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 第一二七章三姓家奴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19-03-17 01:09:49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逆天邪神
  第一二七章三姓家奴

  彪形大汉挥舞着铁棒冲过来的时候,霍光勇猛的迎了上去。

  他的身法轻灵,力量却是不够的,只能与大汉缠斗,一时间,两人斗的尘土飞扬,却奈何不得对方。

  彪形大汉久战霍光不下,担心进了冰川的武士们会回来,吆喝一声,又有一条大汉自侧面的草丛里跳出来,狞笑着向云音冲过去。

  霍光大惊,一阵强攻,让与他对战的汉子难以抵挡,就听这汉子急促的大叫:“先一起来做掉这个家伙。”

  另一个反穿羊皮的家伙,停下脚步,见伙伴支撑的很是艰难,就骂骂咧咧的冲了过来。

  霍光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对手的小腹,等对手低头弯腰的时候,手里的长剑闪电一般的劈下来,当啷一声,被另一个鬼奴给挡了去。

  霍光这一脚很重,即便是久经战场的鬼奴,也承受不住,腰身没有直起来,一口血就喷了出去。

  霍光手中的宝剑锋利至极,唰唰几剑,就将新来的鬼奴杀的左支右突难以抵挡。

  先来的鬼奴喷出一口血之后,就大喊一声:“一起来,干掉他,夺马!”

  然而,他大吼过后,草丛里却没有动静,霍光大笑道:“敢骗耶耶,耶耶今日正好杀奴!”

  与他作战的鬼奴不知怎么的,似乎被霍光这句话给刺激到了,猛烈的进攻几刀,甚至丢掉刀扑进霍光怀里,准备跟霍光角力。

  霍光倒转剑柄,一边后退一边用力的在这家伙的脑袋上砸,两下之后,这家伙的脑袋就破开了,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的冒出来。

  甩开抱着他腰的鬼奴,霍光慢慢的来到那个受了重伤的鬼奴跟前,二话不说,就挥剑砍死了他。

  给了看热闹的云音一个眼神,云音立刻就嚎哭着从马群里钻出来,抱着疲惫的霍光哭得很惨。

  “声音再大点,再引诱一些人出来。”

  “呜呜呜,我哭不出来,哇——你掐我。”

  云音哭得凄惨,霍光疲惫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休息了片刻霍光扶起嚎哭不停地云音道:“我们要赶紧离开,以防又有贼人来。”

  云音抽噎着跟霍光一起赶马准备离开。

  四个同样反穿皮袄的人从山阴处的雪地里爬起来,正好挡在霍光的前边。

  为首的一个胖大汉子拱手道:“公子与云侯有何关系?”

  低着头的霍光抬起头嘿嘿笑道:“彭春,鬼奴将军?”

  彭春对于霍光能认出他来并不奇怪,毕竟,他是跟骑都尉打交道最多的鬼奴。

  “如此看来,公子应该就是云侯的大弟子霍光吧?”

  说完话,就冲着啼哭的云音拱手道:“惊扰了云氏大女,死罪,死罪。”

  霍光笑道:“你怎么敢进入我大汉领地,就不怕死吗?”

  彭春微微一笑,跨前一步对霍光道:“某家也是汉人。”

  “你只是长得有点像汉人,并非汉人。”

  “刘彻的一道旨意并不能阻止我成为汉人,我的祖先成为汉人的时候,大汉国并不存在,刘彻也不存在。”

  霍光强硬的道:“背叛大汉之后,你们就叫鬼奴,不再是汉人,以后也莫要说自己是汉人,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彭春可能并不赞同霍光的话,指着背后的冰川道:“在冰川上某家本来有机会杀你。”

  霍光缓缓地抽出长剑道:”给你机会你不杀是你的事情,我杀你的时候并不会手下留情。”

  “某家不敢杀你,所以,把战马给我,让我离开。”

  “你不能离开,否则大马营牧场会成为你们裹挟我师傅的一个手段。”

  “不会,我家陛下与君侯情谊深厚,你我双方只有合作,没有敌对的可能。”

  霍光大笑道:“我师傅堂堂汉家侯爵,岂能与你这等不人不鬼的腌臜货有什么交集,既然你们已经来到了凉州,那就不要走了,死在这里吧!”

  话音刚落,彭春背后就响起了尖锐的弩箭破空之声,他们慌忙扑倒,却终究慢了一步,他们四人的双腿处插满了弩箭。

  三人摔倒,彭春站的稳稳地,他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吃惊。

  裴六子带着八个家将从冰川高处走下来,默不作声的将彭春四人捆绑起来,丢在战马上,就簇拥着霍光,云音呼啸而去。

  云音的短剑在霍光的背后比划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恨恨的收起了短剑。

  刚才霍光在她屁股上恨恨的掐了一把,让她又是羞臊,又是疼痛。

  不论是霍光,还是裴六子都对背后发怒的云音视若无睹,哪怕在她用短剑在霍光后背胡乱比划的时候,同样镇定。

  裴六子算是跟云音很亲近的幼时伙伴,霍光更是云音的青梅竹马的伙伴,他们对云音的了解远远超过云音自己。

  他们两人都在看彭春,一个双腿基本废掉的人依旧要骑马,而且坐在马上很是端正。

  “你是鬼怒将军,在如今的匈奴应该过得不错,干嘛要亲自回到大汉来搅风搅雨呢?”

  彭春认真的回答道:“无他,衣食住行无法接受。”

  裴六子笑道:“你们在山西的时候,穷的就没有衣食住行这一说。”

  彭春自嘲的笑道:“这世上的人啊,没有吃不了的苦,却总有享不了的福。

  某家自以为出行有护卫,进入有美婢,着金戴银,食金珠,吞玉露,当是人间最欢快的人。

  然而,梦中却总是出现儿时的残破村庄,还记得门口的那棵大柳树。

  有了思乡梦,吃什么都不会香甜,只想一路走回我的故乡。”

  裴六子瞅着霍光道:“你说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霍光道:“衣食足而后知荣辱,这是一定的。”

  彭春笑道:“没有被公子捉到的时候,某家还全心全意的想着回到匈奴,被公子捉到之后,这个想法就淡了,哪怕是被斩首,也想回到故乡去。”

  裴六子道:“那是因为你被耶耶捉住了。”

  彭春笑而不语,转过头看着霍光道:“公子明明是百人敌的身手,为何一定要假装不敌呢?”

  霍光冷哼一声,指着后边的云音道:“她喜欢看热闹!”

  “不是想把我们引出来?”

  “没有,只想让阿音看一场好戏,我刚刚骂过她。

  原本以为你们会一个,两个,三个,乃至四个,最后一拥而上的来战我,没想到,你最后几乎就投降了。”

  彭春羞惭的道:“我该第一时间一拥而上的。”

  “被我师傅的威名震慑住了是吧?说起来你们也挺可怜的,在大汉穷困的时候没饭吃,不得已投降了匈奴,然后再带着匈奴依靠抢劫别的汉人为生。

  后来呢,在走投无路之下跟着刘陵跑到了天边,现在却后悔了,彭春,你回来其实就是一个错误,没人希望你回来。

  你当初不好好的当汉人,投降了匈奴人,既然当了匈奴人,那就好好的当你的匈奴人,现在,你们又想背叛匈奴回到大汉,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派人渗透大汉,积极建造隐秘的堡垒,其实不是刘陵的意见吧?

  应该是你们自己的做派,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或者想通过这些堡垒给自己积蓄一些力量,好让自己的后代回到大汉,我说的对不对?”

  彭春笑眯眯的道:“公子所言无差。”

  霍光叹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们的家眷在什么地方。”

  彭春抬手摸摸自己的脖颈道:“大汉陛下最恨的就是我们这群鬼奴,如果君侯将我的首级献给陛下,那么,君侯与匈奴王刘陵的最后一丝干系是不是就会清洗干净了呢?”

  霍光摇头道:“你想错了,陛下从来就没有认为我师傅会跟匈奴人勾勾搭搭。

  他不放心的是我师傅本人,可不是什么狗屁的匈奴人!”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