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第一千六十六章向北望星提剑立

小说: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作者:咫尺间 更新时间:2017-08-17 08:23:27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王庸正坐在国安办公室里,跟朱维权、何进商讨明天需要拜访的大澳名宿名单。

  这些人虽然地位不如老赌王,对于大澳局势也没有赌王这种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但是每个人背后代表的都是一股老势力。

  单个来看或许威胁不到何进继任赌王,但是一旦联合起来却是足以让何进寸步难行。

  所以必须要分而化之,不能让其联手。

  “这个王京是三十年前来到大澳的一个赌术高手,相起其他人来,王京算是扎根时间最短的一派势力。我觉得可以先从他这里入手,争取他的支持。”朱维权指着名单一个名字,道。

  王庸点点头:“可以。拉拢一批打压一批,是斗争的有效手段。指望何进登高一呼,群雄百应,那是不现实的。必然会有人不合作,那是我们打压立威的对象了。看明天谁先倒霉了。”

  在王庸眼里,这份名单纯属多余。新人位受到的排挤肯定欢迎多,拉拢分化并不能改变大格局。真正有效的还是一个个打过去,打到服为止。

  这也是历史新皇登基后的通用手段,哪个皇帝登基不先杀一批老臣子?只有杀人,才能让那些恃辈份而骄的老臣知晓这天下已经换了主人。

  虽然何进只是当个赌王,但是道理是一样的。

  不过这种话不方便明说出来,国安毕竟是一个国家部门,一切行动都需要报。王庸这种一路推过去的念头要是写进报告里,一准被光速打回。

  王庸可不想找那种没趣。

  正巧,此时王庸手机响起,来了一条短信。

  王庸摸出手机,还没解锁界面,却听滴滴滴声音连绵不绝响了起来。

  却是不知道多少条短信同时涌了进来,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这动静,搞得朱维权跟何进都好的看过来,问:“怎么了?”

  王庸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

  然后一条条翻看起信息来。

  当看完前两条之后,王庸明白了。

  原来是杜如会拿出了关键性证据,直接一记实锤敲死了周道鲤跟李正一!

  而让王庸做梦都能笑醒的是——王庸全程都不知情,从一开始到事情结束都处于b位,结结实实享受了一回隔岸观火的待遇。

  这些短信都是王庸相熟的朋友发来祝贺的。

  此时,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周道鲤一倒,王庸成了最大受益人。

  未来的国学圈,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拦王庸的前进之路,王庸有极大可能接过王鸿瑾的接力棒,成为新的国学宗师!

  而且,以王庸表现出来的潜力看,王庸甚至有几率成为近代国学第一人!不是因为学术水平,而是因为王庸是最有可能将国学推广向全世界的那个人!

  这种功德,堪称无量。

  哪怕王庸不学无术,只要他做成了这件事,都能在华夏青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恭喜了,王老师!”朱维权冲王庸道喜。

  “我忽然在想,我是不是也该拜你为师。孔子教出了七十二贤徒,你现在弟子还没这么多吧?我趁早船,说不定以后也能成为这七十二人之一呢?那可赌王这种名号高雅多了。”何进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得了,你这赌王的名号能不能有都不确定呢,还是先别做白日梦了。等你真成了赌王那天,再说拜我为师的事情也不迟。”王庸看了何进一眼,回答。

  “那先当个记名弟子成不成?”何进不死心。

  “成了记名弟子之后,是不是可以顺理成章的要求老师帮你夺到赌王位子了?你这点小心思我会看不透?不过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对于你,我有一个特殊的要求,你能答应我便收你。”王庸眼神一凛,道。

  何进疑惑的问:“什么要求?”

  “生你者我,死你者亦我!”王庸一字一顿,语气冷冽。

  何进瞬间愣住。

  朱维权则会心的笑了起来。

  王庸这几个字蕴含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何进真的拜了王庸为师,那何进的生命自由不受何进掌控了。王庸会帮助何进成赌王之位,但是也会在某种时刻拿回这一切,包括何进的性命。

  这种师徒契约,却是类似于封建社会的师徒契约。徒弟对师父必须忠心至死,哪怕师父对徒弟打骂相向,也不得背叛师门。

  王庸显然是担心何进走歪路,想用这个契约束缚何进,让何进心时时刻刻有一个警铃。

  何进目光流转,半晌,蓦然道:“我答应!”

  “那好,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学生。不需拜师贴,也不需什么礼仪。我送你几个字,权当信物。”王庸说着,取过一张白纸,拿起桌钢笔刷刷刷写起来。

  须臾,两行遒劲有力的钢笔字跃然纸。

  “向北望星提剑立,一生长为万民忧。”

  落款王庸。

  王庸将这幅字递给何进,悠悠道:“好好保存,不要让我有机会收回它。”

  何进凝视两行诗句良久,蓦然郑重点了点头。

  还未成赌王,何进已经先行感受到了这两个字的分量。

  大澳的赌王,从来不单单是一个人的个人荣誉,更是这个人对这个城市的责任。

  翌日。

  按照昨晚商定的计划,何进跟王庸首先来到了王京住宅。

  王京这些年看来没少惹下仇家,门口光保镖都站着四个,严防死守着周围动静。

  保镖看见王庸跟何进之后,更是如临大敌。

  “告诉王京,说何进来访。”王庸淡淡道。

  保镖示意两人在外等候,去传话了。

  片刻后,见王京穿着一身睡袍走出来,走到门口不动了。斜睨着两人,漫不经心的问:“何进?什么来头?没听过。从哪来滚哪去!”

  何进微微一笑:“听没听过,我想你心清楚。我今天不是来找茬的,你大可不必如此敌视态度。如果你愿意听我说几句话,邀请我们进屋。如果不愿意,那我们也不勉强……”

  “如果不愿意,我们会把你打进屋。”王庸忽然接口道。

  本来王京听着何进前半段话茬,表情已经微微放松下来。但是王庸一句话说出,王京整张脸顿时变得狠厉起来。

  “你找死?我这里可没有跟班说话的地儿!给我掌嘴!”王京怒声道。

  顿时有一个保镖走出,缓缓走向王庸。

  王庸摇头叹息一声:“看来你还是选择了后者,真可惜。”

  说完,空气响起一声恍如战斗机突破音障的爆鸣声,然后一道人影鬼魅般掠过四个保镖,到了王京身前。

  王京大骇,刚想喊人保护,只是嘴巴才张开,声音还没出来,如同被掐住了嗓子的公鸡,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一只手卡在王京喉咙处,将王京提起地面约莫半臂高。

  王京双腿不停摆动,脸色通红,眼满满都是畏惧之色。

  “现在我们可以进屋谈谈了吧?”王庸轻描淡写问。

  王京慌忙点头。

  “哦,那劳烦带路。”王庸说完,随手一甩,见王京倒飞出去,噗通一声跌坐在客厅的沙发。

  身后四个保镖看着这一幕,全都傻眼了。

  “老师,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何进已经改了称呼,直接称呼王庸老师。

  王庸轻轻道:“一点都不过分。昨晚我研究了一下王京的发迹史,这个家伙区区三十年打下偌大基业,靠的可不是什么权谋算计,而是实打实的狠手段。这种人你来跟他讲合纵连横,他不会听。相反,见面是一巴掌,他反而觉得你有实力,愿意认真考虑你的意见。”

  何进若有所思点点头,跟在王庸后面进入客厅。

  王京此时已经从惊恐回过神来,他端坐在沙发,盯着王庸一动不动。

  “你是谁?大澳能打的角色我全都认识,根本没有你这号人!而他,一个私生子,虽然傍了金砂寨,但是也不可能找来这种高手当保镖!”王京冷声询问。

  王庸自顾自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道:“提醒你一句,何进先生已经跟金砂寨匪徒没了任何关联,他现在是华夏官方正式认可的赌王继承人。”

  “至于我……”王庸一笑。“你要是多看看电视,应该能认识。”

  王京眉头一皱:“什么意思?我王某生平最讨厌装神弄鬼之人!不要以为武功高能为所欲为,几杆枪顶在你脑门,你照样没用!”

  王庸不置可否。

  倒是王京的一个保镖忽然面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是他!我想起来了,他叫王庸!横扫南韩跟东洋武道界的那个王庸!”

  “什么?”王京也是表情大变。

  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是王庸!

  王京对于化界没兴趣,所以王庸在化界的名声再大对王京来说也是鸡同鸭讲。

  但是王庸横扫东洋跟南韩武道界的名头,却是王京避不开的了。

  哪个武者没有幻想过这一天?

  “原来是你!怪不得……”王京喃喃自语,先前的嚣张跋扈瞬间全无。

  下一秒,他亲自端起王庸身前的咖啡杯,送到王庸面前:“以此代酒,向王师傅道歉!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好说。”王庸接过,算是认可了王京的道歉。

  “王师傅刚才说何进已经得到内地官方认可,此话当真?”

  “我的话,大概还是有些保证的。”王庸淡淡道。

  王京点点头:“我懂了。”

  说完,又倒了一杯咖啡,递向何进:“连王师傅都愿意挺你,那我王京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废话不说,何先生继任赌王那天,我王京必然到场!”

  却是直接表明了支持何进的态度。

  何进愕然,他来了说了一句话,正式话题还没展开呢,结束了?

  接过咖啡,何进寒暄几句。

  随后听王庸说:“那我们先告辞了,其他几位大佬不知道是不是也跟王老板一样好说话。如果不是的话,我们得趁着手热赶早,再见。”

  王京听得眉毛一跳一跳,暗暗为另外几个大佬默哀。

  出得门来,何进迫不及待的道:“老师,这未免太快了点吧?我以为还得费一番口舌呢!不会有诈吧?”

  王庸一笑:“不会。都说这个王京是浑人,其实这家伙粗带细。只用几分钟判断清楚了局势,然后果断站队。这种人放到古代,也算是程咬金似的混世魔王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