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一六七章泰山上(上一章章节名错误)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4-28 21:10:54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一六七章泰山上(上一章章节名错误)

  云琅用力的裹紧了裘衣,即便是这样,寒风依旧刺骨,不得不站起来来回的跺着脚走路。

  “张弛这狗日的就该千刀万剐!”

  曹襄抹一把鼻涕,狠狠地骂道。

  泰山脚下虽然寒冷,有帐篷,马车遮寒,加上有酒肉补充热量,寒冷的天气对一群勋贵的影响不是很大。

  可是,上到山顶之后,云琅曹襄才知晓,泰山郡郡守张弛修建的泰山山顶行宫小的可怜,皇帝与一干诸侯王住进去之后就把行宫塞得满满当当,他们这种关内侯,在山脚下自然是尊贵人,来到山顶上之后才发现,这天底下比他们尊贵的人还有好多。

  尤其是他们还年轻,更要礼让一下那些老家伙,一来二去,两位年轻的大汉侯爵,就只能住在单薄的帐篷里,寒风一吹,冰寒入骨。

  凡是能得到允许来到山顶的人,基本上没有可以让他们轻易使唤的人。

  山底下的家将们,即便是想送东西上来,被董仲舒为首的一群文官斥退了。

  董仲舒固执的认为,大汉天下还不富裕,前来封禅泰山的贵人们应该克己奉公,忍耐三天,过上三天苦日子也就下山了,在泰山之上,在众神关注之地,吃苦就意味着虔诚。

  “董仲舒这老狗是故意的,他三天前就已经上山了,这里的状况这个老狗瞒的死死的,就是准备给我们兄弟一个下马威,还是去病好,这次身为陛下的执戟武士时时刻刻守在陛下身边,不用跟我们兄弟一起挨冻受饿。

  你说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派人上山看一遭?”

  云琅将裘衣往上拉一拉,遮住耳朵,瞅着岩石上的白霜道:“你敢派?”

  曹襄点点头道:“确实不敢,陛下也没有通知我们的想法,这三天的罪是挨定了。

  你说我要是出钱,有没有人肯把他的裘衣给我们拿来捂脚?”

  “不可能,如果你肯用你的权力来诱惑一定会有人愿意。”

  “我傻吗?在我舅舅眼皮子底下给别人封官许愿,你嫌我活的太长了是吧?”

  “你可以找一些机灵的,不用把话说透的那种。”

  曹襄叹口气道:“这个时候他敢给,我也不敢要,除非用钱买。”

  云琅哈哈一笑,被冷风一吹,打了一个激灵就来到了背风处。

  单薄的帐篷根本就不足以阻挡山顶的寒风,还不如山上的乱石靠谱。

  上山的勋贵们将怪石嶙峋的山顶挤得满满当当,为了不至于发生火烧连营的惨剧,山顶上还不许生火。

  始皇帝在泰山上留下了六块石刻碑文,无一不是在宣扬他的功绩。

  皇帝宣扬功德的口气都差不多,无非是“作治明法,诸产得宜,皆有法式”。

  二来留下训诫子孙的文告,也无非是一些“顺承勿革,尊奉遗诏,永承望戒”一类的东西。

  以前的时候,云琅在泰山上看到了始皇帝的无字碑,上面的字已经被风雨侵蚀的一个字都看不见了。

  这让云琅大感遗憾,原以为自己这次可以看到内容了,结果四处寻找了之后,根本就没有这块碑!(玉皇顶上的无字碑据传说是秦始皇树立的,作者看过这块碑,不这样认为。)

  司马迁倒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寒风中,哆哆嗦嗦的将泰山上的碑文全部拓印了一遍,准备添加到他的书里面。

  他因为官职低,之所以能上泰山,也只是因为他是史官的原因。

  不过,他这个史官的前途没人看好,哪怕是董仲舒这种读书人也认为,他没几天活头了。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连一顶薄皮帐篷都没有分到。

  如今,云琅跟曹襄两人将他们分到的两顶帐篷重叠在一起,三人挤在里面,司马迁才没有被泰山上的寒风冻死。

  “陛下的碑文已经开始镌刻了。”

  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司马迁很是兴奋地对躲在帐篷里的云琅,曹襄道。

  曹襄呻吟一声道:“董仲舒就不能提前镌刻好吗?”

  司马迁正色道:“镌刻碑文,必须是在陛下祭天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否则就是对神灵的不敬。

  等到碑刻完成之后,陛下才能真正进行封禅大典,你放心匠人镌刻的很快,一块碑文几十个工匠轮流动手,一天时间足够了。”

  曹襄咬了一口干饼子,对东方朔道:“这一次不要犯傻了,把陛下写的好一些。”

  司马迁也咬了一口**的饼子道:“我等着陛下的碑文出来再说,如果陛下的碑文中还有一些悔意,我自然是大书特书,如果没有,之说自己的功绩,某家自然秉笔直书。”

  曹襄怒道:“你一定要借陛下的名头为你史家扬名是不是?”

  司马迁鄙夷的看了曹襄一眼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云琅看着司马迁道:“你死了之后,你觉得还有多少史官愿意跟着去死?”

  司马迁得意的举起手道:“五个!陛下不会一个接一个的把这五个人都杀光。”

  曹襄冷笑道:“我舅舅会一次性把你们五个都杀了,这样,即便是传出去,我舅舅也只是杀了一次史官,不是五次!

  不会给你们展现坚贞不屈的机会的,你们死光了,再找听话的史官就是了。”

  司马迁大叫一声道:“怎么会这样?”

  曹襄冷笑道:“我能想到的事情,你以为我舅舅想不到?这些年来,你看我舅舅杀人什么时候手软过。

  你千万不要听董仲舒那些人骗你,死到临头的时候你会发现,没人帮你说话。”

  司马迁知道曹襄说的是真正的肺腑之言,沉默良久之后惨然一笑,用力的吃了几口干饼子,低声道:“不知道的史书,我们可以只能根据传说来写,这是我最大的容忍度,我不会容忍我写的史书上连我亲眼看到的东西也扭曲。

  平阳侯,我的《史记》中容不下太多的谬误。”

  云琅摇头道:“我觉得陛下不可能用写书这样的罪名来处置你,很可能是给你罗织别的罪名。

  毕竟,泰山封禅之后,陛下的名声如日中天,他不容许自己的好名声沾染半点尘埃。”

  司马迁笑了,朝云琅跟曹襄拱拱手道:“无非是一条命而已,陛下想要,拿走便是。”

  这样的对话其实已经进行了不止一两次,每一次谈话之后,司马迁就会对后果知道的更加清楚。

  他的反击对于皇帝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充满了书生气。

  傍晚的时候山风更大了,安置在泰山最高处的青铜巨鼎燃起了熊熊大火,一只活羊被投进巨鼎之后,火焰更盛,刘彻拜倒在巨鼎之下,董仲舒呼唤神灵享受蒸尝的声音被山风带出去老远,他明明已经声嘶力竭的呐喊了,跪在上风位的众人却只能听到微弱的声音。

  或许,天上的神灵真的能听到他的呐喊声也说不定。

  在寒风中跪拜了半个时辰的云琅,曹襄,司马迁回到帐篷里的时候哆嗦的如同三只寒鸦。

  一个毛茸茸的肉球跳弹着钻进了帐篷,云琅一把抱住暖和的儿子,将脸埋在他身上厚厚的裘皮里面……

  “耶耶有肉包子!”

  云哲从怀里掏出三枚刚刚出笼的肉包子,曹襄的眼珠子立刻就绿了。

  一把夺过一枚包子却不吃,捧在手里呵着白气享受难得的热量。

  云琅,司马迁有样学样,这个时候,任何有热度的东西对他们都有绝对的吸引力。

  曹襄吸吸鼻涕冲着云哲道:“娘的……耶耶堂堂的一个关内侯,竟然为了一个包子心旌摇动,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