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三十三章丑态百出的勋贵们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6-01 08:41:54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正文

  第三十三章丑态百出的勋贵们

  大雨没完没了的下着,云琅觉得自己快要被冻死了,冰冷的雨水浇在身上,身体根本就来不及制造更多的热量。

  很多人已经昏死过去了,耷拉着脑袋任凭雨水冲刷。

  云琅摸摸自己的脉搏,觉得自己还能忍受半个时辰,超过这个时间,不用刘彻动手,自己就已经完蛋了。

  即便是现在,云琅相信,已经有完蛋的勋贵。

  曹襄靠在柱子上像一条被丢上岸的鱼一样,翕张着嘴巴,只要没有雨水继续落在身上,他那一身肥肉起到了很好地保暖作用。

  云琅相信,曹襄现在一定很不舒服。

  论到娇生惯养,没人能超越曹襄,假如不是少年时期发了那么一场大病,让他对痛苦有了一定的认知,他一定坚持不到现在的。

  尽管曹襄冲着他在笑,云琅还是为曹襄担心。

  一柄伞出现在云琅的头顶,转头望去,只见霍去病站在大雨中为他撑伞,曹襄那一边,也有李敢帮着撑伞。

  一口烈酒灌下去,曹襄立刻就回魂了,无力地瞅瞅李敢道:“再来一口。”

  于是,李敢又喂了他一口。

  “不要给多了,喝酒只会加速热量流失。”

  “给我喝一口……”

  不大的一壶酒,就被众人分了,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幸福的表情,似乎已经忘记了天上跌落的这些要命的雨水。

  很早以前,云琅就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人被老虎追,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悬崖边上,抱住了一颗凸出来的树,正在他庆幸得以摆脱老虎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不高的悬崖底下是一个水潭,水潭里全是鳄鱼。

  鳄鱼张大了嘴巴等待这人掉下来好美餐一顿,这个人就更加抱紧了这棵树,想要等悬崖上的老虎离开之后再走。

  就在他喘息未定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有一群毒蛇正在迅速地向这棵树爬来……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危在旦夕的时候,他发现了一颗红艳艳的树莓就在他嘴边。

  于是,他就忘记了悬崖上的老虎,水潭里的鳄鱼,以及近在咫尺的毒蛇,用自己全部身心去品尝这颗刚刚成熟的树莓……

  这一壶酒,对这里的人来说,就是那颗甜美的树莓。

  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多人平日里都是决定别人生死的人,如今轮到自己了,虽然有些不甘心,眼看着申诉一点效果都没有,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

  现在,这些人只求莫要牵连到自己的家人。

  “耶耶才弄了两个小……”

  张连的话还没有出口,就被雨水堵回去了。

  李广利冲着云琅大喊道:“耶耶是活不下去了,云侯,你如果能活,记得帮帮你的学生,这些年来,你对那个孩子不闻不问,有负舍妹所托。”

  云琅怒道:“你知道个屁啊,如果不是你总是在刘髆耳边灌输你那一通愚蠢到极点的主意,那孩子还能更加的聪慧一些。”

  “聪慧有什么用,我要刘髆成为大汉的君主!”

  “然后好让你飞黄腾达,权势熏天?”

  “你难道没有这样想过?”

  “云氏如果想,不用帮刘髆,直接帮刘据就好了。”

  “刘据看不上你们!”

  “那是他愚蠢……”

  云琅并非想跟李广利斗嘴,而是发现当自己开始跟人斗嘴之后,身体上的痛苦就会减轻许多,甚至感受不到寒冷。

  很快,发现这个秘密的人越来越多,相互咒骂的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变得闹哄哄的。

  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人们不惜拿出心底里隐藏的别人的**相互攻击,听得云琅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想到,周鸿居然跟张连……彭万里为了一个优伶居然活活的掐死了自己老婆……

  曹襄多哆哆嗦嗦得对云琅道:“活该这些王八蛋落到现在的下场,真他娘的恶心啊……什么时候扒灰都算是轻的了?”

  云琅勉强笑道:“喜欢听就多听一会,这是这些人自知不能逃脱,在死亡的威胁下,做出得最后发泄,这时候的他们已经算不上是人了。”

  霍去病怒道:“大丈夫死则死耳,说这些做什么,羞于这些人为伍!”

  李敢正听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云琅,霍去病都在鞭挞这些人,立刻收起了淫猥的表情,变得一脸刚毅。

  人声大过暴雨的声音,这些被刘彻罩在网中的人,似乎变得更加奔放,趁着还有那么一点生命,话语变得更加肆无遮拦。

  “冠军侯,给兄弟弄把伞如何?”

  一个机灵的家伙终于发现霍去病,李敢好像是自由人这件事,立即开口求助。

  霍去病冷哼一声不为所动,如果没有听见这家伙跟父亲的小妾有染的话,霍去病说不定会帮忙,现在,只想让这个污秽的家伙快点去死。

  那人见霍去病不肯帮忙,也不在意,仰天哈哈大笑一声道:“耶耶这辈子够本了!”

  司马迁的出场方式与众不同,别人都是被拖来的,只有他是被四个侍卫呈大字型从建章宫里举出来的。

  霍去病见云琅在看他,就叹口气道:“陛下刚刚问谁敢书写今日之事,司马就站出来了,说他已经写了。”

  云琅痛苦的呻吟一声……

  司马迁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却毫不在意,虽然雨水已经把他的胡须跟头发浇的缠绕在一起,兀自向云琅大声道:“我死了,还会有人继续书写,且一字不差。”

  云琅耷拉着脑袋不想理睬这个疯子,自己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总想救他一下,没想到他依旧没有逃脱。

  公平的来说,云琅认为这一次真的不怪刘彻,按照霍去病描述的场面,只要是个人就受不了司马迁如此伤他的颜面,更不要说刘彻这种把颜面看的比天还要大的人。

  虽然绑在柱子上,云琅还是相信,自己跟曹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情,可是呢,司马迁就很难说了……

  或许是司马迁刚烈的行为感动了上苍,瓢泼大雨很快就变成了濛濛细雨,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之后,竟然雨过天晴,一道七彩的彩虹挂在东边,绚烂异常。

  云琅衣衫上的水滴答,滴答的掉在脚下的小小湖泊里,泛起一圈圈涟漪,打烂了倒映在水中的虹。

  这一次,云琅想要脱离绑绳也不可能了,因为,他又被侍卫们重新绑了一遍,算是真正的与这群人为伍了。

  一群宦官开始用大扫帚清扫广场上的积水,看来,皇帝就要来了。

  大部分人都清醒过来了,还是有一些白发苍苍的脑袋垂在胸前,看样子,已经没了生气。

  这时候,就连最疯狂的人,也说不出一个字。

  皇帝出来的时候,云琅很奇怪的看到了刘据……

  准确的说,他看到的是一具行尸走肉,此时的刘据不仅仅没有半点生气,就连走路的时候也需要宦官搀扶。

  皇帝并没有看广场上的那群待宰的羔羊,而是直接穿过广场,登上了辇车,沿着建章宫与长乐宫之间的甬道疾驰而去。

  皇帝走了,这群人就被侍卫从木头柱子上解下来,装进一个个漆黑的马车里,不知道驶向何方。

  马车里有干爽的衣衫,云琅换上之后才发现居然是一件囚衣,胸口上写着硕大的一个‘罪’字。

  等云琅再次见到天光的时候,已经到了廷尉府大狱。

  曹襄被泡在木桶里,不把寒气全部拔出来,云琅没打算让他离开木桶,哪怕他被热水烫的支里哇啦的乱叫。

  只有被寒雨浇过的人,才知晓一件干爽的衣衫对人是多么的重要。

  监牢的房檐还在滴水,显得格外静谧,那些被大雨折腾过的勋贵们终于安静下来了,有些抱着头倒在干草上呼呼大睡,有的双手抓着栏杆,青筋暴跳,恨不得撕开监牢,获得重生。

  曹襄泡澡泡的满头大汗,这才从木桶里出来,通体舒泰的裹着厚厚的毯子瞅着桌子上丰盛的饭食道:“陛下派人送的?”

  云琅摇摇头。

  曹襄撕下一只鸡腿一边吃一边道:“我发现你真的很聪明,早早地就把门下弟子安排的哪里都是,监牢里都有,以后,曹氏应该学。”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