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谋 第732章 施计

小说:官谋 作者:金鸡纳霜 更新时间:2019-04-29 23:01:23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盘佳佳兴匆匆地带着女儿,拿着兴诚房地产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走向县政府招待所。

  她之所以有信心,是杨宗建一直以来对她百依百顺,离婚也不是吵架离的,事出有因嘛。她虽然老家也是农村的,但她后来有了工作,人又长得不错。而杨宗建以前就是个小商人,大老粗。两人的结合,是杨宗建百般追求,走父母路线的结果。在家里,盘佳佳一直高高在上,杨宗建一直委屈求全、百般讨好。

  在她想来,只要她低一低头,展开点笑脸,杨宗建一定言听计从,和她复婚的。

  哪知,在县政府招待所里,杨宗建看了看这份合同,就扔在桌子上,冷冷地说:“他孟家想娶我女儿,门都没有!”

  “老杨,你别不识好歹,孟家有哪点不好了?他们能看上我们家,就是我们的福份,懂吗?”盘佳佳说。

  “哼,只有你这种爱慕虚荣的人,才会做这种不择手段的事情,你还要不要一点脸面?”杨宗建耻笑道。

  杨宗建以前是以老婆的话为圣旨,因为娶了个漂亮又有体面工作的老婆,在家人和朋友们面前很有面子,但是,经过这一次变故以后,他已经大彻大悟,尤其是知道老婆和别人有了一腿,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我哪不择手段了?亲事是孟家主动提出来的,孟经理说了,当时好心保护你的财产,才想办法让你转让公司股份的,这一点,你得感恩。”盘佳佳瞪圆一双眼睛说。

  虽然盘佳佳的工作能力平平,可在机关单位也混了不少时间,并不是真的蠢,也知道她原老公被整了,但她现在不想往坏处想,她只想到以后得到的好处,权力欲望的膨涨,让她选择性地忘记了有些事情。或者说,盲目地相信了孟家兄弟给她的承诺。

  “他们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告诉他孟加章,我女儿就是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他那混蛋儿子。”杨宗建依然黑着一张脸。

  “他儿子哪里不好了?人家有正式工作,还是在市里上班。——你是不是老胡涂了?”盘佳佳说。

  “这些还不是靠他那位大伯帮忙,如果没有他大伯,他就是一坨屎!”杨宗建很不屑。

  “切!出去流浪了几年,嘚瑟起来了呢,我告诉你,这门亲事我结定了。”盘佳佳有些羞怒,从进门来,这个杨宗建就一直不给她脸色看。

  “我说了,我不答应!”杨宗建一字一顿地说。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答应?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女儿已经归我,我说了算。”盘佳佳拉着女儿就走。

  盘如雪望了一眼自己那花白头发的父亲,最终还是随母亲下了楼。

  杨宗建是个商人,忙得昏天黑地,应酬多,女儿一直是老婆带,老婆教,他虽然溺爱女儿,可这个女儿却向来只听母亲的。

  杨宗建望着女儿的背影,叹了口气,不再想这件事情了,拿起桌子上的公司转让书,去找市纪委的徐书记了。

  第二天,杨宗建来到兴诚房地产公司的办公地点,接手了公司,同时也带来了政府的解封公告。

  兴诚房地产公司刚被查封,就马上能够解封,这得益于罗子良说了一句话:查案尽量不要影响企业生产经营。

  看到公司马上能够运营,孟加章很高兴,对杨宗建说:“老杨,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看孩子们几时订婚好?”

  杨宗建转身看了他一眼,冷淡地问:“订什么婚?”

  “我儿子和你女儿呀,你不知道吗?”孟加章愣了愣。

  “我和老婆已经离婚,女儿归老婆,她们的事情和我无关。”杨宗建莫不关心地说。

  “难道你不想复婚吗?”孟加章不解地问。

  “我复不复婚,那是我的家事,孟经理。”杨宗建哼了一声,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孟加章张口结舌!他发现自己被人耍了。

  虽然以前他采用了不正当手段,霸占了杨宗建的公司股份,但当时公司的财产也就几百万,现在已经变成了几千万。这么大的改变,是他这几年通过关系、苦心经营的结果,如今拱手相让,而杨宗建什么也没干却捡了个大便宜。

  如果两人结不成亲家,那他就成了杨白劳了。越想孟加章心里越气,就打电话去斥问盘佳佳,问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同意没关系,女儿归我,只要我同意就行。”盘佳佳说。

  孟加章气得差点摔了电话,但他也不好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心里大骂:老子要的是财产,不是你那破烂女儿……

  杨宗建正式接手了公司,开始在办公室里翻阅各种档案。

  刚看了一会,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秘书端着一杯咖啡进来,嗲声嗲气地说:“杨总,喝杯咖啡吧,提提神。”

  杨宗建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多想,接过来就喝。不一会儿以后,感觉头脑晕晕沉沉的,就伏在宽大的办公桌子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只是以为自己这两天精神太紧张,是累了,接着看公司的业务往来。

  可是,到了下午,杨宗建发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开始莫名其妙流泪,流鼻涕,还打呵欠。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伤风感冒了,但渐渐地,他的关节和肌肉开始疼痛,还伴有恶心和呕吐等。

  杨宗建是一个暴发户性质的商人,接触过社会上三流九教的人物,马上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下了毒?他把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女秘书叫来问。但女秘书却大呼冤枉,直说不知情。

  杨宗建曾经有个要好的朋友吸过毒品,这种感觉和身体反应他再熟悉不过了。从喝咖啡以后,只不过半天多一点的功夫,身体的反应就这么强烈,他马上意识到,肯定是他昏迷以后,被人注射了毒品。他重新掌握公司还不到一天的时候,就又落入了别人的圈套,让他目眦欲裂、几乎发疯。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走下楼,向门外走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