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沧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个问题(一)

小说:浮沧录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更新时间:2017-11-12 08:36:02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第152章一个问题

  齐梁的南雀道。

  南雀道境内的码头人满为患,生意火爆。

  无他。

  南海圣会的缘故。

  齐梁十九道的江湖早已经沸腾,揣着盘缠的江湖人这些日子来到南雀道码头,几个人几十个人租着船,前赴后继拥成一团赶去南海。

  即便他们未曾收到南海终巍峰的请帖。

  棋圣大人定下的规矩也并不算森严,南海山门从来也不曾拒绝过漂泊外来的江湖客人,南海边境其实极为辽阔,可入了山门,即便不能入真正的终巍峰岛屿内门,总能瞥到那些踩压江湖的真正大人物们登场。

  今儿南雀道码头开来了一艘龙首巨船。

  天阙收到了一张南海请帖。

  齐梁排在第四位的简肇薪简大神将领了请帖,算是代替齐梁赴南海圣会。

  这是一场浩大盛会。

  遂陛下的意思,简大神将在兰陵城与齐恕先生一同商定,最终拟下了一份名单,名单内的一些年轻人物,都是齐梁如今的年轻天才,无论江湖庙堂,俱是选自十九道境内,此番都会被一同接去南海,参与这场规模宏大的天下圣会。

  那艘龙首七十二槊的巨船,声势浩大,从淇江跨来,并流入南海境内,在南雀道码头稍作停留。

  简大神将似乎在等一个人。

  南雀道码头。

  南雀道城主府的衙役排成两列,清出了一条道路,好让那艘马车可以顺利来到龙首巨船的船身之下。

  简肇薪大神将站在龙船船头。

  简大神将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中年男人,留着光滑锃亮的额头,一条大辫子梳起留在脑后,盘成麻花模样,像是书里始符更久远前的古老文士打扮。

  这个中年男人的衣装也相当朴实,风中轻摇的青衫颜色淡到发白,布鞋打着补丁,丝毫看不出来一丁点神将大人的架子。

  他单手摸过嘴唇两边的八字胡,笑着望向城主府开道的那条路径。

  那节马车的速度很慢,来到了自己船下。

  马车停下。

  一节伞尖率先递出马车车厢,接着大黑伞撑开,及时遮住下车那人的面容,只看见一角墨色莲衣的衣袂在风中轻轻摇晃。

  那人脚尖落地之后,似乎动用了什么元力法门,伞面细垂下来漆黑的元力,像是伞面的布条延伸如瀑布,一直落在地上才停住。

  他扶着另外一人下了马车。

  城主府衙役开道的缘故,南雀道码头的人潮里,挤满也看不清那撑伞人的面孔。

  只是有人踮起脚尖,眼力极好,看清了那来不及被元力遮掩,就在风中露出的莲衣一角。

  接着喧然一声大喝,不遗余力的在南雀道码头上空响起——

  “是殿下大人!”

  “莲仙!”

  轰然的人潮此刻暴动起来,那些来南雀道就是为了租船前赴南海,一观赴圣会天才人物面容的江湖客,此刻有了机会与“莲仙”近距离接触,哪里还有按耐住性子的可能?

  只是人潮被城主府衙役组成的人墙抵住。

  再加上下了车以后的两位步伐极快,匆匆向着简大神将开来的七十二槊龙船赶去,本来就距离不远。

  留着大辫子的中年男人笑着望向匆匆赶向龙船的那两人,捋了捋八字胡,向内跳下龙船甲板。

  那艘龙船在万众瞩目之中缓缓起锚,木质舱门发出沉重的作响。

  撑伞的那人站在缓缓闭合的舱门门前,想了片刻,终是微微叹了口气,动作轻柔收拢黑伞,同时撤去了元力法门。

  露了相,见众人。

  易潇面色平静,对着南雀道挤破人墙,蜂拥而来的江湖人潮缓缓挥了挥手,算是示意告别。

  龙船的木质舱门闭合,接着相当干脆利落的起锚,向着南海方向启程。

  “谢过简大人了。实在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加上灵衫说想试过齐梁的龙船,所以就发了一封密令,没想到......简大人竟然如此隆重。”

  易潇收了伞,伞尖轻轻抵在木质船底,望着前方的中年男人。

  “这是陛下大人的意思,也不光光是陛下大人的意思。”简大神将面带笑意:“殿下近日跻身妖孽,与东君北仙他们齐名并肩,是齐梁的大幸之事。”

  船舱到船身有一段距离。

  简大神将接过小殿下的黑伞,自顾自说道:“如今天下妖孽拢共六位,齐梁便占去了两位,圣会当即,又哪里有不一起露面的道理?”

  “到南海的水程不远,也就些许天。”简肇薪微笑说道:“末将从洪流城出发,顺着淇江兜了一圈,接了些人,所以迟了些许日子,想来已经有人先到南海了。”

  “不急。”易潇笑着说道:“我与灵衫本就没什么事,此番去南海......其实也并非全是请帖缘故,她说想去看看,我就陪她去看看。”

  简大神将笑着应了一声,将目光挪向先前在西阁山门有过一面之缘的魏灵衫,轻声问道:“郡主大人与殿下近来可好?”

  魏灵衫轻轻嗯了一声,认真说道:“齐梁山水很好。”

  易潇笑着接过话题:“十九道算是囫囵玩了一遍,从北到南,倒是没拉下什么大的景点,只是时间赶了点,也没来得及细细去品味。”

  简肇薪意味深长笑道:“以后时间多得是,不妨从南海回来以后再细细去玩。”

  郡主大人倒是一脸认真的应下:“会的。”

  简大神将倒是有些诧然,转而笑眯眯说道:“那就提前恭喜殿下了。”

  小殿下笑骂道:“简大神将别开我玩笑了。”

  出了过廊,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神仙姐姐!”

  一声清凉不失欢快的少女呼喊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接着是一袭淡绿色的身影惊喜扑了过来,却冷不防被易潇一根手指抵住点在额头,气得张牙舞爪,却无可奈何被连续拨弄弹点了三下光洁脑门,磕出了三个轻微的红印痕迹。

  楚东来气得牙痒痒,怒道:“等哪天本姑娘练成了,管你什么莲仙不莲仙,早晚一刀一剑阉了你。”

  小殿下笑着再度给了一记狠的弹指,咚的一声,弹得楚东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丫头妮子痛得快要哭出声音来。

  龙船上空出了极大的一片空地,此刻算是一片安静。

  准确的说,是死寂。

  十几道目光,全部聚拢在自己身上。

  有人静静看着这位大言不惭的绿衫明媚少女,缓缓挪动目光,最终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投向了一身墨色莲衣的小殿下。

  楚西壁叹了口气,扶起了楚东来,没好气替丫头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

  易潇搂着魏灵衫,笑意平静,目光从船身甲板上的众人身上一一挪过,除了楚姓两兄妹,船上居然还有些熟人,大部分都是陌生的年轻人,大部分与自己年岁差不了多少。

  简肇薪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殿下,这些都是齐梁未来的栋梁,有些是殿下在兰陵城曾经见到过的,有些是天阙这些年在江湖上重点关照的,这次南海圣会,能带来的都带来了,青石菩萨与佛门子弟在静室内修行,现在在船身道场上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简大神将顿了顿,轻声说道:“若是殿下有些空闲功夫,在船上闲着,不妨抽出点时间教导一二。”

  易潇笑着点了点头。

  简大神将面色复杂,拿低不可闻的声音轻声说道:“鱼龙混杂,殿下怕麻烦就算了。”

  易潇闻言之后,饶有兴趣望着此刻道场上的人物,一张又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容从眼前扫过,的确如简肇薪所说,有些自己曾在兰陵城见过,自己在兰陵城读书念斋之时,这些在兰陵城的天才已经初露峥嵘头角,调遣北姑苏道或是各个边陲防线经过了几年磨砺,已经成了军中一方的年轻人物,齐梁未来的扛鼎之人。

  其余的是些江湖中人,行走江湖,生死磨砺,刀尖上舔血,剑尖上跳舞,大部分带着一股蛮劲狠劲,无论是出自西域北疆还是哪个偏远地区,能活下来便已经不易,熬出一个机会更是难上加难,登上齐梁龙船已经是鱼跃龙门的天大机遇,而出自江南道的这类内地江湖天才,譬如楚东来楚西壁之流,气质或是阴柔或是儒雅,狠戾之气缺差太多,看起来明显要比他们稚嫩得多。

  小殿下笑着与他们一一对视。

  看清了他们眼中的东西。

  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如水。

  内地藏着的,有些是轻蔑,有些是不屑,却没有一丝带着敬意。

  这些从底层摸滚打爬的小人物,能够忍住不发声音,无非是心底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翻身做主人,所以什么妖孽也好,什么天才也好,他们都不认,只认拳头,只认死理。

  易潇终于明白为什么青石不愿意来这个道场,反倒是安静修行了。

  简大神将能压得住这帮年轻的军蛮子或江湖草莽,但青石这样的性子,不争不抢不愠不火,就算顶着妖孽头衔,来道场只是自找麻烦。

  偌大的道场一片安静。

  小殿下轻轻扭头,望向简大神将,笑道:“我俩的房间在哪?”

  简肇薪柔声说道:“给殿下留的是天字一号,上去顶层最右间便是了。”

  楚东来鼓起腮帮子,没好气说道:“我和我哥特地下来接你们的,狼心狗肺,还弹我。”

  魏灵衫笑着摇了摇头,揉了揉丫头脑门。

  楚东来瞥了一眼道场上修行的那些人,低声说道:“这些人来船上就没日没夜的修行,一个个不说话,吓人的很。黑风寨说打死了也不肯下来,怕被这些人砍了剁成肉馅包饺子吃。”

  易潇笑着摇了摇头。

  四人转身的时候,身后有人幽幽开口了。

  “殿下大人,好久不见呐。”

  小殿下置若罔闻,牵着魏灵衫的手,只是身后那人的声音依旧阴魂不散。

  “我这些年在姑苏道北疆军中,与北魏十三次磕碰,死了一共七十二弟兄,各个名字都忘不掉,一个弩营,三年来块要被北蛮子杀绝了。”

  那人笑着咧了咧嘴:“殿下倒是好生让我羡慕啊,四处游历,顶着天下妖孽的名号,还泡了个北蛮子的漂亮郡主,是不是准备就这么抱着美人回北魏成亲了?”

  易潇笑眯眯转过身子:“你想说什么?”

  那人反倒收敛笑意,一脸认真:“我们兄弟们在北疆杀敌,很辛苦的。”

  “要不殿下您考虑一下,带女人回北魏之前,先带到北疆军营,犒劳一下我们,让弟兄们爽一爽?”

  :,,!!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