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第一百二十四章干嘛不信?(第三更)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血蝠 更新时间:2017-08-22 23:08:01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而且邱团长一道走,到了和田那边,张楠等人收货也方便:如果只是要个四五吨籽料,带着钱张楠四个自己就能搞定。

  但要个上百吨,那是就有难度了,至少短时间内像弄这么多很困难。

  如今邱团长出面,当地政府部门都会帮忙,大问题就会变成很好解决的小问题。

  和田玉这会在一些玉雕厂手里,还有不少分散在老百姓手里,如果就靠张楠他们四个,根本就没办法一下子将货聚集起来。

  不过只要当地政府出面,大喇叭里一吼有人收玉,立刻就能有不少!

  一连45辆“战斗车”,清一色新的5吨东风。

  因为张楠说他和关兴权不会原路返回,在和田办完事后会从南疆绕南线开车回江南,邱团长直接给了一沓军用汽油票,还给写了张条子。

  有了这张条子,在西北军区范围之内碰到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任何一家陆军部队和武装部寻求帮助,人家一定会用心帮上力所能及的忙。

  艰苦地区的汽车兵苦、汽车兵累,但艰苦地区的汽车兵也牛!各地驻军、政府跟谁都能关系一般,但这会和汽车部队必须搞好关系,不然有你苦头吃的!

  邱团长也让司机开上自己的那辆新到的切诺基,45辆货车组成长长的车队,领队车上还插着红旗、挂着红色横幅,第二天一早出发!

  两辆切诺基到了近中午才出发追赶车队——先去银行取了一大包现金。

  一路过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巴楚,开了四天,6月6号星期六入夜才抵达喀什。

  这一路的车子可差点把张楠给坐傻了,车子也开傻了!

  车队速度不快,也就保持在四十几码,而西疆的道路其实还可以,不然也保证不了这个平均车速——戈壁滩上一马平川!半天看不到一辆其它车,如果让张楠和关兴权两个放开了开,切诺基都能彪上一百二!

  这可一点都不夸张:路虽不宽,但一眼望过去都能看到几公里外的路况!真要是开高兴了,都能驾车驶下路基到戈壁滩上去撒野!

  乌市如今到喀什这段路上的事故,因为车与车相撞发生的简直是“千年难遇”,绝大多数是因为在太辽阔的戈壁滩上笔直、几乎无人无车的公路上自己把自己开傻了,稀里糊涂高速冲下路基翻车!

  这样的倒霉蛋每年都不少!

  西疆大!太大了!

  邱团长就带了个参谋,他那台车三个人,不过老挤到张楠他们在的这辆车上来聊天。

  反正切诺基也宽敞,挤5个大男人也没问题。

  大伙轮换着开车,要是谁犯困了,就跑到另一辆车上去靠着个眯腾会。

  张楠就喜欢和当兵的在一起,其中的一天路还是跑到那个9连连长当主车驾驶员的东风货车上过的,还帮着开了两个小时。

  不过显然被连长同志给鄙视了,“小张,赚钱你第一,不过这开车技术一般呀,在我们这当个副车驾驶员都有点勉强。”

  “哈哈,我姐夫也这么说,他以前也是汽车兵,跑过川藏线。不过我这技术在地方上当个货车驾驶员都已经合格了。”

  “那是!我们这边和川藏线那出来的汽车兵,只要有一年驾龄,就算还是个副车驾驶员,技术也能和老家的普通货车驾驶员比!”

  9连连长叫孙洪明说得很自豪,他是苏省苏南人,在这里都能和身为江南省人的张楠成半个老乡——两地也就隔了300来公里,近呀!

  张楠私下里还给了他两斤龙井茶,孙连长连说是家乡的味道。

  “一年回家探亲一次,孩子小,都快认不出我了。”

  孙连长是一路闲聊:汽车兵在老家找对象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关键是看能不能随军、部队远不远。

  他找了个农村户口的爱人,如今部队也暂时不会放人让他走,因为老驾驶员难得,爱人随军有太远了,孩子也还小。

  说起这个,孙连长一肚子的苦水:因为算是老乡,不然也不能瞎说。

  “这趟去和田还算好的,最艰苦的是跑新藏公路,想想都头疼!不过明年我就打算专业了,回老家开车去。”

  因为和孙连长聊得来,张楠劝他道:“要是转业回家,就别选开车了,我看再过个五六年,这地方司机就没如今这么吃香了。还不如干脆去政府当个小干部,将来就算坐办公室吃闲饭也一定不错。”

  两人仔细聊了聊地方上的事,孙连长听进去不少,因为张楠分析的似乎很有道理。

  “对了小张,你说和田玉将来会成宝贝?”

  “绝对的!孙哥你是苏州人,你们那一直就是华夏的玉雕中心,不信你写信回去问问,你们那还有几家国营的玉雕厂,东西都是出口的。

  别的我不敢说,到时候你转业,要是能带回去一两百斤高品质的和田玉籽料,藏好了等20年后你儿子要结婚时再卖,换的钱要是不够取两三个老婆,你来找过!大侄子娶老婆、造房子买房子的钱我出!”

  “信!我干嘛不信!?存着点反正也不会亏,大不了回家当压咸菜的石头先用着!”

  孙洪明也是个开朗的人,“听人劝吃饱饭!小张你那么能挣钱,咱也后头学着点,信!”

  张楠听着都笑了:圆滚滚的和田籽料,这会几斤一个的多得是,用来压咸菜倒是真不错,不过就不知道将来会不会被人骂死!

  孙洪明说完,对着车里另一个“学徒驾驶员”道:“小廖,你也听着点,你张哥的话一定有道理,你那点津贴别老买烟抽,就买和田玉!”

  小廖也是苏南人,所以孙连长是自己带着,老乡照顾老乡嘛。

  张楠还真不知道,前两天自己在部队食堂里的那些话,会不会无意中造就一批将来的“和田玉大佬”!

  尼玛,这帮人还是一伙的!同一支部队里出来的一帮子人,都还能算是西疆这边的“地头蛇”——要是这个局面出现,那可就好玩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