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十九章兄友弟恭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5-15 04:45:07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十九章兄友弟恭

  刘彻对云哲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一点卫子夫完全能感受的到。

  好在,云哲仅仅是皇帝的弟子,是他的女婿,不是儿子。

  如果云哲是皇帝的儿子,卫子夫认为不论是刘据还是昌邑王刘髆都不会有半点登基的机会。

  就连她自己也喜欢云哲!

  如果不是因为太子总是跟云氏起纠纷,她会更加喜欢这个孩子的,跟这个孩子在一起很容易满足一个母亲对儿子所有的期望跟幻想。

  这是一个真正憨厚纯良的孩子!

  卫子夫从未认为云哲会成为刘据的对手,即便皇帝喜欢云哲超过现在喜欢的程度十倍,云哲也没有半点可能成为刘据登基的对手的。

  至于殴打了刘胥,卫子夫是乐见其成的,皇帝的弟子殴打一个藩王,这不算事情,更何况,还是藩王挑衅在先。

  一个儿子被打昏了,一个儿子被吓跑了,另外一个在装傻,最后一个儿子吃东西吃的忘我,于是,皇帝就自己跳出来了。

  云哲见皇帝站在场子中间冲着他招手,就擦了一下嘴巴,脱掉外边的大衣服,紧了紧腰带,活动一下四肢,在刘据惊愕的眼神中来到了场子中间。

  没有施礼,没有礼让,甚至没有半分的客气,眼中只有警惕的目光,身体姿态不断地切换,从进场的那一瞬间,云哲就已经把刘彻当成了对手。

  刘彻的身手同样是何愁有教出来的,而刘彻跟刘据,刘闳,刘旦,刘胥这些废物不同,他本身就是一个意志极为坚定的人,在他当太子的时候,每一样学问都曾经涉猎过,且没有一样不精通的。

  何愁有曾经说过,他教过的所有人当中,霍光悟性为第一,而刘彻绝对是第二。

  如果不是有大量的政务拖累了刘彻,他在武道一途上不会比霍去病差。

  云哲进宫的时候,正好碰到刘彻好为人师的一面,他不仅仅教云哲学文,有时候还会指点一下云哲的武技。

  跟刘彻对战,最麻烦的就是刘彻的‘无礼’,当别人跟他行礼的时候他就会展开狂风暴雨般的进攻,打的对手措手不及,事后,还会告诉被人对战之机,一个不慎就是生死之别,狮子搏兔也将全力以赴,如此才有胜利可言。

  多礼,只会自找麻烦,自寻死路!

  刘彻身高,近年来虽然体型有些胖大,敏捷不如当年,云哲依旧不敢大意。

  眼见刘彻迟迟不进攻,也不敢轻易发起进攻,转了很多圈之后,好不容易见刘彻的身形有些散乱,立刻大喊一声,揉身向刘彻靠近,力量最大的右拳毫不犹豫的向刘彻的胸口轰击过去。

  刘彻大笑一声,单臂挡住云哲的右拳,正准备将蓄势待发的左拳轰击过去,却发现自己右手承受的力道没有他想的那么大,此时,云哲的胳膊已经开始弯曲,身形接着向刘彻靠近,肘部向前,继续轰击刘彻的胸部。

  刘据尖叫一声,人已经跳了起来,他很确定,云哲这一记肘杀,力大势沉,只要真的轰击在父亲胸口,必定会造成父亲重伤。

  然刘彻却借着云哲轰击过来的力量,用力的一推,自己就向后退去,云哲的肘杀完全落空。

  云哲并不收力,借助肘杀的力道倒在地上,身体蜷缩成一个球,一条拖后的右腿如同钢鞭一般向皇帝腰部劈斩下来。

  刘彻大叫一声‘来得好’,双臂交错挡住云哲的鞭腿,同时膝盖下压,直奔云哲的后背。

  云哲从侧面滚开,从地上弹起,后退两步,重新与皇帝对峙。

  这一刻看似很长,实际上只是兔起鹘落的一瞬间,即便是武道大家隋越也看的津津有味,至于,那几个妇人早就看的目瞪口呆。

  她们没有想到,云哲跟皇帝对战,不但没有半分手下留情的意思,反而招招都是杀着,皇帝同样如此,如果刚才云哲不躲开,皇帝的膝盖就会重创云哲的脊背骨……

  不等这群妇人进言,皇帝率先发动进攻了,他的胳膊比云哲长,两只拳头轮番出击,逼迫的云哲只能左挡又拦,刚想靠近皇帝,皇帝却一直注意两人间的距离,不给云哲反击的机会。

  直到皇帝蓄势已久的一记鞭腿被云哲用同样的一记鞭腿抵消之后,两人终于又恢复了对峙的状态。

  刘彻的胸口起伏,别看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的胸口已经在剧烈起伏,额头见汗光。

  “你的武功比蓝田高!”

  刘彻笑眯眯的对云哲道。

  云哲不耐烦的道:“我打不过她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喜欢哭!还耍赖!

  另外,陛下您休想利用跟我说话的机会回气,我又来了……”

  比武终于变成了缠斗最后变成了纠缠,现在则变成了摔跤!

  云哲一个不慎,被刘彻锁住了咽喉,虽然把身体抖动的如同一条上岸的鱼,而刘彻则不管云哲如何攻击他的胳膊,毫不放松。

  终于在气息被锁住的状况下,云哲渐渐没了力气,单手拍地,认输了。

  刘彻仰面朝天躺在厚厚的地毯上,冲着自己的一干老婆们笑道:“再过两年,朕恐怕就降不住他了。”

  云哲躺在他身边,无视刘据等人投来的羡慕目光愤愤的道:“您使诈!”

  刘彻揉着酸痛的手臂呵呵笑道:“比蛮力朕有些比不过你了,不用智慧如何获胜?”

  隋越在一边感慨道:“陛下舍弃一条臂膀擒住云哲咽喉,这一点可圈可点。”

  刘彻撸起袖子,瞅瞅自己被云哲殴打的已经肿胀的手臂叹口气道:“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两军交战,果然如此啊。”

  刘据有些绝望,他很希望父皇的这句话是对他说的,看看母亲,眼圈微红,终究还是准备上前祝贺父亲获得了胜利。

  不等他说话,刚刚醒来的刘胥就指着皇帝肿胀的胳膊大怒道:“云哲无礼!”

  刘彻阴冷的目光从这个儿子身上扫过,干脆的指着宫门道:“滚……”

  刘胥被撵走了,刘据心中刚刚升起来的委屈感立刻就没了,,快要渗出眼眶的泪水也马上就干涸了,他很希望父亲对他其余的两个弟弟也能说这句话。

  等了片刻,父亲并没有做声,在母亲的搀扶下,父亲站立起来,缓缓地挪到座位上,一连喝了三大杯酒,这才满意的对母亲道:“朕乏了,你们几个继续。”

  送走了父皇母后,刘据就来到还躺在地上的云哲身边,俯视着他道:“所为何来?”

  云哲看着刘据道:“我要娶蓝田。”

  刘据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就蹲在云哲身边道:“我们两个没有仇恨是吧?”

  云哲怒道:“我云氏跟你也没有仇恨!”

  刘据道:“我只是不喜欢云氏,至于昨日里的事情,你要怪我我也没办法。

  现在,你能告诉我,如何跟我父皇相处吗?”

  云哲的脸皮抽动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道:“陛下是太子的父亲啊,你们的关系要比我跟陛下亲近的太多了。”

  刘据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可是,我想跟你一样与父亲相处。”

  云哲摇头道:“这没法子教,陛下是我敬重的长辈,我只是在用对长辈的方式对待陛下,没有什么特别的。

  哦,你不会以为我今天输给陛下是在作伪吧?”

  刘据摇摇头道:“整场战局就在孤王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你做不做伪,孤王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你败了,是真真正正的被我父皇击败了,这做不了假。”

  云哲坐了起来,平视着刘据道:“旗鼓相当才能引起陛下的兴趣,殿下,你不论从武功,还是文采上,与陛下相去甚远,该勇猛精进一下了。”

  刘据点点头,表情平静,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家藐视而没有起生气的念头。

  刘据回头看了一眼刘旦,最终来到刘髆的跟前低声道:“你要与我相争吗?”

  刘髆摇摇头道:“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最好能去封地,过自己的日子,太傅这些年只教我农桑,商贾之道,我想有一块地,一些属民来验证一下太傅教我的东西,余者,别无他求。”

  刘据笑道:“心里话?”

  刘髆道:“你当假话听吧,我自己会坚持把这条路走下去!”

  “如淮南王一般?”

  刘髆摊摊手道:“我们现在还有封地这一说吗?”

  刘据笑道:“我在上林苑有一片四千亩大小的庄子,给你了,你去验证你学的那些东西吧!”

  刘髆看着刘据,半晌才叹口气道:“如果你是真心给我的,我就要!”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