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一四七章都是神人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4-09 17:40:27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一四七章都是神人

  云琅笑了,刘彻无疑是在恫吓他。

  在看了自己牵着鹅的胖儿子之后,云琅笑的越发灿烂……

  登高仪式结束之后,再过三天,皇帝还会去终南山再登高远望一次。

  再有九天,就是皇帝离开长安远赴山东的时候了。

  东方朔骑着驴子进云氏的时候,被云氏的仆妇们给鄙视了,认为这个糟老头子给云氏丢了脸。

  在这个仆妇出门都有四轮马车的时代里,穿衣邋遢,留着山羊胡须,人又猥琐的东方朔确实有些其貌不扬。

  “出门在外为什么不乘坐马车?”刘婆站在自己的大马车前边气咻咻的。

  东方朔直起腰杆瞅着眼前的胖大妇人道:“没有……”

  “没有马车就是你的不是了,你的份例,加上朝廷给的俸禄,不少了,至今还骑驴子,说出去谁信?

  云氏就是造马车的,你这个客卿都不坐马车,让云氏的马车卖给谁去?

  今天就买,等不及的话就把我的开走,从你的份例中扣除。“

  刘婆说着话就让车夫把缰绳递给了东方朔,再把那头难看的驴子牵走。

  东方朔拿着马车缰绳,瞅着远去的刘婆,半晌才回过神来,大喊道:“我要马车也要新的,不要你的旧马车。”

  刘婆的马车被她装扮的花花绿绿的,极为骚包,早就是长安城里的一个大笑话,偏偏她很得意,认为这辆马车跟自己的财富非常搭配。

  只是最近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长门宫一口气定制了二十两同样颜色的白色马车,作为送蓝田去长安的座驾,有一次刘婆的马车跟在最后,被路人嘲笑了一路,从那以后,刘婆就对自己的马车非常不满了。

  东方朔丢开缰绳,走进了云氏中庭,习惯性的钻进了司马迁的书房。

  司马迁的书房里乱糟糟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云氏的童子,这些人正忙着整理司马迁的文稿,分门别类的归置好,准备送去印书作坊里印刷。

  司马迁却坐在窗前,慈爱的看着童子们整理出来的手稿,这些手稿是他十多年的心血。

  东方朔打开一卷书瞄了一眼。

  “维昔黄帝,法天则地,四圣遵序,各成法度;唐尧逊位,虞舜不台;厥美帝功,万世载之。作五帝本纪第一。

  维禹之功,九州攸同,光唐虞际,德流苗裔;夏桀淫骄,乃放鸣条。作夏本纪第二。

  维契作商,爰及成汤;太甲居桐,德盛阿衡;武丁得说,乃称高宗;帝辛湛湎,诸侯不享。作殷本纪第三。

  维弃作稷,德盛西伯;武王牧野,实抚天下;幽厉昏乱,既丧酆镐;陵迟至赧;洛邑不祀。作周本纪第四。

  维秦之先,伯翳佐禹;穆公思义,悼豪之旅;以人为殉,诗歌黄鸟;昭襄业帝。作秦本纪第五。

  始皇既立,并兼六国,销锋铸鐻,维偃干革,尊号称帝,矜武任力;二世受运,婴降虏。作始皇本纪第六。

  秦失其道,豪桀并扰;项梁业之,羽接之;杀庆救赵,诸侯立之;诛婴背怀,天下非之。作项羽本纪第七。

  羽暴虐,汉行功德;愤蜀汉,还定三秦;诛籍业帝,天下惟宁,改制易俗。作高祖本纪第八。

  惠之早霣,诸吕不台;崇彊禄、产,诸侯谋之;杀隐幽友,大臣洞疑,遂及宗祸。作吕太后本纪第九。

  汉既初兴,继嗣不明,迎王践祚,天下归心;蠲除肉刑,开通关梁,广恩博施,厥称太宗。作孝文本纪第十。

  诸侯骄恣,吴为乱,京师行诛,七国伏辜,天下翕然,大安殷富。作孝景本纪第十一。

  汉兴五世,隆在建元,外攘夷狄,内脩法度,封禅,改正朔,易服色。作今上本纪第十二……”

  东方朔合上书卷,朝司马迁施礼道:“煌煌巨著,天下人无忧矣。”

  司马迁带着幸福的微笑还礼道:“曼倩走遍天下可有所得?”

  东方朔笑道:“散心而已,谈不上有所得。”

  司马迁道:“君侯喊你回来就是为了审核某家的书?”

  东方朔道:“君侯将此书誉为为三代一下第一书,不可不慎,不可不防。”

  “防备什么?”

  “看看有没有得罪天颜之处。”

  司马迁冷笑道:“史书,史书,重在真实,若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史书上就该有所表现。”

  “三代之前的历史就是你根据那些乡野闲谈,以及古人的无稽之谈整理出来的。”

  司马迁叹口气道:“简牍繁复,寻找不易,这已经是某家能搜集到的最可信的篇章了,大部分取材自祭祀文,可信度已经很高了。“

  东方朔道:“祭祀文最不可信,骗活人不过,就写文章骗鬼神,你看看历朝历代的祭祀文,有几句实话?”

  司马迁摇头道:“大浪淘沙,多少事实掩埋在黄沙之下了,留下来的不管是否真实,我们已经无法识别,只能当真。”

  东方朔恨恨的在桌案上拍了一巴掌道:“先是骗祖宗,然后骗子孙?”

  司马迁大笑道:“你这是受了谁的气,非要在我这里逃回便宜?”

  东方朔拍拍大腿郁闷的道:“刘婆,那个婆娘知道我有一笔钱马上要领,就把她的破马车给我了。”

  司马迁揉揉眉心,指着窗外道:“这个家里的人快变成强盗了,好人就不该进来。

  以前的时候呢,她们惯于抢劫外人,现在,外人听到云氏之名,已经不愿意跟她们打交道了。

  人人都知道,凡是云氏准备接手的东西,必然是赚钱的买卖,都捂在手里不肯出手,她们没法子,只好坑害自己人。

  你以后莫要在被骗了。”

  东方朔认真的点点头,又指指地上的那一堆文稿对司马迁道:“等我跟君侯诵读完毕之后再送去刊印,文章千古事,不容我们不慎重。”

  司马迁骄傲的长笑一声,并不言语。

  东方朔离开司马迁,马上就到了云琅的书房,见云琅正拿着彩笔,在一张纸上细细的描绘。走到跟前一看,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纸上描绘的是一个彩衣女子,衣带飘飘颇有些神仙气,只是面目看不清楚。

  “这是谁?”

  “陛下梦中的一个女子。”

  “陛下梦中的女子你描绘她做什么?”

  “这是陛下的要求。”

  “为何看不清面目?”

  “那是因为要等陛下看到喜欢的女子之后,我再把面目描绘上去,这样就比较符合天意。”

  “为何要这样做呢?”

  “陛下要封禅泰山,自然要有一点神奇之事发生,我这人薄有才名,陛下自然会选我做这样的事情。”

  东方朔再次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画上的女子叹口气道:“即便是不看脸,这也该是一个美女。”

  云琅大笑道:“不是美女你认为能走进陛下的梦中吗?”

  东方朔不得不承认,云琅在描述一个人的时候,经常描述的非常传神。

  比如对大汉的皇帝陛下。

  梦见美人儿,这是皇帝的特权,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即便是东方朔也认为这非常的合适。

  见云琅小心的吹干了画上的颜料,帮着他卷好画卷,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靠在椅子里懒懒的道:“我在洛阳见到刘据了,他们我们仇视不深,却已经把我们当成敌人来看待了。”

  云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他如果不把我们当成敌人,这才是大问题。”

  东方朔点点头道:“最麻烦的就是敌我不清楚的关系,现在好了,确定了敌意之后,我们做事也爽快,不用再考虑长公主以及司马大将军的情面了。”

  云琅摇摇头道:“刘据是刘据,母亲是母亲,要分开。”

  东方朔苦笑一声道:“分不开的,云氏已经退出汉中,退出了岭南,退出了滇南,我们让出来的利益,被长公主跟大将军接手了,最终全部落在了刘据的手上。

  君侯,我们真的还要开放凉州路吗?”

  云琅轻笑一声道:“皇后跟刘陵已经商量好要贩奴了,我们阻拦不了。”

  “陛下那里有什么动向吗?”

  “没有,陛下现在就坐在高处看底下的各色人等忙碌,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所以我们要开始示弱了?”

  “不是的,我们也袖手旁观,静看天下风云变幻,陛下不出手,我们也不出手,就是看……”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