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级大明星 第二百三十五章老头坐不住了

小说:帝级大明星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17-08-04 00:54:25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师轻舞的话让这位队长眉头微微一皱,没能够抓一个现形,他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但不管怎样,赃是缴获出来了,也都被完整的记录下来,就凭这些,便足以让杨以辰身败名裂,他在不在现场不要紧,随时都可以将他叫过去问话,只要他进出市局,马上就会有记者大书特书,更何况只要他走进去,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他做主。

  见到对方还要问什么,师轻舞轻描淡写的站起身:“一切,按照程序来吧。”说完也不管屋内的人,迈步向外走,这一举动也激怒了对方,将她喊住,以请她协助调查的名义,将她带走。

  “你确定,要带走我?”

  师轻舞看着对方,如同猫戏老鼠时的那种居高临下,还真就被杨以辰给料准了,这些人还真的很嚣张,怪不得他会让自己不要卷进来,很容易引起没有必要的误会。

  “带走。”

  “好。”

  请神容易送神难,将师轻舞带走,就是这句话最真实的写照,她等着,那些人怎么将自己再从里面请出来。

  只是,杨以辰不是那种人,示意乌鸦启动车子,直接转过来,大灯开启,直接照在了这些警车上,他可以允许自己想尽一切办法,却不能容忍自己完全躲在后面让一个女人代自己受过。

  看到杨以辰出现,这群人心中暗喜,都不掩饰自己的状态,直接冲上来就将他围住,开口就给他定了性,直接就认定那些东西是属于他的,后面的媒体更是早就被告知,一定要第一时间将杨以辰摄录进来。

  按照他们的理解,一般的艺人遇到类似的状况,首先想着的就是用手挡着自己的脸,这画面一出来,哪怕你没做,给人感觉你好似犯了什么事,加之双方身份的先天优劣势,任何人面对执法机构的强势成员,都会不自觉的矮半截,再有摆出来的东西在你面前,不是你的会着急辩解,越是着急的辩解在镜头前面就显得越没有底气,在节目制作的时候植入一些让你先入为主的观点,待到你看到这一幕时,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杨以辰就是犯错那个人的固定认知。

  注定画面是让他们失望的,杨以辰大步流星,昂首阔步,不见一点慌乱,面对着镜头还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根本无视那些被警员举在手里的所谓证物,义正言辞他反倒像是正义的一方的问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首先我需要你们的搜查令拿出来让我辨明真伪,然后我会跟你们到警局去接受调查,现在你们需要将我的客人放掉,这有问题吗?”

  “那栋别墅是属于你的房产吗?如果是,主人在,我们当然不需要跟客人了解情况。”

  杨以辰微微一笑:“别墅是我的,只是我觉得你们这些手段有些太低劣了,不过为了满足你们将一切都施展出来的愿望,我会奉陪到底。”

  师轻舞的手机响起,接起电话之后,她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唯一的亲人被人这般栽赃陷害,首长真的是冲冠一怒了,她都猜不到这位从不求人的老人一旦开了口要干点什么,会是什么模样。将手机放入兜里,从上衣的兜里拿出一个证件,递到了那带队队长的面前:“认识吗?认识就让你们带来的记者把镜头关了,现在我需要带杨以辰先行离开,他会在明天一大早准时出现在你们希望他出现的地方,接受任何你们觉得有必要的调查,并且我们也会提供你们想要的所有资料。”

  在燕京执法,认识一些特殊的证件,要比认识一些特殊的人和车辆更加重要,这位队长看到证件脸色就是一变,能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他对自己每一步都非常看重,尤其是在燕京水这么深的地方,一不小心看起来是小河泡的地方就能让你沉底,看到这证件,他的脑海中嗡的一声巨震,在燕京怕什么?就怕踢到那些扮猪吃虎的铁板。

  “有问题吗?”师轻舞问。

  “没,没问题。”对方连明天一早需要杨以辰到哪里去协助调查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太清楚今天晚上这是什么行动,别说是栽赃陷害了,就算是这杨以辰真的在家里做了什么,只要他有足够深厚的背景,最后这件事也会不了了之,什么摄录什么现场抓现形,都会成为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

  “跟我走,带你去一个地方,有个人要见你。”

  乌鸦被拦住,现在去见的这人,乌鸦不适合跟着,杨以辰表现的很平静,示意乌鸦处理好后面的事情,他则坐上师轻舞的车子,默默点燃一支烟,看着窗外的景色呼啸而过,按开车窗,让外面的冷风通过窗户的缝隙呼啸进来。

  车子驶出别墅区,师轻舞捋了捋头发:“你早猜到了是吗?”

  杨以辰转过头,看着她,突的一笑:“都不重要,跟你在一起我觉得非常舒服,很喜欢享受这样的时光,渐渐还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对这种感觉上-瘾。”

  师轻舞也笑了,这恰恰也是她的感觉,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还有着老唐那么一点裂痕隔阂在,最初因为好感走在一起的关系按照正常逻辑根本经不起任何的推敲,很容易就会破碎成为镜花水月。他们二人之间却不是,短暂的相聚,哪怕是一起坐着喝喝茶喝喝咖啡,一起到野外打靶,哪怕是一起晨练,都会觉得身边有一团温暖的光照拂着自己,照的自己暖洋洋的格外舒服,感觉越来越舒服,本该是相互走近,却因害怕自己伤害到对方而不敢大步前进。

  杨以辰害怕的伤害是一个男人龌-龊的延伸,想要多吃多占,却又不想伤害到别人,如果能够接受哪怕只是无视也好,如果非得较真那就只能是互相伤害,他害怕伤害到师轻舞。

  师轻舞害怕的伤害是她最初到来的目的,在电视上看到曾经有好感的同学成为了大明星,翻开了她青春的记忆,想到了学生时代那点的懵懂青涩,但也只局限在想一想,至多会对同学会这种东西增添一点期待,期待一次因为同学会而产生的邂逅偶遇,怎么都不会主动去找对方,还没到那地步,却因为老唐的存在让她以某种不单纯的目的主动找到了杨以辰,如果双方的感觉没有越来越好,她不会有任何压力,现在则不同,她害怕伤害到实际内心情感非常脆弱的杨以辰。

  “不好奇吗?”

  “不是马上就知道了吗。”

  “我……”

  “不提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

  车子驶到了那片四合院区域,杨以辰坐直了身躯,神经绷紧,师轻舞也没打扰他,停车、推开门走进院子、点指着前方的会客厅,示意杨以辰自己走过去。

  经过翻修的正房大门,只是保留了古代房屋的样子,翻新后用的材质早已是现代保暖材质,杨以辰深吸一口气,走过去,透过窗户内的灯光投影,看到了一道身影,没等他去敲门,里面的人主动推开门,向他走来……

  ps:感谢裆下神器、醉卧小舟、昊酆的打赏!

  ps2:需要大家推荐票支持,拜谢!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