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学生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张少宇的想法

小说:都市之最强学生 作者:第七剑 更新时间:2019-11-09 09:33:07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张少宇跟谢腾所演的这场戏,还真让田智宏跟段彪两人放松了不少的警惕,至少,在两天之后,张振华去找田智宏这老小子的时候,后者脸上则是少了平日里的一丝厌恶,多了些幸灾乐祸在其中。

  不过此刻的张振华跟谢国华两人的心可是都悬在了半空当中,因为他们的儿子住院了,而且还在加护病房。

  “医生,那两个孩子在哪间病房?”刚到第一人民医院,张振华的手下立马的在导医台问道。

  “我们这孩子多了,你到底说的是哪个?”这护士还在偷偷摸摸的玩手机游戏,不料却被人给惊醒了,自然是心里有些不痛快。

  “一个姓张,一个姓谢!”刚刚赶来的张振华急忙说道。

  “呀!死了!”女护士扫了一样手机屏幕,有意无意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死…死了!”两位父亲面如冰霜,整个人差点就倒了下去,要不是身边的人眼疾手快,还真会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护士,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怎么回事?”谢国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问道。

  “前面左转第三个房间!糟糕,又死了!”从一开始,这名女护士的头抬都没有抬起来,眼睛一直盯着手机上的屏幕。

  “小姐,我家老板问你话了,你最好说清楚一点!”身边的几名保镖一看自己的主人被人如此的轻视,心中难免会有几丝不爽,这张振华跟谢国华随便拿出来一个,哪一个不是一方大佬?这名小护士竟然如此的嚣张,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哎呀,你们烦不烦啊,我都说了左转第三间!”一直到整盘游戏结束,这名护士才抬起头来。可,站在他面前的是五六个身材魁梧面带凶光的彪形大汉,她顿时吓得说话有些颤抖了起来:“两…两个青年,是…是张少宇跟谢腾吧?他们…他们就在一楼的加护病房!”

  “小护士,上班时间玩游戏,这好像不大和规矩吧?”这里毕竟是安西市,谢国华自然是出口说道。

  “什么不合规矩,老娘整天站在这里回答你们的问题,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玩玩游戏又怎么?哼,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们要是不服,大可去院长哪里投诉,本姑娘接着就是。”迎面走了一个面色和蔼的男士,小护士心里的恐惧顿时消除了不少,就连说话也是恢复了刚才的状态。

  “院长?投诉?放心,我回去的!”说完这句话,谢国华马上跟在张振华的后面。

  “神气什么,不就是有两臭钱嘛,哼,谁稀罕!”看着一行人走远,护士瞥了撇嘴说道。可是她不知道,正是因为她的一句话,自己的医院生涯正式画上了句号,而且还因此给医院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首长,在我管辖范围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你放心,这种事情以后一定不会在发生了。”刚走几步,谢国华就有些歉意的说道。

  刚才那小护士的态度,可昂他这个武装部的部长颜面尽失,按理说这安西所有的治安都由他负责,这第一医院可也是重中之重,可谁曾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希望她只是无心之过吧,可是国华啊,老板姓要是每天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的确是有些不太舒服,这样吧,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自己看着办吧!”张振华虽然表情轻松的说道,可身后几人可不这么认为,胆敢拿首长儿子的姓名开玩笑,而且差点让首长昏厥,要说没点火气,谁信了。

  “是,首长!”点了点头,谢国华原本想敬一个军礼,可看了看周围还是忍住了。

  咚咚咚!

  加护病房的门响了,而坐在里面的张少宇跟谢腾,两人正在斗地主,看都没有看,就喊了一句请进。

  毕竟,住进来的时候可是已经跟医生商量好了,完全没有知觉的二人还以为是医生查房来了。

  “少宇!”

  “啊?爸!还有谢叔叔,你们怎么来了?”张少宇抬起头,一个熟悉哦身影突然之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连忙扔掉手中的牌说道。

  “说说吧,这都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张部长差点晕倒在医院的大厅,还有你,你小子,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张振华的位置可是谢国华的顶头上司,所以,刚进病房,实相的他并未说一句话,直到对方讲完他才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生气的道。

  “我们是病人么,爸,这件事我真不知道,你要问就问少宇这小子,这一切可都是他安排的。”从头到尾,少宇只是说这件事对自己的父亲有利,所以谢腾想都没想的就给答应了,现在自己的父亲问起来,这小子只能是看着张少宇说道。

  “少宇,到底怎么回事?张振华问道。

  “爸,叔叔,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中午的时候,我刚跟莫迪谢腾从华山下来,就碰到…”张少宇紧接着便一五一十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什么,有人要谋杀你们?这…”张少宇的这番话可谓是一个爆开的炸弹一样,不但几名保镖面色严肃,就是谢国华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不止这样,还在您的插上装了定时炸弹,要不是少宇机灵,空怕你们还真就见不到我们了。”想起前天的事情,谢腾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说话间带着强烈的愤恨之情,直咬的牙齿咯咯作响。

  “还有炸弹,这…!”

  “岂有此理!少宇,这帮人真是长乐帮的?”两个父亲这个时候可是再也抑制不止心中的愤怒问了起来。

  “确定!只不过这背后元凶确实段彪,当然了,这段彪能肆无忌惮的对付我们,要上面没什么人支持的话,那也够悬。”长乐帮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而且那几个人也已经答应张少宇的要求了,可至于说是田智宏,病房里这么多人,自己又没什么有效的证据,张少宇觉得还是不说的为好,但不说并不代表就只字不提,有时候,引导比直接告诉要强上很多。

  “还能有谁,不是这田智宏是谁?张部长,上次的事情您也是了解道了,这田智宏一定是见事情失败,所以才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两个孩子身上,倒是因为我也把少宇直接牵连进来了。”谢国华也知道这背后之人,可人家的能量可比自己要强上很多,要对付还真有些不太可能,可面前的人是谁?那可是整个北陕省军界一把手,由他出手,事情自然是好办的多了。

  “虽说大家心知肚明,可凡是都要讲求证据,没证据,一切可就难说了。”这件事傻子也能猜出来,可张振华说的没错,一切都要讲究证据,非但要有口头证据,那相应的文字性的东西也该有。

  “更何况这田智宏身在北陕,要想遥控长乐帮,还真得点能耐,他一人可是有些艰难呐。”张振华也是知道的,田智宏一向是跟自己不合,而且谢国华上次来省委的时候,还差点被这老小子给发现了,要不是他派人直接接到了家里,恐怕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啊。

  “还有,现在你们两受伤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安西,恐怕那些人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我虽然不知道你们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可这样一来,可对你们有些不利啊。

  病房里只剩下张少宇跟自己父亲,已经谢家父子。四人可以说已经因为这件事走到了一起,自然是对这件事十分的关心。

  “想法固然是好,可是下一步该如何?”张振华听完自己儿子的介绍之后,连忙问道。

  “那就要看父亲如何呢?这田智宏现在一定十分的得意,跟您逗了这么久,这一次总算是让这老小子自以为站到了便宜,介于此,你要是有什么比较大的动作以及超乎寻常的动作,对方也不会怀疑的,而且长乐帮里我也有人。”张少宇倒是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些东西。

  “哦,忘了,我这还有一段录像!”突然,张少宇想起来在华山脚下所拍的一段视频来。赶忙拍了拍脑袋道。

  打开手机,当手机上的画面伴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时候,两个中年男人迅速拉进了彼此的距离。

  时间,过去了两分多钟,病房里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知道十几分钟,这两人大男人,这才倒吸一口冷空气,略微清醒之后,突然大声的骂道“禽兽,畜生,这样的事情也干的出来!”

  “好啊,好啊,看了这长乐帮还真不是表面上这么一点点啊,以前当真是瞎了眼睛。”谢国华也是忍不住的说道。

  视频是张少宇拍的,这就增加了很大的可信程度,基本上已经可以相信了,如果是这两人讲的,还真是不太可信,可段彪手下的公祠,那真实性就大大的生高了。

  “行了,你们连个事情我已经知道,我这就跟你谢伯伯好好缕一缕此事,哼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替你们找回这个气的,妈的,我张振华的儿子,岂是别人就这么容易杀的?既然你们有了杀心,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至此,医院里的事情总算是已经解决了。

  “少宇,你说这次能除掉长乐帮这个大毒瘤吗?”谢腾难得语气沉重的说道。

  “呵呵,你就放心好了,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这长乐帮可谓是已经触了张少宇的逆鳞,父亲官面上的力量解决田智宏那还好,可要对付一帮小混混这可就有些难办了。张少宇的脑袋迅速的转了起来。

  “如果把拳馆的人拉过来的话,这样能不能解决呢?看来这件事还得专门找父亲商量一下!”张少宇的野心很大,当然,还没有到狂妄的地步,这安西可是谢腾父亲的地盘,如果自己可以取代长了帮的话,那实力…

  有时候,想想未必不是好事,至少有这个想法才能为以后做些准备!

  乔帮的不稳,加上古界那些人的骚扰,张少宇未来的日子还真是波涛汹涌啊,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壮大自己才是首要的任务。

  “就从段彪下手!”思考良久,张少宇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这次的时间,似乎就是一个契机,成则一切又迈进了一步!

  张少宇这边已经有了新的想法,而远在京华的肖像勇却是眉头紧锁啊。

  “少宇啊少宇,这么大一个摊子,你到好,躲的老远,我就没那么幸运了。”自从知道张少宇跟肖像勇的关系,这乔帮可就变的有些不安分了起来。

  “白淑,乔帮的事情,你觉的应该怎么办?”现在唯一在他身边的就只有这个白淑了,肖像勇只能是无奈的问道。

  “杀!”白淑只是冷冷的回答了这么一句。

  “杀?怎么个杀法呢?“肖像勇问道。

  “谁反抗就杀谁!”终于,白淑还是恢复了杀手的本质,冷冰冰的脸上挂着一丝冷酷。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