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一三二章倒霉的人是王温舒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3-29 03:41:09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一三二章倒霉的人是王温舒

  王温舒拜见赵禹,没有见到人。

  赵禹的仆人说主人昨日就去了终南山访贤去了。

  王温舒恭敬地朝赵禹的家门施礼,一连拜了三次,最后一次从袖子里扯出半截白色的绢布,挂在赵禹家的大门上对仆人道:“请禀报主人翁,王温舒不会再来了。”

  仆人的神色不变,依旧谦逊而且礼貌,对王温舒怪异的行为没有意见,含笑答应。

  王温舒坐上马车回到了宅邸,在书房沉吟良久之后,便命人唤来了妻子。

  王温舒在家中威权甚重,即便是妻子见他也战战兢兢。

  “我得罪了阿娇贵人,不日将有奇祸降临,你要早做准备!”

  妻子梁氏连连点头。

  “我少年时便手持铁锤,专门在夜间捶杀路人,而后埋尸敛财,人人都知晓我罪恶滔天,却苦无证据,这才给了我从一介恶人成长为朝廷重臣的机会。

  我以为此生就这样了,没想道还是要走张汤的老路。

  对于死我是不怕的,只是没能煊赫一时,这实在是让我感到难过。

  我死之后,你们就隐姓埋名去下邳城居住,我在那里给你们购置了一些产业,将来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也能安然的活下去。“

  唯唯诺诺的梁氏听丈夫这样说,忍不住抬起头,陪着笑脸道:“为何不回阳陵邑居住呢,夫君在那里购置了更多的产业啊。”

  王温舒嘿嘿笑道:“我不出名的时候,在阳陵邑用铁锤捶杀路人为生,难免会有仇家。

  我出名之后又在中尉府为陛下鹰犬十余年,经我之手处死的人就不下八百,所以,我死之后,你们连一柱香的功夫都活不到,如此,你还要选阳陵邑吗?”

  梁氏骇然……

  丈夫在位的时候,她在阳陵邑也算不得什么良善人家,她一样清楚地知道,如果丈夫死了,她们母子也就没有了活路。

  “您的姬妾……”

  梁氏大着胆子多问了一句。

  “阳陵邑的产业给她们……我王温舒让人恐惧了这么些年,总要给人家留下一些可以泄愤的东西。

  而且,那些姬妾大多是我从犯官手中接收过来的,她们表面逢迎我,心底里恐怕恨不得亲手杀死我。”

  梁氏颤抖着身子继续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走呢?”

  王温舒看看窗外渐渐昏暗的天空,喝了一口茶水,抽抽鼻子道:“半个时辰之后,渭水上有一艘挂着蓝色旗子的货船会停在我家后宅门口,他们只在岸边停留一柱香的时间。

  如果一柱香的时间内,你们没有上船,那就回阳陵邑去吧。”

  梁氏听完王温舒的话,片刻都没有犹豫,转身就走,甚至没有多看王温舒一眼。

  王温舒并没有什么悲凉的感觉,喝了一壶茶水之后,就觉得口中寡淡的厉害,唤来仆役,给他准备了一桌酒席,一个人坐在窗前自斟自饮,颇有些自得其乐的意思。

  他以为皇帝不会杀陈爽!

  他以为自己只要表现出极度想要杀死陈爽的态度就成了。

  没想到,皇帝下令杀了陈爽,他王温舒是监斩官!

  当刽子手的砍刀落在陈爽脖子上的时候,王温舒很有同感,当陈爽的人头掉在地上的时候,王温舒觉得自己也跟着死掉了。

  以前的时候,王温舒认为,只要自己抱紧皇帝的大腿,打着为皇帝办事的旗号不论做多少恶事,这世上就不可能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现在不一样了,在大汉国,还有一位的光芒即将与皇帝齐明。

  在皇帝处理掉权臣,处理掉藩王,处理掉匈奴,处理掉所有外敌之后,就在他以为天下独尊的时候。长门宫却横空出世了。

  皇帝霸烈如天上的骄阳,阿娇就温柔地如同天上的明月。

  不管太阳如何霸道,总有落山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天下就笼罩在月亮的光芒之下。

  刘彻此时才发现,这座江山,以及所有的荣光,他都必须与阿娇共享。

  阿娇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并非是阿娇自己争取来的,刘彻思考了良久之后,他发现,每当自己的威势上涨一分,阿娇的权势也就会自动增长一分。

  每当他觉得自己已经独占大权的时候,就会觉得阿娇变得更加重要了。

  臣子们不敢对他说的话,敢跟阿娇说,臣子们不敢对他提的意见,敢跟阿娇提……

  最终,是自己威逼着自己的臣子,将阿娇推举到可以跟他平等对话的地步。

  就在他以为董仲舒等臣子已经放弃了限制皇权的可笑想法,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刘彻发现大汉已经离不开阿娇了。

  没人喜欢一个独断专行,肆意妄为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皇帝,百姓们不喜欢,臣子们不喜欢,勋贵们不喜欢,就连跟他休戚与共的皇后也不喜欢。

  刘彻就不明白,一个废后为何会成为这个帝国的女主人,而且没有一个人质疑阿娇的地位!

  此时再说废黜阿娇就是一个笑话,阿娇本身依旧是废后,是一个罪人,废无可废。

  她的权力来自于帝国,来自于人心,来自于她长门宫雄厚的实力……这么多年以来,阿娇神奇的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的一举一动对帝国都是有益的,她做的任何事情,哪怕是嗔怒,哪怕是胡闹,从最后的结果来看,都受到了文武百官乃至百姓们的欢迎。

  哪怕她骄傲的如同一头凤凰,看都不看脚下那些卑微到尘埃的人,那些人依旧对阿娇俯首膜拜,视她为母……

  很多年前,皇帝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废黜掉了阿娇,现在,刘彻哪怕是举倾国之力也无法废黜阿娇,阿娇已经把自己的身体与大汉江山紧密的连接成了一体。

  身怀利刃,恶念顿生!

  王温舒仅仅是按照皇帝的旨意轻轻地试探了一下,就再无活路。

  明月不知何时从远山升起,王温舒停下手中的酒杯,将微醺的面孔探出窗外,对天上的明月道:“一定要我自己审理自己置办的铁案吗?

  还一定要翻案,还要翻的理直气壮,合乎法理,人情……这也太欺负人了!”

  天上的明月没有回答他任何问题,只是把清冷的光辉照耀在他的脸上,让他原本被酒烧的微微有些发红的面孔复归于惨白!

  云琅的车队过渭水的时候,正好听说了王温舒自己审理自己的千古怪谈。

  云琅懒得去知道事情的起因跟结果,更加不愿意去看那场足矣把王温舒一世英名全部毁掉的审判。

  一只皇帝陛下的狗,在成为了一个斗法的棋子之后,想要痛快的死亡都是一种奢望。

  前来迎接云琅回上林苑的大长秋非常的兴奋,爬上云琅的马车,来不及喝口水就要讲述自己的丰功伟绩,却被云琅给阻止了。

  “谁的主意?”

  大长秋喝口水道:“我的。”

  云琅转过头对霍光道:“你现在就骑上马,去找彭琪,什么话都不要说,先抽二十鞭子!”

  霍光冷笑道:“把请君入瓮的故事修改一下就拿出来,他以为可以骗的过谁!”

  说着话,霍光就窜出马车,凌空骑在他的战马背上,抖抖缰绳就扬长而去。

  大长秋目送霍光离开,砸吧一下嘴巴道:“这些孩子很好用,就是太少了,贵人还问呢,你这些年就没有多培育些好用的人手出来?”

  云琅冷笑道:“培育出来的人手,能控制住,能指挥得动的才是好人手,如果一个个都变得千奇百怪的,那就是乱世开始的时候。”

  大长秋笑道:“太苛求了,我看那个彭琪就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早晚会成为我大汉的大司寇!”

  云琅没有理会大长秋话,径直问道:“王温舒会被自杀,还是会被治罪?”

  大长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字一句的道:“夺爵,罢官,成黔首!”

  云琅的脸皮微微抽搐一下,看着大长秋道:“为何不给他一个痛快?”

  大长秋冷笑道:“他何时给过别人痛快?要不是答应放他妻儿一命,这个恶犬一般的人就不该在人间留下任何东西!”

  (..net)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