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一章长安早春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5-03 17:19:56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一章长安早春

  一场烟雨过后,大地吐绿,关中平原漫长而严寒的冬日终于过去了。

  杏花桃李相继绽放,当梨树上布满白色花朵的时候,渭水河堤上就满是春衫少年。

  这些少年大多是太学生,春光明媚的好日子里正是烟柳拂堤的好景致。

  来看烟柳的士子并不多,主要是河堤上满是春装仕女,这才让懒惰的士子们趋之若鹜。

  或者骑马,或者乘车,或者,漫步的仕女让春风路上多了几分旖旎之意。

  “我本世上逍遥客,君是深闺梦里人!”

  有士子纵酒高歌,打破了周边的宁静。

  正在钓鱼的云琅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目光与高歌的士子对接了一下,正在喧闹的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拖着伙伴匆匆的跑了。

  躺在锦榻上的曹襄将吃剩下的半只甜瓜丢进渭水,伸了一个懒腰道:“五年时间了,你一直在太学教书,难道就没有换一种活法的意思?”

  鱼漂动了一下,云琅提起鱼竿,鱼钩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就连鱼饵也不见了。

  曹襄笑道:“这里的鱼都成精了,也不知道换个地方,五年来你一直在一个地方钓鱼,这不合适。”

  云琅从篮子里抓过一把浸泡过的小米丢进了水里,黏上鱼饵之后重新把鱼钩放进水里。

  擦擦手,对曹襄道:“你知道我五年来丢进这块水域里的小米有多少吗?”

  曹襄摇摇头。

  云琅笑道:“一千斤,只多不少。”

  “收获呢?”

  “应该不少于三千斤鱼获。”

  曹襄点点头道:“赚了,你云氏这五年来按兵不动,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收获?”

  云琅摇头道:“并没有,相反云氏财力不如五年前。”

  “没有收获?”

  “有!”

  “什么收获?”

  “我老婆不让我告诉你。”

  曹襄捧腹大笑,好半晌才停下笑声,指着云琅道:“我老婆也这么说。”

  云琅好像不愿意跟曹襄说这些,见鱼漂又动了,就迅速的提起了鱼竿。

  这一次,一尾巴掌大小的鲫鱼挂在鱼钩上跳弹的厉害,曹襄一骨碌翻身坐起,取过抄子接住了鱼,将鱼从钩子上摘下来丢进鱼篓里,蹲在河边洗洗手。

  他蹲的很是费力,五年时间,那个风度翩翩的曹襄早就变成了一个有着大肚腩的痴肥之人,比他少年患病时的肚皮还要大。

  只不过曹襄已经不在乎容貌了,他想要女人青睐早就不依靠这东西了,就算长得再难看十倍也不是问题。

  只是蹲了片刻就眼冒金星,两个娇美的妇人匆忙将他搀扶起来,让他重新靠在那张可以移动的锦榻上。

  曹襄喘息了片刻,这才继续对云琅道:“去病四十大寿你去不去?”

  云琅收起鱼竿,瞅着马邑方向点点头道:“去!五年不见,甚是想念。”

  “带全家去?”

  “不,就我自己!”

  曹襄点点头道:“你还能骑马,我是骑不了马了,我乘车,哈哈,就是不知道我们兄弟突然离开长安,有多少人会睡不着觉,又有多少人会寝食难安。”

  云琅叹口气道:“李敢奉调入京的事情再一次被丞相府拒绝了是吧?”

  曹襄冷笑道:“人家说了,征西将军不在西边待着回长安做什么。”

  云琅冷笑一声道:“谁说的?”

  “赵周!”

  “这个老贼在找死!”云琅从牙缝里迸出冰冷的几个字。

  曹襄找了一颗合胃口的蜜饯丢嘴里道:“他如今活的生不如死,正想找法子解脱呢。

  说到底,是陛下不允许阿敢入京,他赵周算什么东西。

  我们四个人中间,只有阿敢手握兵权,他麾下还有八万雄兵,如果阿敢回京,西边的大军也就到了换防的时候,阿敢一人进京无所谓,如果带着八万人一起回京,问题就大了。

  整整七年,阿敢终于将一盘散沙一般的西北驻军捏成一团,我也不建议阿敢回来,只要他留在西北,我们在长安就可以高枕无忧。”

  云琅背靠在椅子背上,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悠悠的道:“我一直不明白,陛下因何会眼看着阿敢坐大,而不做任何调整,哪怕是太子府进言数次,陛下也没有动李敢。”

  “符离侯路博德不是也手握十万重兵留在梅岭以南不动声色六年了。

  将梁侯杨仆的五万水军至今还驻防在卫氏朝鲜,左将军荀彘统领五万步军驻守在辽西郡弹压乌桓人。

  陛下即便是要动,也一定会先动杨仆,荀彘,然后是路博德,最后才会是阿敢。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顺序,而杨仆,荀彘,路博德,阿敢四人又没有明显的过错,所以啊,陛下在等。

  四个人中间,只有阿敢一直在请调入京,其余三人似乎忘记了军队真正的主人是陛下,留在当地当土王,当得不亦乐乎。

  他们也不想想五年前,陛下在泰山上是如何治理那些诸侯王,以及我们这些勋贵的。

  军队是拿来办事情的,办事情的时候手握重兵完全没有问题,天下太平,征无可征的时候依旧手握重兵,他们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

  阿琅,你说这些人都是为了什么啊?

  为了一时的威风,难道说就真的忘记了这些年死了多少人吗?

  我舅舅这五年长居深宫,一年中难得见他一次,如果不是有小哲,我们甚至不知道,我舅舅居然在跟几个身毒来的神棍修炼。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修炼的。

  不过呢,我舅舅虽然年纪越来越大,精神却越来越好,阿琅,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对了,你儿子是不是也在修炼?”

  云琅摇摇头道:“没有,陛下在密室静修,我儿子一般都守在门外看书,等陛下修炼完毕。”

  曹襄道:“小哲现在是散骑常侍,他为什么不进言?”

  云琅苦笑道:“本来我儿子想要劝诫陛下的,结果出手慢了一点,被桑弘羊抢了先手。”

  曹襄似有所悟的点点头。

  “这就是桑弘羊被发配岭南种甘蔗的原因?”

  云琅笑道:“我儿子不想去岭南,所以就闭上了嘴巴,反正陛下的身体越发的强健了,并没有变得虚弱,说不定跟着番僧修炼真的可以长生也说不定。”

  “这么说,我也应该弄一些番僧回来教我修炼,就这么定了,那些瑜伽天女屁用不顶,三五次之后就没了兴致,阿琅,你要不要番僧?”

  云琅回忆了一下那些番僧可怕的模样,坚决的摇摇头,收拾好渔具,准备回家了。

  去马邑为霍去病祝寿还有一些时间,他只想好好地教育一下儿子,不要多嘴。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现在长安勋贵人家供奉番僧已经成了潮流,这时候提出反对意见,后果严重。

  回到家里,问了梁翁,得知云哲还没有回来,云琅直接去了卓姬的院子,这个女人的身体最近很不安稳,昨日贪吃了几口刚刚成熟的香瓜,就闹了一晚上的肚子。

  原本躺在锦榻上赏花的卓姬,听侍女说夫君来院子里了,立刻起身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云琅摸了卓姬的脉搏,见脉搏跳的有些急促,就温言道:“躺在床上怎么还这么费力,是不是喘气不均匀?”

  卓姬娇声道:“就是不舒坦,夫君陪我一会就好了。”

  云琅摸摸卓姬渐渐有了皱纹的脸道:“那就陪你,你好好睡觉。

  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去做。”

  卓姬笑道:“面疙瘩汤,加点小野菜,妾身现在就是喜欢这一口。”

  见卓姬露出狡黠的笑意,云琅哑然失笑,拍拍卓姬的手道:“都是做祖母的人了,怎么还耍小孩子脾气?”

  听丈夫说起云音,卓姬叹口气道:“这就看出生儿生女不同之处了,云音跟小光一直在凉州,我就是想要含饴弄孙,也没机会。

  夫君,不如让小光他们回来好不好?”

  云琅摇头道:“小光现在是凉州牧,他的去留已经不是我能左右的,这时候我也不好说话。

  你夫君我现在就是一个不值钱的教书先生,没有那么大的权限。

  你把身体养好,要是想念云音跟外孙了,就去独石城探望他们。”

  卓姬坚决的摇摇头道:“妾身老了,老了就该陪着夫君,儿女们长大了,就要离开。

  妾身要是去了凉州会更加的想念夫君,不如不去!”

  。m.

  @R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