯性的作用下,会一一失败,最终,疲惫焦灼的司机就只能眼看着重车撞向未知的未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重车不要撞在价值更高的东西上面。

  刘彻这个开着大汉国这辆重车的司机就是这么干的。

  放眼望去,重车的前头不是瓷器,就是玉器,还有少量的陶器,于是,撞碎一地的陶器将是最优秀的选择。

  霍去病被他撵回了马邑,曹襄去了大司农寺,云琅进了太学成了太学的祭酒,李敢被他留在身边,担任新的皇城卫大统领。

  廷尉府监狱里的犯人们也逐渐回到了家,只是每个人都几乎脱了一层皮,对皇帝的威严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准确的说,全大汉国的勋贵们对皇帝权威的认知都有了一个新的高度。

  上一次有这样认识的时期是吕后时期,导致的最终结果便是强大的吕氏全族被诛杀。

  刘彻的伤势好的很快,不久之后,他手臂上的伤势就完全好了,只是留下了一块明显的疤痕,想要去除,还需要时间……

  冬日里的第一场雪飘下的时候,云哲怀里抱着一摞子书,脚步轻快地走进了建章宫。

  再有六天,就是他跟蓝田大婚的日子,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子精明能干的气质。

  刘彻刚刚练剑回来,随手就把手中长剑丢给云哲,云哲接住长剑安置在剑鞘中,最终将这柄战国名剑放在剑架上。

  剑架后边的墙上安置着一面漆黑色的犀皮,犀牛皮被脱脂,晒干之后再浸泡在桐油中一月,再阴干桐油之后,整面犀皮盾就变得轻巧,坚韧,在战场上,除过塔盾之外算是最坚固的盾牌。

  在犀皮盾的边上,有一套铠甲,这套铠甲是锁子甲,里面同样加了犀牛皮,云哲按照皇帝的要求试验过,这样的一套铠甲,可以远距离抵御破甲锥的侵袭。

  自从上次被马合罗刺杀之后,刘彻就开始练武了,过程有些惨不忍睹。

  皇帝以为武功是自己本身就拥有的,只要稍微练习一下,就能恢复昔日强大的刘彻,不至于遇到马合罗这样的蟊贼,一个照面就受伤,还被瘦弱的隋越抱着狂奔。

  皇帝将这一幕引为平生之耻!

  只可惜,他预料错了,他的身体早就不复少年时光的模样,想要重拾昔日的武力,谈何容易。

  刘彻从来都是一个意志坚强之辈,一旦给自己订下了目标,都会坚决完成。

  比如,今日击剑八百次!

  剧烈的运动过后,刘彻身上的汗水如同瀑布一般往下淌,高耸的鼻尖上,成串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胸口如同火烧一般,很想喝水,却不能贪婪的饮水,

  等身上的汗水稍微少了一些,刘彻就喝了一大壶热茶,身体被热茶一逼,汗水再一次布满全身,刘彻将这一流汗过程,称之为改胎换骨!

  等汗水再次消失,刘彻就去了后宅沐浴,此时的云哲已经坐在偏殿上读书很久了。

  刘彻再一次出现在大殿上,云哲立刻凑过去道:“陛下,我父亲说您这样练武对您的身体有害无益。”

  刘彻笑道:“西北理工的说法?”

  云哲点头道:“是的,我父亲说人体其实是一个平衡系统,少年时期,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很好,缺少一点很快就能从食物中补充回来,年纪大了之后,补充的速度如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会出大问题。”

  刘彻笑道:“这件事情上你耶耶的话是错的,朕如今感觉无比的好。

  另外,你不觉得由你父亲这个武功低微的人来劝告朕如何练武,有些可笑吗?”

  听皇帝话语中浓浓的戒备之意,云哲不再说锻炼的注意事项,开始跟皇帝谋划起自己的婚事来。

  刘彻现在对云哲的婚事非常的感兴趣,如同一个真正的老丈人一般详细询问了云氏对于婚礼的所有准备。

  同意了云氏的婚礼计划之后,云哲就离开了建章宫,从今天起,他有两个个月的时间不必陪伴皇帝。

  骑马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云哲左顾右盼的寻找蓝田要的一种七彩糖果。

  这种糖果不是引领关中人消费观念的云氏出品的,而是出自一个百姓之手。

  过了东市之后,云哲就看到了一面巨大的招牌,招牌很简单,上面用名贵的颜料绘出一个有细木柄的圆饼形七彩糖果,很大,非常的诱人。

  这种糖果可以拿在手里不断地舔舐,据说每舔舐一口都会有不同的滋味让人回味。

  云动拿回这种东西给父亲看的时候,云哲觉得父亲的表现很奇怪,有些激动,还有些缅怀的模样,不过,这样的表情仅仅出现了一瞬间,就平复如初了。

  这东西应该跟父亲有莫大的关系,云哲如此暗自认为。

  一个瘦峭高大的男子,正在店铺中制作糖果,一双细长灵活的手不断地将温热的糖浆卷起,然后摊开,每卷起一次,再摊开,抹油的石桌上的糖果就会增添一种颜色,非常的神奇。

  店面不大,却人山人海,云哲安静的排在人群后面,不时地有调皮胆大的小娘子偷偷地看他。

  同时也有獐头鼠目的家伙在偷看云哲腰间的玉佩,只是不敢多看,那块简直连城的玉佩,让盗贼们熄灭了心中的贪婪**。

  云哲的衣衫并不华丽,甚至称得上简单,修身的青衫穿在逐渐拔出身条的云哲身上极为合适。

  一个笑起来如同春日暖阳的少年贵人,总能让很多人喜欢。

  所以,自惭形秽的众人,就很自然的将云哲让到了最前面。

  融化的七彩糖浆落在石桌上,形成一个漂亮的圆饼,制作七彩糖的男子,轻轻地将细木棍按在糖浆里面,等糖浆迅速凝固之后,一个漂亮的带把的七彩糖果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云哲从男子手里接糖果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

  男子则微笑一下,对云哲道:“是你啊,看样子一两只棒棒糖是满足不了你了。”

  云哲拱手道:”您也知道,蓝田被娇惯坏了,一两只明显是不够的。“

  男子回头看看自己装糖浆的盆子里不多的糖浆,就随手翻开了挂在店铺门楣上的一面牌子对云哲身后的人道:“今日没有了,明日请赶早!”

  话说完了,也不理睬别人的喝骂声,径直关上了店铺的门,隔绝了将吵闹的人隔绝在门外。

  “云哲见过王公!”

  王温舒摆摆手道:“什么王公不王公的,如今就是一个卖棒棒糖的老朽罢了。”

  “您不是已经就任廷尉……”

  王温舒打断云哲的话道:“什么廷尉啊,不过是一条给陛下干脏活的老狗而已。”

  “您……”

  “为什么会在这里制作棒棒糖是吧?”

  云哲点点头。

  王温舒抬起头瞅着屋顶道:“一个人在监牢中关了将近六年的人,胃里面整日里都被饥火灼烧,突然有一天有人递给你两块糖果,你觉得那两块糖果好吃吗?”

  云哲点头道:“应该是人间美味!”

  “何止是人间美味,应该称之为人间至宝,我每舔一口都会捶胸顿足一次,恨我自己为何没有半分的自制力,以至于手中的糖果在不断地减少。

  小子,你知道一个人脑子里,心里全是糖果的模样,鼻子里全是糖果的味道,就会发生很多种变化。

  老夫期望有一种吃不完的糖果,如此,便能让幸福的感觉永远维系下去,毕竟,你父亲给我的两块糖果太小了。

  而老夫制作的这种大棒棒糖可以吃一整天,也可以幸福一整天。”

  云哲瞅着王温舒那张瘦峭的脸道:”这不难理解,只是您为何要开铺子呢?”

  王温舒沉默片刻,重新开始制作糖果,等糖饼子摊开了,这才笑道:“我一人享受不完糖果的美妙滋味,就想让更多的人替我品尝到。

  来日苦短,老夫也不知道目前的局面能维持多久,等整件事情结束了,也就到陛下杀狗的时候了。

  糖果这般世间美味,品尝不道,那就太可惜了……”

  @R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