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十一章最后一个匈奴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5-09 02:04:54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正文

  第十一章最后一个匈奴

  张安世喜欢跟师傅在一起,不喜欢跟大师兄在任何地方待在一起。

  很多时候张安世认为自己跟师傅是一路人,不论是他还是师傅对这个世界都没有太高的要求,大抵上只要能活的开心眼中见不到人间惨事就很是满足了。

  跟师傅在一起没事看看桃花,看看梨花,摘下最美的桃花酿酒,槐花开了做一些美食,顺便期待一下将要盛开的莲花。

  看春雨浸透屋顶,最终汇成小小的溪流从屋檐上流淌下来形成漂亮的水柱……当然,如果大雨瓢泼之下,屋檐水能形成瀑布就是大自然给的奖赏了,可以快活一天。

  师傅认为做学问这件事急不得,需要慢慢的领悟,即便是年纪大了也不能领悟也就算了,不是什么大事情,人活在世上,有的是比学问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很多时候,跟师傅坐在平台上看关中的晚霞,看黑暗逐渐侵吞掉天边最后的一丝光明,这时候师徒两人就会齐齐的叹息一声,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各自回房间……

  张安世没有师傅那双锐利的可以刺穿骊山的双眼,师傅可以长久的对着枯燥的骊山发愣,这个时候张安世总觉得师傅像是看穿了骊山,正在观瞧骊山内部。

  他一直认为这是智者才有的能力,他一眼看过去,骊山上除过长满了树木之外,没什么好看的。

  大师兄就不同了。

  他说话的速度很快,还往往是跳跃性的讲话,只要你一次听不明白,接下来就是一顿训斥。

  有时候训斥之后还不解气,往往就会用考教武功的方式用拳脚加深一下理解。

  大师兄最恨的就是遇见蠢人,张安世认为,在大师兄眼中这世上聪明人不太多,估计一巴掌就能数过来。

  好在今天跟大师兄汇报银行是由的是张卫雨……这孩子口齿伶俐,最难的是的能把一分功劳说成三分,张安世自己都在一边暗自为张卫雨挑起了大拇指。

  拜见过师傅之后,张安世很想跟着师傅一起去后宅喝茶,听师傅说说不曾讲过的西北理工先贤们的故事,一定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傍晚。

  可惜师傅没有转身,看不见张安世哈巴狗一样的眼神,于是,张安世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朝坐在椅子上的霍光拱手。

  “大师兄经营凉州五年,辛苦了。”

  昨天晚上忙着杀人,白日里又走了大半天的路,下午又忙着应付家里人,即便霍光的身子是铁打的,此时也有些疲倦了。

  将双手盖在脸上用力的揉搓一下醒醒神。

  “你在京城干的不错!”

  张安世听到大师兄的夸赞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卫雨在一边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张安世笑道:“这都是卫雨能干,河西郡原本没有树立银行的必要,是卫雨一定要在河西郡设立了三座银行,没想到大将军居然搬去了马邑,与草原人开了互市,河西的牛羊生意大盛,长安作坊里的器物也大举进入了草原,从此,多了一条重要商道,银行也因此赚取了大笔的利润,受到了陛下的嘉奖。

  这都是卫雨的功劳。”

  霍光点点头道:“银行干好了,对百姓的好处甚多,河西只是一处罢了。

  卫雨虽然能干,这里面依旧少不了的功绩,你能把重点放在家里,这就很难得了。

  你之所以五年来没有升迁,完全是为了守住云氏在银行里的半分份子,委屈你了。

  不过……”

  张安世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张卫雨在一边道:“大师兄,二师兄这几年过的很辛苦,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都是我们这些才开始办事的小师弟们没有做好,让二师兄为难了。”

  霍光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张卫雨的话,转头问张安世:“我听说卫雨在长安有浪荡之名?”

  张安世看了张卫雨一眼道:“他准备四十岁之后再成家!没有成家也就谈不到浪荡。”

  张卫雨感激的冲着张安世拱拱手,算是感谢二师兄回护。

  霍光似乎没有看见两人的小动作,再次揉揉面孔道:“很好,既然没有成家的打算,那就要重用,有一个位置需要一个无牵无挂的人去坐。

  既然卫雨暂时无意成家,他去最合适不过了。

  收拾,收拾,五天后云氏有一支商队要去匈奴,卫雨夹杂其中去匈奴为官,为谢宁副贰,很多精细一些的计谋,谢宁还把握不来。

  好了,去准备吧,我也要安寝了。”

  霍光走了很久之后,一直处在迷茫之中的张卫雨才慢慢有了感觉,拉着张安世的手道:“二师兄……”

  张安世怜悯的拍拍张卫雨的手道:“不错啊,才出山四年,就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听说匈奴那里各族美人儿美艳绝伦,你去了,算是掉进了美人窝,好好干吧。”

  张卫雨惨叫一声用力的抱住张安世的胳膊道:“我要美人儿,在长安什么样的找不到,非要去匈奴吗?

  二师兄,你跟大师兄说说,我不想去匈奴当刘陵的面首,就想留在长安当纨绔啊。”

  张安世微微一笑,手臂泥鳅一般滑溜的从张卫雨的手中解脱出来,认真的对张卫雨道:“大汉国的高官,目前看还轮不到你,去了匈奴起点会很高,以后回来了,正好碰到咱们大汉开始经营西域,你正当其时啊。

  放心吧,大师兄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不会坑你的。”

  见张卫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张安世满意的抖抖袖子,就去观荷轩找金日磾去了。

  难怪大师兄这一次会如此轻飘飘的放过他,原来把辅助谢宁的差事交给了张卫雨,在这之前,早就听到风声的张安世很害怕大师兄把这差事交给他。

  现在,好了,张卫雨去了……

  不论大汉将来经营不经营西域,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离开关中,不,准确的说,张安世从来都没有打算离开长安。

  金日磾卧在窗边的锦榻上,手里握着一卷书,却没有诵读的心思,目光呆滞的瞅着湖面上反映出来的暗红色的灯火。

  一盏孤灯从远处走来,映照在湖面上就如同一颗飞行缓慢的流星。

  张安世在窗口站立了很久,金日磾似乎都没有从沉思中醒来。晚上过的一点都不好的张安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将金日磾从沉思中唤醒。

  “安世,我想念草原了。”

  “长门宫后边就有一片草原,没事多走走。”

  “我还思念祁连山,思念冰川,雪山,思念牛羊……思念带着青草味道的奶干……”

  “这有何难!”

  张安世喊过一个仆役,不长时间之后,张安世就拖着金日磾去了云氏庞大的牲口棚。

  牲口棚边上有一座巨大的干草山,干草山上蒙了一块巨大的白绫子。

  干草山下的草地上,已经有人设置了一桌酒宴,边上甚至还有一座冰山。

  “你看,雪山,冰川,草原,牛羊,哥哥都给你准备好了,就连你喜欢的带着马粪味道的奶干也给你备好了。

  今天,我们兄弟不醉不归!”

  金日磾咬了一口奶干,吐在地上,冲着张安世苦笑道:“太过精细了,安世,我此生恐怕再也回不到草原了是吗?”

  张安世抽抽鼻子道:“陛下活着,你就没有任何机会回到草原,哪怕是想,也是大罪。”

  “刘陵已经征服了匈奴,从此后将不再有匈奴人了是吗?”

  “没错,左贤王蒙查就要死了。”

  “看来,我是这片大地上最后一个匈奴了是吗?”

  “你现在叫金日磾,我已经忘记你原来的名字了,所以啊,你现在是汉人。”

  http:txt

  。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