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第两百零三章:芈姜与魏地风俗

小说:大魏宫廷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更新时间:2017-08-03 03:03:41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Ps:抱歉,刚才感觉太累所以睡了一觉,现在开始码文。待会补上今日的第二更后,继续加更,争取今晚还是四更,尽早还清欠债。话说前几日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了“一僧口口,口口口口;二僧口口,口口口口”,有知道这句话的书友么?这两天一直在回忆,有点在意。

  ————以下正文————

  因为带上了芈姜的关系,赵弘润此番前去一方水榭,只带了宗卫沈彧与吕牧二人。

  毕竟前段日子宗卫们在浚水营军中当差,虽说是为了磨练他们,但也被浚水营的那些曲侯、军侯们操练地够呛,谁叫他们的前辈、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暗中叫他麾下的部将狠狠操练这帮毫无经验的后辈宗卫们呢。

  因此,如今回到大梁后,赵弘润打算临时放宗卫们几日假期,让想睡大觉的宗卫们睡大觉,让想出宫喝酒的宗卫去喝酒,算是给他们的奖励。

  反正身边有芈姜在,亦不至于会有什么事。

  不过尽管如此,宗卫长沈彧因为牢记着上一回罗嵘那件事的教训,死活不肯休假,于是,赵弘润只能带上他,以及另外一名宗卫吕牧。

  说起来,此时的赵弘润,那块可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早在上一次他皇姐的事件中被魏天子被没收了,然而,即便是没有出宫令牌的他,负责皇宫宫门守卫的禁卫军以及其统领靳炬亦不敢阻拦。

  一来是赵弘润此番击败了楚暘城君熊拓的余威犹在,二来嘛,是谁都能猜到,这位肃王殿下此番在立下了这等功勋后,魏天子必定会有赏赐,出阁辟府已然只是时间问题。

  保不定今明两日的宫廷盛筵之后,魏天子便会发诏书正式允许赵弘润出阁辟府,像雍王弘誉、襄王弘璟那样,居住到皇宫外,用有自己的王府、邸臣以及私兵。

  这不。当得知赵弘润有出宫的意图时。禁卫军统领靳炬在与这位肃王殿下玩笑了几句后,便二话不说下令麾下禁卫放行。

  这可都是人情呐……

  赵弘润心中暗道了一句,旋即低声叮嘱吕牧,待等日后他分到属于他的那份丰厚回报后。定要准备一份厚礼给禁卫军,毕竟宫廷内的两卫中。禁卫军与赵弘润他们的关系,那可远远要比郎卫军亲近地多。

  当然了,文昭阁殿外的那群郎卫。倒是与赵弘润他们的关系也不错,只不过那些郎卫的人数仅仅只占郎卫军的绝少一部分而已。

  一行四人离了皇宫。径直往横街方向而去,作为东道主,赵弘润并不吝啬向芈姜介绍他们大梁的繁华。只可惜这个女人似乎不大在意这些,从始至终面无表情。让赵弘润觉得有些无趣。

  想来,作为一名魏人,赵弘润亦希望能从芈姜这名楚人的口中听到一些称赞大梁繁华的赞誉。可惜后者全然没有那个意思。

  或许是身为汝南君熊灏之女的芈姜,小时候亦见惯了这类繁华的城池吧。

  不过当赵弘润带着她来到了一方水榭时,芈姜的眼中便不由得露出了几许惊讶与意外。

  因为她瞧见一方水榭的门楼内外,有不少女子穿着暴露的衣衫出言勾搭着那些顿足在楼外徘徊犹豫的年轻男子,即那些有贼心想进去寻欢、却又没有足够贼胆的那些人。

  “那些女子在做什么?勾引男人?”

  女人的直觉,让芈姜隐约已猜到了什么,但却不能肯定。

  “……”赵弘润张了张嘴,有些无言以对。

  想来似芈姜这般说得如此直白,他实在不好接过话茬。

  想了想,他只好隐晦地解释成揽客。

  芈姜闻言眼中露出了不解之色:“一方水榭……是生意之地么?”

  “唔……可以这么理解吧。”

  赵弘润含糊地回答道。

  因为到过楚国,因此赵弘润很清楚,楚国是没有似一方水榭这等青楼场所的,因为楚国的国民阶级太过于两极分化:楚国的贵族、大贵族们,其府内养着不计其数的美貌家姬,根本不需要到青楼这种场合去寻欢;而楚国的平民,几乎普遍都是连饭都吃不饱的处境,又哪来的闲钱去寻花问柳。

  因此,国体的限制,使得楚国至今也未形成青楼这一项产业。

  果不其然,身为楚人且从未来过魏国的芈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那些衣装暴露的女人究竟在从事哪一个行当的生意。

  “她们从事什么生意?”

  “唔……皮肉生意。”

  “皮肉生意?”芈姜的眼中闪过浓浓的困惑:“出售野兽皮毛与肉的生意?”

  她不能理解,那些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们,何来的力气做那些粗活。

  面对着芈姜困惑的询问,赵弘润含糊其辞、避重就轻地搪塞着,而他身边沈彧、吕牧二名宗卫,亦是一脸的尴尬之色,毕竟这种事,他们也不知究竟该如何解释。

  “姜公子?”

  “咦,这位不是姜公子么?”

  待等赵弘润领着宗卫沈彧、吕牧以及芈姜,一行四人来到了一方水榭的门楼前,那些底楼的姑娘与龟奴们瞧见这位爷,纷纷迎了上来。

  说起来,赵弘润所化名的“姜润”,在这一方水榭那可也称得上是一位名人了,一来是赵弘润年轻,人长得俊俏出手又阔绰,似这等富家贵公子,向来便是一方水榭内众多姑娘们最向往接待的贵客。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楼内的龟奴与姑娘们都清楚一件事:这位姜润姜公子,仅仅只在他们楼内的翠筱轩,让那位曾经的清倌儿苏姑娘陪了一晚,没过几日,苏姑娘就被这一方水榭的主人给摘了牌,从此不必再接见其余任何客人。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位“姜润公子”绝对是大梁城内权贵之子,是他们一方水榭背后的金主都想拉拢甚至是讨好的贵宾。

  在明白这一点后,一方水榭内的龟奴与那些姑娘们,对待赵弘润便更加热情了。

  “看这些女人的神色,并不像是打算卖皮肉给你,似乎是恨不得将你给吞了的样子……”

  芈姜面无表情地小声对赵弘润说道。眼神中充斥着将信将疑的神色。仿佛在怀疑赵弘润是否在骗他。

  呵、呵呵……

  赵弘润真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只好装作没听到。

  好在那些莺莺燕燕们亦有自知之明,知道赵弘润看不上她们,倒也没有过分地靠上来自找没趣。只是眼神热切地望着他而已。

  不过那些龟奴们,倒是连忙迎了上来。讨好地谄笑道:“有好长一段日子未见到姜公子了,姜公子今日莫不是依旧为了苏姑娘而来?”

  赵弘润微笑地点了点头,同时用眼神示意吕牧打赏这些人。

  之后。赵弘润便拉着芈姜的袖子,赶紧将她往楼上拉。毕竟这个女人正在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的恐怖眼神,打量着楼内的一切,尤其是当她瞧见一楼的大厅中有些男子正在楼内女子的伺候下喝酒作乐时。

  “这里不像是卖皮肉的……”

  被赵弘润拉到了二楼。芈姜用满是怀疑的眼神盯着他,仿佛是希望他对此作出解释。

  见此。赵弘润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没好气地说道:“我从未说过,皮肉生意指的就是卖皮毛与肉……”

  “那是什么?”芈姜不解地问道。

  而就在这时。他俩经过的雅间内,忽然传出一阵细微的喘息声,那种参杂与男人的亢奋与女人的呻吟的喘息声。

  顿时,芈姜的脸就红了,白了一眼赵弘润,嘴里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来:“无耻!”

  显然,她只是不清楚魏国这边的风俗,并不代表她无知,她当然明白那种喘息声意味着什么。

  “……”赵弘润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芈姜在冷冷说出那句“无耻”后,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跟在他身后。

  只是在他俩登上三楼的楼梯时,她这才小声问道:“你的红颜知己,是别人的家姬么?”

  “什么?”赵弘润闻言有些疑惑。

  只见芈姜指了指脚下,不解地问道:“这一方水榭,不是你们魏国某个贵族的府邸么?我不明白,凭你的身份地位,为何不将你那个红颜知己,向那个贵族讨要过来?”

  赵弘润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停下脚步向她解释青楼的概念,同时告诉她,青楼女子并不等同于她们楚国那些贵族府上所养的家姬,前者尚有一丝自由可言,尚保留着作为人最起码的权利与自尊;至于后者,呵呵,纯粹就是楚国贵族泄欲的女奴、物品而已。

  “原来如此。”芈姜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总结道:“皮肉生意,就是某个女子陪男人睡觉,事后男人给该名女子一些钱物的生意……”

  我怎么感觉这么累呢?

  “……”赵弘润盯着芈姜看了半响,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心力交瘁般地扣响了三楼翠筱轩的雅间门户,同时低声叮嘱芈姜:“待会少说话。”

  “谁呀?”

  屋内,传来了苏姑娘的丫环绿儿的声音。

  伴随着吱嘎一声,绿儿打开了屋门,睁开着眼睛瞧着赵弘润,眼中在闪过一丝欢喜后,脸上便早已堆满了怒容:“你还晓得来?!”

  她就是姬润的红颜知己?

  芈姜眼神古怪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板可怜的小丫头,忽然,她想到了此刻尚在大魏皇宫文昭阁内的羊舌杏,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喔……”

  那一瞬间,赵弘润俨然神灵附体,哪怕背对着芈姜亦能清楚猜到这个女人心中所想,回过头去咬牙切齿地打破了芈姜心中的妄想。

  “不是她!”

  而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一声温柔的问话,即便是芈姜,听到那个温柔的女声亦是一愣。

  “绿儿,是谁呀?”(未完待续。)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